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西方哲学史》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有关《西方哲学史》

January 07, 2011

一向认为,生命中那些有价值的事情,那些注定属于你的东西,最终都会在失去之后回来找你。

阅读和写作,对于我来说大概就是这样子的事情。

我热衷于阅读,同时又觉得只有吸收而没有产出的行为是缺少意义的,于是经年之后,我总是在培养和失去掉大量有益无益的兴趣之后,转回阅读,并且总是在其中获得非常大的快乐。

而写作就没有那么幸运。我个人的一个问题(或者说是特点),就是缺乏对自我的认同。虽然每每阅读之后都有或强或弱的写作冲动,但是最后付诸实践的非常少。虽然也有一个单纯作为储存之用的博客,里面大概也多多少少有若干万字的内容,但是绝大多数很难觉得有什么价值。换言之,虽然是自己写出来的东西,但是自己觉得喜欢的并不多。与此同时,我又固执的相信如果自己觉得没有多少价值,那么阅读的人也不会热衷。

奇怪的是,这虽然更多的是一种单纯上的感情上的执拗,但是我从来没有从理性的角度出发去考虑过这个问题。

当然,推而广之的说,生活中的很多问题我都只是在片面的做着总结式的结论,但是很少从单纯的理性角度出发去思考过这些问题。

直到有了这本书。

我向任何一个乐于从人的角度思考生活的人推荐这本书:从这本书里你会看到人类是如何更新自己的认识的;人类的认识和哲学是如何影响人类;而而人类的发现和经历又如何反过来影响人类的认识的。你会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天经地义的东西,每种约定俗成的观点其实都有漫长的发展过程,而罗素作为这漫长历程的解说员,交出了一份惊世骇俗的答卷。

我向任何一个从神的角度思考生活的人推荐这本书:从这本书里你会了解为什么人类相信有神;人类对神的认识是什么样子的;你会从信者和不信者的生活经历里看出神在他们生活中的作用;你可以从一个世俗理性的角度出发,去看看他们是如何认识宗教在人类生活中的作用的;你也可以看到在漫长的历史中,那些和宗教有关的人错综复杂的生活轨迹和思想观念:他们有些和宗教的目的一样纯粹而高尚,而另外一些则和你生活中最不堪的人并无不同。总而言之,虽然这本书并不是卫道者的宣言,但是它提供了一个尽可能理性的,在信仰鸿沟另外一侧的视角,让你看到对面的人是如何在理性之下思考那些你认为应该是神来解答的问题的。

从这本书里,我开始了解,一切思想都有一个朴素的开始,现代社会中所采纳的那些观点,很多都是比想象的近很多的年代才发生的事情;而很多你以为错误的,其实在不久之前都还在广泛的指导社会生活。

从这本书里,我开始了解,其实现在世界的很多问题,并非是一国一时一地所有的,而实质上都是过去存在过的问题。而某些现在看来带来严重倒退的思想,都曾经一度被看做理智的光辉。

最终,从这本书里,我开始了解,人对这个世界的思考,永远不是瞬间到达彼岸的思想之光,而是漫长跋涉之后充满伤痕,疲劳,自我否定的行路人。几乎从没有什么真理是人立刻就足以认识的,对任何真理的追求和探索,其意义并不亚于真理本身。

从这个角度出发,只在自我满意的情况下才乐于开始的写作,和人类数千年无数次的自以为认识到真理一样,本身并么有多大意义。而真正的意义本身,则存在于对真理的追求和探索之中。无数次的辗转,思考,否定,毁灭,痛苦的新生,伤痕之后,才是真正的价值。

像罗素最后说的那样,人类或许最终也无法理解神。或许人类追求的,永远是一种理性的,非权威的,向真理靠近的方法。至于能否认识和掌握真理本身,那是一个在人类离真理足够近之后才能解答的问题。

两句后话

开始的时候是计划拟一个非常有攻击性的题目的,大致和对宗教的嘲讽有关。

但是开始写的时候很快就偏离了这个方向。或许对任何事物的攻击都和我的天性向左。

科学描述的,是人类能认识的事情。而人类能认识的事情或许是不多的。而宗教更多的是一种权威,它号称能提供终极的解答。而在这中间的,是哲学。哲学所关心的是,是不甘于接受宗教的解答,同时又不大能被科学所解决的问题。像之前读过的一样,理性的人类或许在漫长岁月中努力的试图攀登真理的高峰,而结局的可能之一就是他们发现神学家在哪里已经等了一样长的时间。

于是我的潜意识或许最终决定:还是单纯而理性的描述你在这本书种学到的东西,少质疑其他人的终极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