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蛋炒饭和pasta——那些年的总结和不那么总结的总结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那些年的蛋炒饭和pasta——那些年的总结和不那么总结的总结

August 26, 2012

恩,最近看来是个节骨眼,因为各种人都开始写自己的总结。

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最上火的就是写总结。因为没什么可总结的。别人的总结要么有这些年的人生感触,人生观世界观的变化,要么有逐年进步的人生轨迹:有人结婚,有人订婚,还有人已经过了“谁年轻的时候都爱过几个混蛋”的岁月,已经开始挑战“谁也不能随随便便当妈/爸”,步入了人生的下一个阶段。而我自己一来人生中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重大转变,在一些方面按部就班,另一方面毫无进步;人生观世界观和十多年前其实也没什么变化不说,连生活上的诸多细节都没有太大变化:从事的体育运动,打发业余时间的方式,甚至到听的音乐的流派,最后到对咖啡的嗜好等等,始终如一。

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这些事情的经验和技巧上,大概会有进步。

其中自我感觉首当其冲的就是蛋炒饭和做pasta的技巧。

三不五时有人会问说,听说你的手艺不错云云。开始的时候惭愧的说颇有点自得,但是后来便意识到,其实我做饭,根本谈不上手艺,硬要说的话,也只能说是一个单身汉,偶尔无聊到能在把自己填饱的基础上,和自己玩一点小游戏。

无数个三更半夜饥肠辘辘的夜晚,冰箱里的隔夜白饭,或者其他三五零碎材料,按照某种方式和自己玩一个小游戏之后,就能变成可以下肚填饱自己的吃食。当然,为了不至于太无聊,这个小游戏的难度或者也需要逐渐提高:葱花是不是切的更细碎,今天的蛋炒饭是要走金包银的路线,还是双方分开各为坦然;冰箱里偶然出现的腊肠能不能充分利用其油水;意大利面的酱汁浓度要适中,诸如此类

这里有一个问题。作罢的结果,作为评审的,要么是我自己,要么就是父母:而不管哪一方,在批评方面,都是很难称得上公正的。而且现在回想起来,葱花切的细碎的那天,其实饭炒的久了;金包银的那天,水分大了;分开的拿回,双方各自为政,吃起来只是像白饭拌炒蛋;那天的酱汁或许还行,但是意大利面煮的太软实在是不上台面。最终意识到,终究我也就是一个想办法让自己吃饱的单身汉,和自己玩着一个和厨艺有些交集的游戏,让自己别饿着而已。

走运的是,我并不以做饭为生,而如果有那一天我发现我讨生活的那两下把式如果也是和我炉台前面那两下本质上差不多的话,我会非常郁闷的。当然并不在意自己做饭的手艺好坏,但是其他的东西我却在意。我希望能坚持的更长久一些,能做到更好一些。这7年来有些事情我应该是能做得更好了,而有些事情我应该能做得更好。我希望这些事情有朝一日能够证明,它们不止是那些灶台前面的蛋炒饭和pasta,它们是更多的一些东西。我对更多的东西没有预期,只是希望现在这些东西我能做的更好。

我当然也希望有些事情能做出一些改变,我会开始尝试;而不在半夜吃蛋炒饭和意大利面大约就是其中之一。我希望我在7年之后并不缅怀现在的什么,因为那时候我现在所希望我能变好的地方,都已经变得更好。我珍惜过去的好时光,但是不缅怀逝去的岁月。

我相信更好的日子终究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