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笔记——洛克的政治哲学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西方哲学史》笔记——洛克的政治哲学

November 05, 2011

洛克和政治的结缘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1689年和1690年的两篇政治论,尤其是其中的第二篇。

这两篇中的前一篇是对世袭权利的批评,主要是用来反对罗伯特费尔默的《先祖论》的。先祖论的论点主要就是臣民服从君主,就像儿女服从父母。从现在的角度来看,这个说法充斥了各种匪夷所思,不管是从无神论还是从当今教会的角度来看,都是荒谬而难以接受的。

虽然很多欧洲国家在当时都经历过承认这种学说的阶段,但是出于一些原因,英国并不在这个范围之列。原因主要是宗教种类繁多,再就是英国相对发达的资产阶级稻子英国的的君主,贵族,教会,还有上层资产阶级之间关系错综复杂;这种情况在欧洲其他国家不太多见。

除此以外,这场角斗中各方势力内部也经常有矛盾。以贵族皇室为例,玛丽女王信仰旧教,而伊丽莎白女王则信新教。与此同时英国的即反对天主教,同时也对大多数的新教不满。那段时间里,英国的各方面势力彼此经常结盟,同时更经常背叛彼此。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洛克要驳斥费尔默的理论都是轻而易举的。重点从来都不是解决所谓神授权的理论,而是如何平衡当时英国如此乱套的各方势力。这时候洛克的哲学中平和克制的特点就显得格外有益。

(那谁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说法。人们早早就抛弃了权利世袭的说法,但是反过来,经济世袭的说法至今没人试图挑战。而实际上说,大宗财富对人的影响,和强大权力对人的影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罗素认为,洛克的学说中,新颖的论断绝无仅有,洛克所作的,是在正确的事件发表这种看法。当这种看法被世人所接受的时候,新颖的论断早就离离开这个世界太远了。

洛克的政治论断本身并不怎么高明:他认为,在理想的状况中,人人都应该处在所谓的自然状态,也就是不依靠别人,只依靠自己的状态。人人应该都依靠自己生活,所以人人也都不应该伤害别人。在自然法中,如果别人伤害了你的财产,你就当然有权利报复。但是这样做的缺点显而易见,于是乎这个时候就需要所谓的政治学法律了。当然,既然有了政治,就意味着一切自然的状态都要不复存在,但是为了”保全他们的财产”,就不得不将自己放置于政治之下。

这个整个说法,从今天的角度看来非常眼熟。某个热衷宣传其普世价值论的国家有一整套围绕着这个理论的法律和道德体系。但是这个理论,就像洛克其他的理论一样,完全是从某个角度上说能自圆其说,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则是莫名其妙。洛克的伦理学,主要是功利主义的伦理学。但是在探讨全力的问题的时候,却发表的完全不是功利主义的意见。

从功利主义的角度上说,如果别人袭击你,那么你最直接的做法就是还击;但是按照洛克的说法,在政治中人们没有这个权力,因为政治接管了这个权力。但是按照洛克的说法,法律的应用范围是有限的,在法律无法触及的范围之内,就是自然法所覆盖的地方。而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法就近乎于道德了。而道德是谁制定的?对于洛克来说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很容易,直接翻出圣经就醒了。但是如果没有这个神学作为基础,这个问题就非常麻烦了。

而且按照洛克的学说,最高权力如果不经受本人同意,则没有权利取走其任何财产。因为对财产的保护是政治社会的全部目的。但是这说法毫无疑问的是令人惊诧的。在军队离长官对下属操生杀大权,但是却没有拿走其金钱的权利。

与此同时,课税问题也是洛克这种学说的一个软肋。政府的经费由公民承担,但是要公民同意。但是为什么大多数人同意,少数人不同意的人一样要跟着掏腰包?不是说保护财产是政治社会和法律的全部意义吗?答案当然有很多,但随便哪个都不符合洛克的标准。

虽然从实际的角度上说,大多数人的强权和神权一样非常有害,但是强权本身几乎是政治的前提。

以上的种种矛盾,很形象的说明了洛克学说的特点。洛克的学说给法律和政治找到了一些根据,有几分根据,但是如果说法律和政治是洛克学说的产物,那就很难自圆其说了。

总的来说,罗克的学说能解决当时社会的一些问题,但是其内在逻辑的缺陷导致其很难应对当今社会的问题。洛克的自由主义和调和思想应用最成功的是美国,三权分立的学说几乎是直接从洛克的书里面扒下来的。在英国人的字典里,立法部门是国会,而行政部门就是国王。起码在情感上说他就是这个意思。但是洛克的学说归根结底需要一个终极的制裁人,他需要做出谁是正确的这个抉择。但是实际上如果矛盾真的激化到必须暴力解决问题的时候,暴力才是那个最后调解人。

虽然罗克的学说在工业革命前大致上适用,但是今天因为其内在不可调和的逻辑矛盾导致它在处理很多问题的时候无能为力。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因为期对经济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区别对待。在现代社会里,这两者相互交融的时候比比皆是,再做双重标准的对待就显得不太恰当了。现代社会很多时候不再是洛克时代的个人和个人的社会,而是团体和团体的社会。如果放大到国家和国家之间,就注定要有一步完善的国际法来确保其理论的合理性,但是关于私有财产的部分仍然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