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谈星际争霸的时候,我在谈些什么(三)最后是过往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当我谈星际争霸的时候,我在谈些什么(三)最后是过往

August 14, 2012

2005年夏天,我高中毕业,再被俺亲爹亲娘一脚踹到这边儿体验生活之前,我有个机会去一次上海,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大城市。碰巧那年是当时号称有史以来最热的夏天。我到现在都很清楚的记得从自来水管里流出来的凉水温度对于我来说刚好可以洗澡,然后在很多年很多年之后我都觉得上海的夏天是那种,白天没事儿不要出门,然后晚上半夜了趁着天气凉狂才能出去走走的神奇魔都。

那次旅行大多数时间是我和哥们儿一起参观传说中的大城市,外滩,东方明珠,等等等等,并没有什么特别。而这次旅行和星级有关的记忆,其实说白了也只是有个素未谋面,只是成天在星际里蹂躏我的大哥,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带我们两个小毛孩四处转了转,后来再打了两盘星际而已。

这个故事并没有什么精彩的地方,我现在也就只能朦朦胧胧的记得那天晚上我被虐的很惨,然后喝了很多盐汽水诸如此类的。但是这个故事,只是那时候无数有关星际争霸的故事中的其中一个。

韩国星际争霸再精彩终,终究也不过是隔着海岸的风景。但是那个时候,关于这个故事,有着很多鲜活的人们。当年北京有个叫做当泽的网吧,里面一度经常性的堆满了全中国最强的星际选手,俗称当泽帮。这群人大多都是五道口附近的大学生,其中不乏有相当名气的职业准职业的选手;他们准备联赛的间歇,还要应付神马清华北大的考试。

他们之中有一个叫做sci)_dpr的,做过了职业选手,后来还是选择参加了北大数学系的研究生考试,考研成绩全院第一,后来又去美国继续读了博士。dpr同学平时在论坛上风格非常稳健,大家没事儿闲扯的时候也经常有独创性的见解,完全不像打星际的时候又风骚又喜欢反二,是个言行非常一致的理工系胖子。后来很多年之后我在脸书上加了他的好友,突然觉得那些都是很多很多年之后的故事了,他终究还是离开了那个让他废寝忘食的游戏,离开了他曾经的”事业“。

他或许是很多人之中比较幸运的一个,他有足够的天赋在离开这里之后继续他的生活,而很多其它人没有做到。很多人在离开这游戏,离开他那个赖以征战无数年的ID之后,就消失在了生活里,不复当年的精彩。

但是就像当年的那句口号一样,我们或许不能打一辈子星际,但是我们能做一辈子的朋友。

我和那个当年抽空出来带我们到处转转的大哥仍然不时有联系,他的女儿先来现在也是读小学的年纪了。dpr同学现在大约也已经博士毕业,不知道转战何方,但是当年的朋友相比联系的不会比我和那个大哥少。

虽然我有时候希望这个游戏能坚持的更久一点,可实际上它坚持的已经太久。十多年对于我的年纪来说是不小的比例。我从一个到处流窜着在网吧里鏖战的小孩变成的现在样子,dpr从一个转战职业电竞的选手到现在的数学博士,当年的那个大哥从一个大学生变成现在的父亲,在这十多年里我们都经历了很多。我们每个人的生命轨迹本来都非常不同,只是非常偶然的,有了那个叫做星际争霸的游戏,让本来走在平行路线上的我们彼此交集。

一切终究都会成为过往,或许有一天那句不时回响的”我们不能打一辈子星际,但是我们可以做一辈子朋友“也会在时间中慢慢的变成一句梦呓一样不得做真的话。但是起码,因为这个游戏,人们得以相识,度过愉快的时光,分享一块共同的记忆,这些很好,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