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笔记——希腊哲学部分1,主要是柏拉图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西方哲学史>笔记——希腊哲学部分1,主要是柏拉图

July 19, 2011

觉得之前的写法欠妥,这次做点调整。

这部西方哲学史是从希腊开始的。因为数学和哲学都起源于希腊。当然根据我们伟大的爱国主义教育,我们的勾股定理是早于毕达哥拉斯定理的,所以瞬间民族自豪感刺激各种内分泌蹿升,民族自豪感大大增强云云。

(插一句,这本书的另外一个优点就是,通览全书之后,你就会发现,很多东西人们都简单归结于民族特性,比如一些民族的强烈民族自豪感,一些民族比较强烈的功利、实用主义倾向等等,都是哲学和发展相互促进的结果,而不是单纯的‘他们天生就那样’,或者‘因为一些客观原因他们就那样’)

希腊人固然在文学和艺术方面有着辉煌的成就,但是他们在智力方面的开创则更为突出。希腊人是第一个将演绎推理发展成具体学说的人。在这个基础上他们懂得从一个问题开始,通过演绎和推理,形成另外的结论。

在希腊人之前,数学更多是规律的总结,所谓勾三谷四玄五,更多的是一种发现。在逻辑和推理之上,希腊人做出了很多尝试和推断,也是一个所谓贤者辈出的时代,他们之中的大部分很长一段时间都影响了后人,直到文艺复兴时期才被和科学一起飞速发展的哲学拎出来一个个批斗。

在希腊人之前,人们的对世界的认识总的来说是比较朴素的。罗素虽然没有在这本书里具体说明,但是在他其他一些著作里——仍然是《why im not a christian》——做过一些说明:大致上,在知识和智力都比较贫乏的年代,人们缺少对客观世界的规律性认识,于是他们根据自身来推断这个世界。于是任何自己以外能动的东西都是有意识的,万物之中都有神。

对于一个无知的文明来说,这种假说显然能够避免很多智力上的挑战。于是通常来说基督教之前的文明都是多神的。当时人们或许缺乏那种知识体系来构造一个独一的真神,来构造整个世界,另一方面他们也还没有发现很多自然想象之前的联系,于是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个世界有许多个神,而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对善或者恶做出更仔细的思考之前,神的品格和人们往往比较类似。——《荷马史诗》就是一个例子。

而希腊人,固然也相信多神的世界——他们毕竟不是基督徒——则突然在某个时段开始意识到了演绎推理的认识方法。从现在的角度来看,他们的认识差不多是没什么可取的,但是他们的认识手段——通过演绎和推理——则是对后世影响深远的。

几个我个人印象深刻的人物:

毕达哥拉斯——这哥们脑子好用的时候未必比他不好用的时候更多,但是希腊的基于演绎和推理的数学是从他开始的。当然于此同时他也天然的将数学和神秘主义结合在了一起,于是他的学说里也连带出了一连串的迷信思想。但是仍然,作为数学和推理方面的开创人,毕达哥拉斯的印象是无庸质疑的:

希腊人的推理主要是从所‘自明’的条件中开始,做出演绎和推论。毕达哥拉斯开创了从几何开始的人类对数学认识,这个体系最终完结于欧几里得。这个体系的基本思想在于,从不言自明的条件开始,根据演绎的推理前进,而达到那些远不是自明的真理。希腊人认为借此,他们能是一切事物。

而在后世的政治学中,受到希腊人演绎推理的不在少数:独立宣言里说,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自明的。十八世纪的天赋人权学说,还有其他一些自理,都是一种在政治上追求的几何学真理。

希腊人的演绎推理虽然大大的促进了人类的认识,但是在一段时间之后这种学说也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人类的发展。希腊人的演绎推理是从自明的事物上推论其他事物,而不是从其他认识到的事实上做归纳总结。换句话说,希腊人的学说是从那些显而易见的是情理推断出结论,而对那些并不太明显的事情,他们缺少归纳总结的能力。

毕达哥拉斯之后,希腊的哲学家们做了很多这方面的思考,从所谓自明的事物里试图推论出更多的东西。其中最著名的大概是苏格拉底自己——毕达哥拉斯除了在数学方面开创了演绎推理之外,在哲学方面的有益尝试远没有他的迷信来的有趣。而苏格拉底则是那个具体将演绎——按照苏格拉底自己的说法——辩证法,事实与哲学的人。苏格拉底和他的辩证法为希腊哲学的殿堂打下了基石。而苏格拉底真正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影响,个人认为其实是柏拉图。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是古代,中世纪和近代的一切哲学家里最有影响的人,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柏拉图对后世的影响尤其大⋯⋯亚里士多德本人就是柏拉图的产儿,基督教的神学和哲学,至少到十三世纪为止,始终更是柏拉图式的而非亚里士多德式的。’

‘柏拉图的理论最重要东西,第一是他的乌托邦,它是一长串乌托邦中最早的一个;第二是他的理念论;第三是他灵魂不朽的论证;第四是他的宇宙起源论;第五,是他把知识看做回忆而不是知觉的哲学观’

这里主要写我认为对后世影响很大的乌托邦

那个时候的希腊主要是民主制的,除了斯巴达。斯巴达奉行的绝对团结,严格的纪律,和单一意识统治的政治体系。虽然斯巴达的社会结构更多的是一种军事上而非政治上的结果,但是柏拉图作为一个民主城邦(大多数都是分散的,而且是多神的)的成员,在目睹了他的老师苏格拉底被民主处死之后,转向斯巴达寻求解答也并不算意外。

柏拉图认为只有通过某种生活方式才能达到‘善’的境界,而且没有数学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智慧;最后,他和那时候大多数的希腊哲学家一样,认为闲暇才是培养这哲学和智慧的根本。

从这三条里,自然而然的能够推断出他所向往的世界是一个寡头政治的世界:少数过着某种生活方式的,有智慧的(懂数学),而且有着闲暇的集团统治着他理想种的完美社会——这基本上就是贵族社会了。

贵族社会要从事文化,而从事文化主要是为乐让人成为绅士(英国至今都这样)。贵族通过庄严的举动来获得尽可能的政治权利,但是在柏拉图的观念里,这些绅士因为具备只有他们才能具备的那些条件——数学,生活方式,闲暇——而注定是要统治这个社会的。他们的权利没有掣肘。

柏拉图的影响至今都存在:他注重礼仪,威严和勇敢,于是为了教育出这些品质,年轻人所能接触到的一切都充满了审查:

-邪恶不会来自于神,就像邪恶并不会来自那些‘开国元勋’一样。

-奴役比死还要坏。

-威严所限,很多事情是绅士们永远都不会做的:比如扮演恶人(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很多东西,在今天的社会里仍然能够很普遍的被发现。因为从培养绅士(或许也可以扩大为统治阶级)的角度看,这些审查,过滤和要求都是必要的。唯有如此才能培养礼仪,威严,和勇敢。

在他的乌托邦里:

年轻人在一定年龄前不应该受到诱惑,于是可以培养尊严,勇敢和礼仪;然后到达一定的年纪之后,他们就必须要面对诱惑,面对挑战,合格的人则可以保卫国家。

按照柏拉图的想法,这个阶级应该是培养完整的共产主义的:所有人过一样的简单生活,除了绝对必要的东西没有任何私有财产。个人的概念是被淡化的,但是阶级的概念怎是被大大增强的。

按照柏拉图的想法,还有些更疯狂的念头。所有的男女,因为类似共产主义的原则,回排列组合生出小孩,于是这些孩子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于是从出生开始他们的个人就被淡化,而任何内部的斗争也不允许:任何平辈都是可能你的兄弟姐妹,而任何长辈都可能是你的父母。

这里罗素先生威严的吐了一槽:按这种逻辑你也不用有什么下一代了,都是乱伦

更重要的是,柏拉图认为,尽管建立这种社会需要谎言,但是这种谎言是有益的,而且是必须的。而且这种基于谎言的森严社会是可以在两代人种培养起来。现在的日本就是明证:日本人被教育说他们是天照神的子孙,起码在教育上没有人质疑这种说法。而任何挑战这种说法的人都要受惩罚。(结合今天的墙里墙外,和满地的河螃蟹,听着是不是耳熟?)

一些简单的归纳结论:

-在这个社会里,权利的不平等不但可能,而且正义

-而如果要有正义,必须先有一个国家,这个学说中的相当部分,都是为了消灭自我,创立国家

-虽说统治阶级都必须是哲学家,但是本质上他必须永远是一个同意柏拉图的人。

结论:

这种国家虽然在战争方面或许无往不利,但是因为其僵化和专职,在其他方面是不会有什么成就的。

从我的角度看,柏拉图是一个军国主义者。

柏拉图的思想并没有立即在希腊催生出一个军国主义国家,但是在将来罗马帝国入侵希腊,之后全盘接受希腊的文化,最后因为腐败而堕落之后,他的学说实际上为团结的基督教文化打下了基础。

就像柏拉图因为希腊城邦的战败转向斯巴达一样,某种程度上说基督教也是罗马帝国破败之后的产物。他所代表的差不多是一切罗马帝国的反面——罗马帝国是多神的,而基督教从柏拉图的单一阶级种发展出了独一的真神学说。罗马帝国因为是多神的,于是本身的信仰结构非常松散——而基督教的信仰结构非常团结。在柏拉图的社会里,少数哲学家掌握教育,知识,哲学,和统治权,同时权利不受掣肘;而在基督教的社会里,整个中世纪伴随着教廷和世俗皇帝的权利争夺。柏拉图的社会里哲学家同志社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基督教的教士掌握哲学,道德,文化,艺术——而且通常顺便要求更多世俗的权利。

柏拉图的乌托邦最后确实建立了一个坚实而团结的基督教社会。这个社会的运行模式和他的乌托邦很相似,当然少了很多理想主义色彩,多了很多很多现实主义因素。但是这些团结和坚实带来的是欧洲历史上最漫长的中世纪黑暗时代——直到十七世纪文艺复兴才算宣告结束。

之前状态写过柏拉图乃是万恶之源——主要是这个意思

###一些题外话。

在苏格拉底看来,哲学家或许应该有苦行注意的色彩(这部分后来在犬儒主义哪里更出名)。苏格拉底主张哲学家应该‘远离身体而转向灵魂’。

但是苏格拉底并不是中世纪的苦行僧,他并不主张禁绝感官的快乐,而是认为,作为哲学家,他们不应该‘以道德努力摒绝大吃大喝’,而是应该‘对别的事物更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