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笔记——中世纪哲学二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西方哲学史>笔记——中世纪哲学二

July 09, 2011

(一)有关基督教从犹太教的传承

后期罗马帝国传给蛮族的基督教包括三种要素:

一,哲学的一些信念,主要是来自 柏拉图和新柏拉图主义者,但在部分上也来自斯多葛学派;

二,来自犹太人的道德和历 史的概念;

三,某些学说,特别是关于救世的学说,它们在部分上虽然可以追溯到奥尔 弗斯教(Orphism)和近东的一些类似的教派,但他们在基督教里大致上却是新东西。

我认为在基督教里最重要的犹太要素有以下几点:

1.一部圣史,从上帝创造万物起一直叙述到未来的结局,并向人类显明上帝的作为 都是公义的。

2.有一部分为上帝所特别宠爱的人。对犹太人来说,这部分人就是上帝的选民;对 基督徒来说则是蒙拣选的人。

3.关于“公义”的一种新的概念。例如施舍的美德便是基督教从后期犹太教里继承 过来的。对于洗礼所赋予的重要性可能来自奥尔弗斯教或东方异教的一些神秘的教派。 但作为基督教美德概念中的一个要素的实践性的慈善则似乎起源于犹太人。

4.律法。基督徒们保全了一部分希伯来的律法,例如十诫,但除去了有关典礼与仪 式的部分。然而在实践中他们却大致以犹太人给予律法那样的感情来对待使徒信条。这 就意味着正确的信仰至少和道德的行为占同等重要的地位,这种学说本质上是出自希腊 的。但是选民的排他性则起源于犹太民族。

5.弥赛亚。犹太人相信弥赛亚会给他们带来现世的繁荣和帮助他们战胜地上的敌人; 他们尤其相信他出现在未来。基督徒认为弥赛亚是历史上的耶稣,而耶稣又被认为是希 腊哲学中的道(Logos);然而弥赛亚使其信徒战胜敌人的地方却是在天国,而不是在地 上。

6.天国。来世在某种意义上,是犹太人、基督徒和后期柏拉图主义者们所共有的概 念。然而这个概念在犹太人和基督徒当中比在希腊哲学家那里,采取了更为具体的形式。 在许多基督教哲学中,而不是在通俗的基督教中,所见到的希腊学说认为—-空间与时 间中的感性世界是一个幻觉,一个人只有通过精神与道德的训练,才能学着生活在唯一 真实的永恒世界里。另一方面,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教义,则认为来世不是形.而.上.学. 地.区别于现世,而是在未来有所区别,那时善人将要享受永恒的喜乐,而恶人将要遭受 永刼的痛苦。这种信念具体表现了为人人所能理解的复仇心理,然而希腊哲学家的学说 却不是这样的。

说到这里,写一点关于东西方哲学对比的看法。

我的个人看法:东方文化里的一个主要的特点就是功利主义。如果一件事情不服从于一个目的,那么它就是无用的。当然我对东方文化并不了解很多。 但是有一点我认为东方哲学是比较高明的。从春秋时代起,那时候的哲学家就开始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存在的目的不一定是一个人格化的神,而更宁愿相信是是一个笼统的规律。也就是所谓的‘天’和‘道’。

中国的哲学家很敏锐的认识到一个客观的人格化的神和所谓道之间,是必然有鸡和蛋的关系的;而这个世界表现出来的很多特点,更多的让人相信这个世界未必真的有一个人格化的神,而更多是一种规律的组合。换句话说,西方神学有一个矛盾,也就是‘谁生了我’和‘是不是凡事都有理由’这两条之间的矛盾。如果凡事不是都有理由的(逻辑上等价于凡事都没有理由。因为如果说凡事都有理由,那么只要举出一个反例就证明命题为假)。‘谁生了我’会直接推出‘谁生了上帝’这种问题。如果上帝是没有原因的,那么上帝没有原因就是一个反例,也就证明了其实凡事都没有理由,基本上也就等价于生命其实没有任何意义等等让人绝望的命题。

用类似的道理,可以论证出,这个世界上既没有美德,也没有公理,更没有道义,等等。

这样看来,中世纪普遍的绝望是很有道理的?

而东方哲学在这个问题上虽然含糊不清,但是孔子‘子不语怪力乱神’,基本上杜绝了将自己的责任单纯的交给上帝这种消极的做法,同时也几乎奠定了中国文化中敬先人敬鬼神,但是从不寄希望于来世的准则。

东方哲学家的思路,在我看来,从一开始就超越了局限的神,而追求的是极限的道。他们希望认识这个世界,不管这个世界有没有神。而西方神学家的看法,则更接近于‘我不了解这个问题,于是我就提出一个假设,我假设它是真的,于是我所有的推论都必须以这个假设作为前提,虽然我没法证明这个假设’。

总结来说,东方哲学在几千年的历史中似乎从来没有过多的纠结于神这个问题,而西方知道今天都在为这个问题打嘴仗。

(二)有关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关系

整个中世纪里,回教徒是比基督教徒更为文明和更为人道的。

基督徒一贯迫害犹太 人,尤其在宗教的骚动期间为最甚;几次十字军战役是和许多次惊人的犹太人集体屠杀 分不开的。在回教国家里与此相反,犹太人却没有受到什么虐待。特别在摩尔人统治下 的西班牙,犹太人对于学问是有所贡献的。

基督教最初是作为一种革新的犹太教由犹太人传给犹太人的。圣雅各,其次还有圣 彼得,都曾希望基督教不超出这个范围。

基督徒对同时代的犹太人早就抱着敌对态度。公认的见解是上帝曾和先祖、先知等 圣者讲过话,预告了基督的来临;但基督降世后犹太人却不承认他,因此须把他们视为 恶者。此外基督废弃了摩西的律法,代之以爱上帝和爱邻舍两条戒命;而犹太人又执拗 地未予以承认。所以一旦基督教变为国教,反闪族主义;以其中世纪的形式,在名义上 便成为基督徒热诚的表现。在以后的时代里,经济的动机虽燃起反闪族主义的烈焰,但 这种动机在基督教罗马帝国究竟起过多大作用,则似乎无法确定。

基督教希腊化的程度越深,它就越发变得神学化了。犹太人的神学一向是单纯的。 亚威从一个部族神发展成为创造天地唯一全能的上帝;当人们发觉上帝的公义并不给善 人带来地上的繁荣时,人们便把上帝的公义推托于天国之中,于是便产生了灵魂不死的 信仰。但犹太教义通过其进化过程实未包含任何复杂的形而上学成份;其中没有神秘, 且为每个犹太人所能理解。

我的看法:从基督教的教义来看,确实充满了很多是非并不直白的概念,最著名的有三位一体。这种说法在我看来很像是希腊哲学对于心,物和神的神学映射。而一些后来的基督教试图回归犹太教的传统,因为他们的神学更加传统,简单,对于大众来说也就更可信。当然,可信和可理解其实在大多数基督教徒的心目中并不怎么重要,因为一方面他们会经常听到lord works in mysterious ways,另一方面,他们当然觉得一个全知全能的神当然有难以理解的神学。

(三)有关基督教的道德

个人认为,宗教的最大价值,其实是对个人道德的约束。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如果单纯的依靠理性,那么他有可能做出一些违反道德的事情。在博弈论中,如果是有限次博弈,那么最后一次不依靠道德出牌是理论上的最优解。但是这个最优解当然能最大化你自己的利益,但是对面支付的代价不一定是道德上可靠的。

“1.基督徒那种不屈不挠,或者我们不妨说,那种绝不宽容的热情,确实是出于犹 太教。但是他们涤除了那种狭隘和闭塞的精神,这种精神不仅不欢迎外邦人,而且还阻 挠他们遵奉摩西律法。 “

2.关于来世的教义,由于赋予此项主要真理重要性和有效性的每一新情况的发生 而有所改进。 “

3.据说是原始教会所有的行奇迹的权能。 “

4.基督徒纯洁而又严肃的道德。 “

5.基督教的团结和纪律,在罗马帝国内部逐渐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日益壮大的国 度。”

君士坦丁以前,毫无疑问,基督徒的道德是高于一般异教徒的。基督徒不时受到迫 害,而且在与异教徒竞争时,经常处于不利的地位。他们坚信道德必将在天国中受赏赐, 罪孽在地狱里受惩罚。他们严格的性道德在古代是罕有的。普利尼的公职本是迫害基督 徒,但他也曾证明过他们崇高的道德品质。君士坦丁改宗以后,基督徒中间,自然也有 过一些趋炎附势的人;但杰出的僧侣,除了少数例外,仍是些坚守道德原理的人。我认 为吉朋把基督教得以广传的原因之一,归诸这种高度的道德水平是正确的。

基督教的团结与纪律。我想,从政治观点来看,这正是五项原因 中最重要的一项。在近代社会中我们是习惯于政治组织的;每一个政治家必须考虑到天 主教方面的选票,可是这些选票又受到其它组织集团的选票的制约。在美国一个天主教 的总统候选人,必因新教徒的成见而处于不利的地位。但假若没有所谓新教徒的成见, 那末天主教徒的总统候选人将比其他候选人更为有望。君士坦丁所考虑的似乎正在这一 方面。借着袒护基督徒,他可以获得一个为基督徒所组成的单一组织集团的拥护。尽管 有人憎恶基督徒但这些人没有组织起来,因此在政治上也就没有实力。罗斯多夫采夫的 看法可能是正确的,他认为大部分军人是基督徒,而这正是影响君士坦丁的主要原因。 不管这种看法怎样,当基督徒依然占少数的时候,他们已有了一种组织。这在今日虽已 司空见惯,但在那时却是新颖的。组织赋予他们以一个压力集团所有的无与伦比的政治 势力。这便是他们质实上垄断了他们继承自犹太人传统热诚的自然结果。

结合以上,大致说明了这样一幅图景:一个更开明的犹太教继承了原始犹太教的神话,然后用希腊哲学武装了自己。他们宽容,热忱而且团结,有着超过同时期多数人的道德心,那么这个宗教在崩溃的罗马帝国得到广泛的传播就毫不奇怪,而且罗马广阔的疆土也是非常大的有利因素,这个因素让各种宗教传播中的胜利者会得到一片非常广阔的疆域来传道作为嘉奖。

——然后他们将几乎整个罗马疆域扔进了叫做黑暗时代的,越陷越深的泥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