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笔记哦亲——弗朗西斯培根哦亲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西方哲学史>笔记哦亲——弗朗西斯培根哦亲

August 18, 2011

咳,标题打错,于是将错就错,淘宝体一把。

虽然基本上不管在哪查的介绍,他的头衔基本上都有哲学家在其中,但是严格上来说,他的哲学则未必怎么出色(到现在位置罗素就没提过谁的哲学很出色印象里,当然,估计是觉得好了的也没说)。但是从哲学的角度上说,培根同志最重要的成就,乃是他的研究方法,也就是归纳法。从这个角度说,弗朗西斯培根尤其永远不倒的地位的。

之前说过,希腊人的哲学,主要是演绎的;换句话说,从一个结论推知另一个结论,以此类推;但是这种方法显然是有其问题所在的;但是如果考虑到归纳在现代科学中的作用,和对之后哲学的影响,这个地位大概不算过分。

介于培根是英国人,难免被同样是英国人的罗素挖八卦:培根同志出身显赫,后来还当上了他爹曾任职的法官职位;后来被人因为贿赂而扳倒,只能靠写书打发后半辈子;虽然那时候贿赂之风盛行,而且拿贿赂不干活还是美德,培根还和国王申辩他收取的贿赂并没有影响他的判断,他仍然配上了他的官场生涯(虽然坐牢和罚款都只是象征性的惩罚了一下)。

罗素认为从道德上说,培根是一个中常人,和同时代的人相比属于平均水平。这个评价听着不高,但是如果参考后面某些闪亮登场的人渣中的哲学家,或者哲学家中的人渣,那真是一个相当高的评价了。

别到处看,说的就是你,卢梭。

培根过了五年退隐生活后,有一次把一只鸡肚里塞满雪作冷冻实验时受了寒,因此死去。

###八卦ends here

虽然一般认为培根是“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的作者,但是严格说来之前也有人说过类似意思的话。

培根哲学的全部基础是实用性的,就是借助科学发现与发明使人类能制驭自然力量。他主张哲学应当和神学分离,不可像经院哲学那样与神学紧密糅杂在一起。培根信正统宗教;他并非在此种问题上跟政府闹争执的那样人。但是,他虽然以为理性能够证明神存在,他把神学中其它一切都看作仅凭启示认识的。

历来有多少哲学家强调演绎的相反一面即归纳的重要性,在这类禀有科学气质的哲学家漫长的世系中,培根是第一人。培根也如同大多数的后继者,力图找出优于所谓“单纯枚举归纳”的某种归纳。

培根相信他有方法,能够把归纳作成一种比这要高明的东西。例如,他希图发现热的本质,据他设想(这想法正确)热是由物体的各个微小部分的快速不规则运动构成的。他的方法是作出各种热物体的一览表、各种冷物体的表、以及热度不定的物体的表。他希望这些表会显示出某种特性,在热物体总有,在冷物体总无,而在热度不定的物体有不定程度的出现。凭这方法,他指望得到初步先具有最低级普遍性的一般法则。由许多这种法则,他希望求出有二级普遍性的法则,等等依此类推。如此提出的法则必须用到新情况下加以检验;假如在新情况下也管用,在这个范围内便得到证实。

但是培根本人似乎非常瞧不起演绎推理的数学,同时对科学非常感兴趣,而且更诡异的是他对当时科学界发生的事情似乎并不知道多少。

演绎在科学中起的作用,比培根想的要大。当一个假说必须验证时,从这假说到某个能由观察来验证的结论,往往有一段漫长的演绎程序。这种演绎通常是数理推演,所以在这点上培根低估了数学在科学研究中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