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笔记——有关罗素的序言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西方哲学史>笔记——有关罗素的序言

July 18, 2011

“我的 目的是要揭示,哲学乃是社会生活与政治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并不是卓越的个人所 做出的孤立的思考,而是曾经有各种体系盛行过的各种社会性格的产物与成因。”

“我的知识显然不可能和一个研究范围不太广泛的人所能知道的相比。 我毫不怀疑,很多人对于我所述及的任何一个哲学家,——除了莱布尼兹之外——都比 我知道得多。然而,如果这就成为应该谨守缄默的充分理由,那末结果就会没有人可以 论述某一狭隘的历史片断范围以外的东西了。”

“本书得以问世要归功于巴恩斯(AlbertC.Barnes)博士,原稿是为宾夕法尼亚大学 的巴恩斯基金讲座而写的,其中有一部分曾讲授过。”

“正如在最近十三年以来我的大部分工作一样,我的妻子巴特雷西亚·罗素在研究方 面以及在许多其他方面都曾大大地帮助过我。”

——美版序言

第一句话交代的,是作为哲学家的罗素写作这本书的目的,而倒数第二句话交代的是这本书成书的初衷。作为一本以大学讲稿开始的书本,注定了这本书不会是什么艰深难懂的著作。而且像任何大学教材一样,阅读这本书或许需要一点点目的性,技巧,还有一些必须的惰性——这本书的目的是介绍哲学的历史,而并非是百科全书式的鸟瞰。书本里不可避免的会有很多哲学上概念和想法,但是很大程度上作为历史理解他们固然有好处,但是完全透彻的理解并非必须。适当的时候如果能抽身出来,避免纠缠于一时一地的细节,以个人的经验而言会有更大的乐趣。

而我之所写下这摞字儿,并且计划近乎恬不知耻的将他贴在这里,一部分原因就是第二个引言。如果无知就应该成为保持沉默的理由,那么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或许就不应该存在。于是我还是计划为我历来就比较澎湃的码字欲望找一个出口,纵然我的技巧和内容大概算是比较不堪的那个级别。

而最耐人寻味的,大概是最后一句话。哲学家几乎一定是男性——起码在罗素的这本书里,他所介绍的所有的哲学家都是男性,而他们中的大多数生活中和女性的交集说不上丰富。但是罗素在美版序言的最后交代的,乃是他对妻子的感谢——这大概是个正面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