一个时代的结束——《古畑任三郎 重生之死》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一个时代的结束——《古畑任三郎 重生之死》

March 06, 2010

推理小说发展了很多年,从福尔摩斯那个从满伦敦里抓犯人出来,一直到现在日系小说里密密麻麻的密室,推理小说从无边无际的冒险故事变成了一个作者和读者用脑子较劲的斗兽场。只有每次都能合情合理的把读者难住的作者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小说发展到现在,核心似乎已经不再是传统的故事。推理小说也不例外。东野圭吾也好,松本清张也好,都并非单纯以设计精密的布局著称。前者善于揭露人的心里,后者则喜欢借故事来反映一些时代的大背景,总的来说,作为前后两代的大师,他们把推理小说从头脑的斗兽场里请出来,重新还给他们“人”的色彩。

某种程度上说,古畑任三郎和松本清张们一样,都是让观众重新回到角色,而非沉迷于头脑掰手腕的作品。

以上古神牛级别的田村正和为核心,配合西村雅彦等一票天才龙套,加上每集都必然星光灿烂的反派群,如果给你,这故事怎么讲才能充分显示这阵容的强大?

古畑任三郎的答案:每集开始就直接告诉你这案子是如何做的,直接避免观众和编剧掰手腕,然后让你睁大眼睛看田村扮演的这个小老头如何躬身驼背絮絮叨叨让你缴械投降。

终于过了非常成功的三季,迎来了完结篇,现在的首要任务变成了如何在非常成功的基础上继续成功。显然,只靠弄来大咔是不行的,毕竟之前的特别篇连SMAP都一起弄进去了,日剧界不太可能弄出一个更大的了。

怎么办?

终于,编剧还是在剧本上走了点花样。

第一部其实有前后两个杀人故事,但是编剧只给你看见了一个。以观众这么多年的习惯思维下来,直到最后估计都不会想到其实还有很多年前的第二个杀人事件。虽然有点牵强,但是最终还是能将罪犯绳之于法。

第二部走的是另一个路线。毕竟犯罪者不管是什么样的大牌,都已经在很难突破观众极限,那么干脆直接不要戏剧界的大牌,嫁接一个体育界的过来。虽然我个人并不了解棒球,但是多少也知道棒球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虽然在我看来铃木一郎的演技还是生疏,和田村放一起更像被放到显微镜下面一样,但是换个角度考虑,如果我看见姚明同学这么一板一眼的演出电视剧,还能和老戏骨有来有去的对戏,我也会觉得很好看的。

第三部则是另外一个花样。第一部实际凶手并未亲手杀人,第二部则让戏剧界以外的人出任凶手,第三部的花招在于菜菜子一人分饰两角,可是并未明白的透漏杀人的到底是谁。松岛菜菜子的表演让人击节称赞,很难想像多年以前,她只是那么一个选美出身的姑娘。有着自信,莽撞和无穷无尽的企图心,而现在,她找到了她自己最适合的形象。这个角色毫无疑问的是为了她量身定做的,而她也尽了职责完美的表现了她自己。一切恰到好处,浑然天成的菜菜子本人,无可替代。

作为一个完结,最后的那一幕,我希望它长久的存在于我的记忆,而非什么数字载体之中:

最终还是被揭穿了轨迹,她有点彷徨,有点失落,更多的确是释然。虽然从头至尾都保持仪态,甚至唇边还有着典雅的笑,却有着深深的哀婉。古畑告诉她人其实是可以重生的,于是她释怀。出乎意料的,古畑请她跳舞,她回绝了:毕竟自己并不是那八面玲珑的妹妹。出人意料的是,古畑承认他也不会跳。明白了一切都是古畑为了套话出来的计策的她慢慢侧过头来,面容微愠,之后转成淡淡的笑意,轻声一叹:

“坏心眼的人啊。”

“不过,又有什么不可呢?同为不会跳舞的人。”

“Shall we dance?”

灯光转暗,歌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