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哲学当然娶不到媳妇,那么我看的是些啥。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看哲学当然娶不到媳妇,那么我看的是些啥。

June 06, 2012

结合一些时事:某个加拿大土产的变态以令人发指的手法杀了一个人,被逮捕了;被害者国籍国家的人认为此人罪大恶极,值得加拿大破例动用极刑。

那么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是,为什么有些国家就不实行死刑?

根据一般的印象,回答大概都是,这是一个站在人权角度上做出的判断。

但是实际上好像不是这样的。

最早在这个观点上造成影响的任务是边沁,而边沁本人属于功利主义——也就是快乐就是善,痛苦就是恶主意——从立法的角度上说,边沁认为法律的最大效果就是允许所有人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和快乐。所以立法者的责任就是站在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之间做调和,换言之,刑法是让个人利益和公众利益获得平衡的一个办法。这引申出来的精神怎是,我们惩治罪犯,并不是因为我们憎恨最烦,而是因为我们要防止犯罪。

好吧,听起来非常有哪个国家普世思想的味道。但是如果接着这条线往下顺,知道他们在哲学上的下线是谁吗?

马克思。

换句话说,学习哲学的乐趣,起码对于我来说,是了解某种说法的主张是什么,然后他为什么这么主张。就好像,如果你不了解一个罪犯的动机,你很完全理解他的行为。

而至于你是不是同意,很大程度上说在于你个人的选择和偏好:在哲学这个圈子里,几乎没有什么学说是完璧,毕竟这个学说的一切就是挑战一切构成想法和看法的基本要素。

而且,如果不真的花一点时间,有些事情就永远留在想当然中。

一些简单的例子:

文明这个概念,在世界史上的概念,和一般意义上的概念,是有很大差别的。功利主义也同理。取消死刑背后的理由和想法同理。

但是面对现实的说,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并不真的在意当我们说某个概念的时候,我们到底说的是什么。

从这个现实出发,所谓大多数人的民主,很难说就应该是所有人憧憬的未来。

同样,按照现在一般意义上的大多人认同的说法,教育应该可以极大程度的改善的这种状况;但是实际上说,现在这个世界中,教育的作用,与其说是塑造人,更多的时候只是给人一个基本的生存条件,或者更直接的说,更高的起薪。

简单地说: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只要花点时间就能正确的理解,但是从大的方向上来看,虽然我们处在人类历史上知识最为普及的阶段,我们仍然傲慢的,自认为理所应当的无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