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城市的情书,给时代的信——《夏洛克》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给城市的情书,给时代的信——《夏洛克》

October 11, 2010

(一)柯南道尔和他的伦敦

人们喜爱福尔摩斯,并非因为他是单纯的推理小说。彼时的柯南道尔,并不太清楚所谓“风雪山庄”“密室杀人”都是什么结构。他笔下的福尔摩斯,并非是单纯的头脑和推理,单纯的头脑和推理属于他亲爱的老哥麦克罗福特。他是一个智力工作者,甚至承认“相比自己的大脑,身体只是一个附件。”他吸毒,抽烟,有无数不良爱好,但是你得承认,他是一个卓越的行动者。

他擅长拳击,运动能力卓越腕力惊人;擅长化妆和表演;他的脑子里有一副全息图像的维多利亚伦敦,他知道所有的地方甚至认识每处的泥土。

这些都让他卓越,但是更大程度上,让这部作品卓越的,是那个维多利亚的伦敦。

有时候很难说到底谁是这部戏的主角:两个穿越在重重的迷雾里的人侦探和医生,还是那个维多利亚时期盛极一时,奢华繁茂,光怪陆离的伦敦城。那里有各式各样的人,发生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柯南道尔借福尔摩斯揭开那些最复杂的谜题,揪出那些最难缠的罪犯,但是这无数个事件练成的那条线,描绘的是彼时那个独一无二的伦敦。

对于那时候的读者来说,福尔摩斯的伦敦和他们生活的并无二致:大雾之城,帝国之都,世界珍奇聚集之处。人们和福尔摩斯看一样的早报,做一样的马车,见到一样光怪陆离的人,但是就像这部剧里麦克罗福特说的:“人们看到的是店铺,汽车,和人,而福尔摩斯看到的是战场。”

柯南道尔带领观众穿梭在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带领读者们穿过他们频繁经历的日常,给他们看这座城市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但是就那么隐形般消失在人们熟视无睹中的冒险。绝少有什么,能够比让人一个人发现其实他根本不了解他熟视无睹的一切,更让一个人惊讶。

两个人,日常背后的奇异冒险,这之后真正描绘的是你所熟悉的那个巨大,精致,并极其繁复的伦敦。

(二)伦敦的两百年之后

这是柯南道尔的那些故事,而这部剧也拍了同样的故事。

这部剧里的人们用手机,上互联网,写博客,在黑色的伦敦出租车巨大的城市里川流不息;彼时的人们寄信,看报纸,写回忆录,双轮马车遍布整个城市。人们的生活穿越百年的时光,只是换了身衣服,依然集聚在着巨大的城市里。身后是那座色彩永远算不上明丽,但似乎永远巨大,迷宫般繁复的伦敦。

(天啊我爱死了每集开头的那些城市摄影。印象里有一种拍摄建筑用的相机可以把庞然大物拍的像微缩模型,这部剧每集开头的时候都的那段城市特写都用的是类似的镜头,让人仿佛置身云端之上,俯瞰这瑰丽的城市)

看这部剧的第一秒我就喜欢它,就像当年我第一次在飞机上穿过层层的阴云看见那座城市一样。那是一座线条凌厉色彩阴霾却暗藏色彩的城市。或许缺乏巴黎明丽的色彩和飞扬跋扈的气质,但是那些冷色系的衣服和糟糕天气下的人,那些难以揣摩的淡漠面孔给人带来的刺激,对于福尔摩斯这样热爱观察与发现的人来说,是难以匹敌的。

就像剧中华生的同事所说:“You couldn’t bear to be anywhere else.(去别的地方对你来说是不可能的)”这是看起来如此无聊的城市,但只是因为你不了解那些肃穆表面的背后。

开场的福尔摩斯就豪爽的对着尸体抽鞭子,于是你知道或许面前家伙鼻子不够鹰钩且总是浑身上下剪裁得体的西装,干净的衬衫没有领带,出门还有考究的风衣,但是骨子里这还是那个维多利亚时代的侦探

——当然,可能为了生活在21世纪,那个侦探本人也多少要有点改变。

(黑咖啡,两块糖。我发现很多人都有这习惯。)

经久不变的:命中注定在一起的二人(大误)相遇的时候,侦探穿过几百年来到现在,仍然一眼看得出医生的来历,并且不用对方说明就提出看房。

“对了,地址是贝克街221B。”

有些台词,历经百年的穿越,重新回到你眼前的时候,仍然让人热血沸腾啊。

(此处背景音乐很赞:带有福尔摩斯的怪诞,还略有维多利亚时期的风雅味道。)

两人看房的片段很腐,而福尔摩斯的客厅让然满是书本的乱套东西,厨房里仍然让他弄得像个实验室。只是21世纪的哈德森太太要比以前调皮不少。

不过华生的那句“Oh, God, Yes!”,倒是很有两分“这种大逆不道天理不容的事情——实在是太刺激了”那种百转千回的味道。

二人依旧在出行的路上聊天:只是双人马车换成了出租车。Sherlock仍然敏锐的能一眼把人看得底朝天,而华生医生依然摸不着头脑,仍然在谜底揭开之后瞠目结舌。

拍摄手法很不错:所有的观察结果和短信内容都直接显示在屏幕上,而不是各种软广告乱飞,附带显著加强节奏减少拖沓的效果。

阴霾的伦敦,明快的节奏,当然还有英剧招牌式的聪明台词:“That’s the farity of genius John, it needs audience”

一点即中,天才需要观众,天才热衷于欣赏。于是天才和许多东西挂钩,简单如是。

第二集相对弱一点,但是总的来说确实城市最出彩的一集。从摩天大楼银行到伦敦唐人街。从欧洲风格的小楼,到10层的公寓。现在的伦敦,比以往更加融合,更加多元。

第三集相对而言更过瘾。福尔摩斯以让美剧瞠目结舌的高节奏在一集之内连续解决5个案件。案情之复杂与解题思路之奇妙甚至不逊色于柯南道尔当年的名作。更令人佩服的是,固然节奏很快,但几乎不显仓促;直到最后莫里亚蒂两次出现,福尔摩斯举起枪,一气呵成,堪称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