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不上印象的印象了:庄智渊,施拉格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谈不上印象的印象了:庄智渊,施拉格

November 12, 2010

最近断网,导致本来想再写一个吴尚垠凑足三个的,但是怎奈关于老吴这两天折腾不出太多整体段子,先贴此二人吧。

###(一)庄智渊

庄智渊在鼎盛时期,是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技术比中国队领先的例子之一。彼时庄智渊台前两面快速上手,反手为先的高速相持配合退下去之后的发力的搏杀打法,对绝大对手都能形成很大压力。

坦白的讲,纵然庄智渊曾经名噪一时,天赋而言最多也就是中人之资(难听点说就是完全不行):身材不高,力量不强,旋转方面也没什么过人之处,前三板也说不上严密。按照今天李晓东教练的评价方法,速度力量旋转落点和弧线5大要素之中(简称为李五条),庄智渊出色的最多只占速度一样,比起当今动辄五占其三的顶尖高手,其差距并非不小。

而庄智渊之所以能打出名号,很大程度上靠的是对自己的清楚认识,和自身欧亚融合的技术思想。

庄智渊身材不高,所以整体风格台前速度为主;力量不强,则主动上手压住为上;旋转不强,则设法避开太复杂的太牛纠缠;前三板不算严密,则配合果断搏杀。说的简单一点:台前注重速度,风格强调搏杀。

技术方面,避开了盲目的正手为主的公式思路,融合小拉手的欧洲特点,形成反手开路的技术风格。前三板技术,除了同时期球员热衷的出台上手技术,果断的强调台内两面发力挑,配合摆短劈长,配合自己的台前速度特长。

以庄智渊的资质,如果5要素一样一样补过去,顾此失彼且天资所致成就必定有限,那就拼命突出特长,所以其他部分,一律靠搏吧。

既然不能生为天才,那就用好不多的天赋,将剩下的,交给一往无前的勇气,兼容并包的思路,和注定必不可少的汗水。

现在的庄智渊,受制于伤病,训练条件等诸多原因,以前急如星火的球风已经不太常见了。年轻时期靠搏杀弥补的诸多漏洞随着年龄的上升更佳明显:改胶水之后退台相持段常常被压住,年轻时频繁依靠主动发力搏杀的相持段已经很难得分;台内的发力挑打比之今天流行的发力拧少了弧线,失误也日益增多,加之连年的伤病困扰,整体速度大不如前。以往台前速度快能压住对手,主要上手搏杀发力也有底;现在则是速度发挥不出来,退下去之后先天的力量导致相持球质量不足,反倒容易形成对手上风。更关键的是,以前台前有速度而且退下去有底,现在则是台前比以前难,退下去又信心不足,缺乏主体技术。按照现在来看,似乎可以试试坚持近台为主,用节奏配合速度的打法。因为就算是以前,前台的威胁出来了才有后面,现在作为主体技术的速度如果站不住了,退下去也都是无根之木。以前年轻的时候利用的是单纯的快上加快,现在则不妨走走节奏变化,当快则快的路线:本身技术结构完全允许,但是需要心态,适应和更敏锐的手下感觉。

就今年的乒超来看,顺着原有的路子打下去,拿分很难。他或许需要在最艰难的时刻,也要相信自己经年累月在台前磨练出来的速度,配合那些不随着时间背叛自己的东西,例如经验和手感,来应付那些对面那些年轻气盛的对手们。他曾经是生于台前的庄智渊,那么既然如此,如果注定不能抵抗凋零,那么起码不妨也死在带给过自己胜利的台前。

顺便一说,虽然巅峰在早就不再,1981年出生的庄智渊,已经悄悄的29岁了。

而人们也不大记得,纵然在他鼎盛的日子,也总有各种渠道,包括他本人有意无意的放出来的消息说,按照他的打法和伤病史,他也只能打到27岁而已。

但是截止今天,那个早年设定的谢幕日期,已经默不做声的过去了两年,而他本人虽然早就没有了早年雷厉风行的速度,却也仍然能在大赛里战胜国内的年轻人,也偶然能在公开赛里能进入决赛。

岁月拿走了他的速度,而他也依然是那个绝大多数时间训练称不上系统,为了生计往复于各站公开赛,没有随行,独来独往,自讨腰包聘请教练,还常常需要在指导教练一栏填自己母亲姓名姓名的那个度闯天涯的少年,虽然他早就不再年轻。

或许终其生涯他也不会有三大赛事的冠军入账,也只能偶然的给人们惊喜,但是他当年只是一个自家球馆里的淘气包;一个练练球,“将来别做个社会米虫”的孩子;一个“资质所限难有成就”,自掏腰包到国内训练的少年;一个忍着病痛,在欧洲拼搏的年轻人;一个“估计只能打到27岁,要努力比赛”的球员,一个尊重赞助商,球迷和媒体的职业选手。

只是他每走出一步,都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对他当年的预期。

所以,管他呢。

###(二)施拉格

如果说整个大球时代有人受到了上天的垂青,那么第一是柳承敏,第二就是施拉格。

想在中国人手下受垂青太难:你要被中国人重视,否则说明你怎么折腾都掀不起风浪;其次你不能被中国人太重视:就算是在严格上说中国队对技术趋势反应最迟钝的巴黎,邱贻可打掉准备会上看得闭着眼睛都能数出123的波尔之后,下来就像刚训练结束一样淡定。

于是柳承敏的策略很不新鲜,就像陈静当年做过的一样:首先想办法大幅度强化前三板:能强化要强化,不能强化想骗招也要强化,更巧的是两位找都是是同一个人(川队某“他拉不死你”教练)。其次就是比赛之前疯狂打各种记分赛狂拉世界排名,争取尽量少遇到中国人。柳承敏当然被国家队重视:从来都在主要对手名单之列;当然不被国家队太重视:那时候的主要研究目标集中在波尔们身上。就算是赛前写给媒体的稿子,也只说柳承敏风格“简单粗暴,小心搏杀”,豆腐块大小的一个段子——结果柳承敏在雅典上演了乒乓球历史上最完美的搏杀。

而施拉格的夺冠历程,就算今天都仍然时不时的被用各种语言在互联网上讨论。虽然当时的世界排名不可谓不高,但是连续淘汰上届冠亚军,且都是翻盘取胜的两场比赛更不可谓不经典。

(决赛打朱世赫,固然当时看起来赢得理所当然。陈卫星:“老施成天跟我混,能不会打削球嘛?”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回事儿:从那之后施拉格打朱世赫,成功复刻了96年前后王涛和刘国梁的胜负关系:“这辈子就能赢你一次,于是这个指标得用得给力!”而且再说一句:自从03年开始知道陈卫星到现在,我看过他正手削球的次数一只手能数出来。)

那时候队里对施拉格缺乏细化的认识:固然他45届就不算是无名之辈,但是47届时期的施拉格风格确立之外,整体的成熟和蜕变也差不多完成了:

通俗点说,奥地利乒乓球历史上最凶悍的球油子练成了。

现在的施拉格严格说和那时候并没什么本质区别:

(以下为转帖回帖)

说回施拉格。 施拉格本身速度比欧洲选手快,对弧线和落点的感觉差不多比所有欧洲选手都好;

而反过来对比亚洲选手前三板不弱的同时,两面的爆发力(绝对力量反倒一般)比一般的亚洲选手要好。

他在前三板有一整套办法,集中围绕在反手的第三板快冲/弹打和正手的反带/快拉/挑打上。

风格就是要么不发力,一旦发力一定要结果。

尤其发球光套路就起码四五种,并非绝对的隐蔽性强,但是使用大胆,落点严密,变化比较多而且其节奏之多变至今少有匹敌。

(题外:蝴蝶给选手做教学片,正反手的基本功以外,每个选手做的都是各自的特长,孔令辉就是两面的衔接摆速,柳承敏就是正手为主的移动和发力,而施拉格就是前三板和四六板的抢攻套路。)

不过技术以外,他对比赛博弈的了解差不多仍然是欧洲人里最好的。

但是这些年除了没事儿打丢了球仰望苍天对着虚空喃喃自语的情况越来越多以外,其他没啥本质进步。加上能看得出来的训练量明显变少,外加改胶水,他的击球质量也在影响下质量下降。

施拉格最不怕的就是对方的节奏比较平稳,因为他最擅长的就是利用对方的稳健;但是反过来他最怕的就是质量,如果一旦上手形成一定的质量,就能限制他的变化和搏杀,他就很难发挥了。

施拉格最近4年交手大于两次,胜率低于50%的选手: 姓名 交手次数-取胜次数 鲍姆,波尔 4-1 朱世赫 3-0 (又一个就赢你一回,但是赢到够本的例子) 梅兹 3-0 马龙 5-0 吴尚垠 5-1 萨姆索诺夫 7-3 王皓 4-1 王励勤 4-0

清一色都是前三板有一定能力,但是一旦上手稳健以外,有相当质量的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