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聊聊解说和转播:到底什么才是重要的。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随便聊聊解说和转播:到底什么才是重要的。

October 15, 2010

这方面论坛帖子多,个人好恶的成分也比较强一些,这次说点别的。

看的体育项目并不很多,但是本朝的解说,基本上挨骂的多,吃香的少。相比之下个别项目因为接触业务更好的同业,所以模式路子对,但是给予很多原因水平没法更进一步。

但是更多项目的解说现状则类似乒乓球:我们虽然称不上拥有完善的解说模式和比较高的项目针对性,但是参考同行,大家一丘之貉而已。

###(一)模式

解说里,模式比较完善的,大约算是NBA。

其解说模式基本上由两个人分工合作完成:一人是play-by-play,或者说解说员,往往由纯粹的播音主持专业出身背景的人担任,往往没有什么实际的比赛经验。但是,由于职业态度和业务素质的要求,这个人对比赛的了解程度往往是惊人的。典型的比如NBA传奇解说员Marv Albert。虽然一天球没打过,但是对NBA的历史掌故,数据统计如数家珍。

原则上说,这位能力上的主要要求是介绍比赛的能力,虽然他需要具备对比赛的了解,但是他的本职工作是介绍比赛:场上发生了什么。以篮球来说,就是谁投中了,谁传球了,谁谁上场休息了,某只队伍打出了一波攻击波,等等。全部都是绝对单纯,绝对客观,绝对没有个人偏见的球场事实。

而另外一人,则为game analyst,或者说分析。NBA解说中,担任这个位置的,往往是NBA教练,传奇球星,等等。这个人只需要有比较初级的播音主持业务水平,但是他需要是比赛的专家。此人了解比赛,懂得球员心态,教练布置,场上形势,球员配合,甚至场上场下的小花招等等等等球场上下的一切秘密。

解说的主要节奏和框架由专业性比较强的play-by-play(解说员)负责,同时这个人也负责引导game-analyst来填充介绍场上比赛相关细节:前者是骨架,而后者是血肉。这个模式的好处显而易见:通常来说要求两人兼顾播音素质和业务能力是不太现实的。运动员不太可能在经历完整的职业生涯之后仍然能在纯粹的播音素质上达到专业级别的高度。而反过来科班出身的解说员也不太可能想运动员那样理解比赛。就想好像我们能给出细致到分毫的空气动力学模型,但是我们永远没法像鸟儿那样理解风。于是这个模式倾向于扬长避短,调和双方的缺点,突出双方的优势。

反观本朝的解说,蔡老师和杨老师都有或多或少的乒乓球背景,同时也都有或多或少的播音主持专业素质。所以很多时候被两项中的短板决定了整个解说的综合水平。

###(二)搭档

此外,在很多运作比较成熟的体育项目中,其电视转播的解说搭档往往是固定的。这道理也简单,既然模式上说希望能调和二人的缺点发扬两者的优点,那么没有点经年累月的配合,很难有可靠的默契,或者叫“化学反应”。而没有默契,也就很难达成配合。

以乒乓球为例,如果采用这个双人组合的固定解说模式,那么充当解说的一方要介绍比赛形式,但是基本上单纯的介绍比赛:谁的发球,到什么位置,是短是长,双方形成相持,谁的失误,谁的分数等等。并不要求每个球都如此这般一番,但是基本上此人要介绍的只是厂商的大致比赛形式,并不需要很多乒乓球知识。固然懂得比赛更好,但更难把握的是说话的尺度:解说员的工作是介绍比赛形式,引导分析员说话,而不能因为自己也了解比赛就顺便把搭档的工作一起拦下。这样做的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而反过来,在解说员引导的时候,分析员要适时更多的介绍其中细节:运动员的发接法的变化,战术的选择,球员的状态,技战术的调整,旋转的变化。局间最好也要介绍一些本局的得失,比赛进行中要适时向观众介绍整个比赛的形式和天平的倾斜,等等。此人的播音要求不一定要很高,普通话有中人之姿即可;但是对比赛的解读,分析和理解一般需要有远超解说员的水平。换句话说他们大抵不可能播音解说一字不差字正腔圆,但是对比赛的技术性内容的介绍往往是不能出错的。

本朝的问题在于,转播单位方面的出场的那位往往是固定的:杨老师或者蔡老师,而通常他们叫做转播嘉宾的那位则基本上处于常年更迭的状态:领队,教练,姚指导,等等。这种配合可能有优势,这里只说缺点:双方基本上很难形成什么默契,加上并不是同事,解说中顾虑比较多,双方也拘谨;而观众则需要不断地周期性的适应每个人和每个组合。偶尔杨老师和蔡老师解说搭档,印象里两人角色重合的情况比较多。

按照NBA的模式,这种时候应该是蔡老师充当解说,而乒乓球背景更厚的杨老师应该是分析员角色。以乒乓球的常年转播强度和媒体热度来看,本朝电视台解说的培养重点似乎应该是培养一对稳定而互补的长期解说搭档,由此二人负责涵盖大部分解说场次,分工明确配合固定,模式遵循一定章法。如此一来有利于形成常年的配合,而且更有利的是培养下一代的时候,有法可依,不必一切从头开始。

这种模式上的东西,是比单纯的计较字眼的用法,一场比赛解说的好坏,更重要的事情。

###(三)准备

模式是一方面,需要长期的培养。而准备往往只是做和不做的区别。

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找一张NBA比赛的解说员赛前准备看看:其内容之详细令人咋舌。固然类似NBA之类的大鳄是有专门的数据公司帮忙准备数据的,其内容除了涵盖场上球员的数据统计以外,还包括球队最近的胜率,总的胜率,主客场的胜率,甚至有在某某球员如何表现的情况下球队的胜负场,球队在如何如何的情况下球队的胜负场,等等。

负责任的说,那张纸拿到手里,照着念下来解说员两个小时的解说都有说辞。

固然乒乓球不是篮球,数据统计的作用是否一样强大难说,但是个人听说国家队的数据统计也是相当之详尽而且有针对性,只不过那些数据上的东西从来不从国家队内部走出来就是了。

按照两个人的分工,解说员可以适当准备一些双方交手的数据:国际乒联的数据页面都有。两者何时上次交手,总的数据如何,比赛大小分如何,等等。在比赛的一方不太熟悉的情况下尤其管用。

其他想的起来的可用方面:最近参加的比赛,世界排名的上升/下降趋势,赢过什么对手,等等。

而分析员则可以利用一些渠道了解一下这名球员最近的状态如何,哪些技术有所进步,哪些新技战术是可以预期的,诸如此类。

这些东西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唯独作为一名职业的媒体解说,一无所知的坐在解说台前,每每遇到了领队/教练才想起来了解一下球员近况,这档子表现,是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职责的。

###(四)转播

乒乓球这些年的解说,圈子里公认最好的是巴黎世乒赛。镜头机位,球馆氛围,场地布置,观众配合,甚至到地胶和挡板形成的镜头感觉,都是之后未见的优秀。至于摄影师捕捉到的各种细节和无数慢镜头展现出的运动美,更毋庸多提。

而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转过来看乒超,机位少,而且角度异常悲剧。更多的不说。只是常想:如果这样,还不如把乒乓球办在一个小一些,但是精致的球馆里。拉近观众和运动员的距离,把有限的资源向电视转播方向做点倾斜。

直接的好处:赞助单位不用每逢比赛就组织大量员工去“加油助威”。并非所有人都愿意去不说,无心看球也只会让赛场喧嚣,连带着转播质量下降。而小球馆对拉近球员观众的距离的作用是直接的,同时近距离看球对于去现场看球的观众来说,好处也是看转播不太容易体会到的,得偿所愿。介于现在的乒超靠门票盈利基本上属于镜花水月,那么现有的拉大队人马纯属路过的模式,或许也有必要调整一下。

###(五) 并没有更多可说的了,还剩一句话。

蔡老师,赛马是一项高贵的且有涵养的运动,并且培养的消耗很配合如今天朝的房价;我衷心的请您利用您的专业素质和对赛马的热爱,全心全意的主持这项运动,利用您的知名度多做推广,这是一项有意义的事业。

乒乓球什么的请放心交给后来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