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线不常看,聊聊郭跃和彭陆洋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女线不常看,聊聊郭跃和彭陆洋

November 06, 2010

郭跃

有些事物是会变的,邻家女孩的发型和衣装,手中拿的冰激凌,美国政客的对华态度,中国六七十年代的历史;有些事物是不会变的,门口的大青石板,考研辅导班的开场白,佛经里千年一谢的彼岸花,让乔丹惆怅的三分线,让勒布朗愁死的背身步,再就是女子乒坛条条大路通罗马,打到最后拼摆速的残酷现实:不管你是正胶反胶横板直板,打到最后都要和对面的姑娘玩数数游戏,能多数一个的就是最终的胜利者。

而放眼女乒,估计最不喜欢这个游戏的就是郭跃。

本来,郭跃的风格属于前三板开路,单板杀伤力在女子里算是顶级,发抢打出来死活一斧头的横劲儿就算张怡宁也常跟李指导坦白:有点怵。

郭姑娘更喜欢的想必是扔骰子游戏:是死是活,一拍两瞪眼。从出道开始就顶着个小子头,除了偷懒的时候怎么都是看着像男孩多一点的郭同学似乎骨子里就对这种两个大家闺秀一样对着拼重复,耐性和基本功的游戏缺乏起码的热衷。

几年过来再看,偶然听到郭跃客串解说,意料之外的很容易就听出来话筒后面的是个女孩,而且评价某个球员的时候说:“她平时走路说话,打球,都和男孩儿一样。”——而几年前这段台词一般只用来评价她自己。

(这时候镜头切过来,里面是走路大大咧咧的木子。)

不得不说时间很多时候能改变很多人,现在的郭跃,基本功和实力球比以前厚实得多,但是相应的,球路子比以前也温柔了不少,当初那种连张怡宁也怵的横劲儿已经不太常见了。

对于每一个走到高水平的女子球员来说,相持球就是一种宿命。它就是你命里的那道坎儿。不管怎么强调技术要先进,什么技术要什么话,郭跃的风格转变见证了这个坎儿诅咒一样的灵验。

或许将来郭跃能有所突破,到达一个新的高度;也或者她被心态或者其他什么拖累,不久之后泯然众人。但是纵然出道多年,她也仍然是个22岁的年轻人,身体里流的是东北人豪爽剽悍的血液。相比顶着利落的短发和对手玩数数游戏,我很 自私的希望她能一巴掌扇飞那些数板的针线顶针,然后扣下骰钟,甩下一句:来吧,是大是小。然后豪迈的一拍两瞪眼。

固然选择了前辈们无数次注定的王道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误,但是守着平和中正就放弃了自己一不做二不休的既往,可能也未必就是那么好的一件事儿。毕竟盖亭们之前,乒乓球总的来说,是一项“合理”的运动。

彭陆洋

虽然可能有欠公平,但是彭同学的话题性是基本是围绕着几个男人产生的:王皓之外,就是那些(那个)不遗余力的网友了。

如今这世道,媒体伴随着网络一飞冲天,两家企业互相闹个别扭都能覆盖全部媒体版面,导致那个经典的狮子头乱叫的米高梅公司破产重组都无人问津。于是在这个年头里,实在的东西就显得特别可贵,毕竟抹去各种浮云,最后实实在在的东西,并不太多。

但是实在的东西也分种类:单纯的实在好比单纯的白面馒头,可以用来顶肚子,但是说它就是天下无双的珍馐美味,估计着急的人要有不少。

单看技术,实在这俩字可以直接用彭陆洋的名字替:高身材小拉手多撞击打摆速,差不多女线里最实在的东西就是这些。

坦白的说,彭陆洋的基本功女线里就算不是顶尖也差不了多少;但是更坦白的说,彭陆洋除了基本功剩下的东西也不算很多。

白馒头固然热量厚实也含蛋白,个顶个的实在,但是不管是谁,不能吃一辈子白馒头。纵然是吃馒头长大的人,让他一辈子里只能挑一种吃的,也都希望选个内容丰富些,多少有变化的东西。

而彭陆洋的问题就是:固然她实在的风格在当今显得独特而可贵,但是她的实在不能帮她赢球。据说她现在已经离队,单纯的实力球能对赢她的也不多。只是比赛远不是单纯的对实力球。而以彭陆洋的年龄来看,她对比赛形势的把握和应对变化,主动变化的能力确实太薄弱。一个根骨不错,打法实在的球员在当打之年半退役读书的选手,不管有多少账面以外,主观的原因是跑不了的。

正如篮球不管怎么打都是离篮筐越近的命中率越高,放到乒乓球这就是任何球都是从前三板打起。不管你后面怎么厚实如山,前面的必然阶段过不去,都是枉然。

有道是:你偏要当他是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半吨重的白菜还是白菜,乞丐中的霸主还是乞丐,唐朝的夜壶就不盛尿了?没有金箍棒,别揽降妖活,廖化作先锋的后果就是亡国。白馒头也不可怕,就怕的是围了一群顶尖妙手的高厨,还死活不开口,连变成肉夹馍的余地都没有。一根筋打一场球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根筋打一辈子球。

在竞技层次,乒乓球首先是象棋般博弈,其次才是运动素质的比拼。固然运动素质比较实在,但是和没有变化的白馒头一样,吃长了也只能让人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