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套路,回国了写感受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按套路,回国了写感受

February 24, 2013

按套路,回国了写感受

1

本次回国最大的感受就是: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感冒能感出生活不能自理的效果。 四肢瘫软,全身的感受都集中在头上,你竭尽全力的想呼吸,发现鼻子堵的像下班时间的北京二环;你张开嘴呼吸,发现嗓子肿的像根本不走气了一样。你挣扎在现实和虚幻之间,然后每次你回到现实就发现你又出了一头大汗,想在床上休息一个晚上光枕头就要换三四个。有一天晚上我看完了一个因为过度苦逼导致我之前两次都没看完的电影(文艺青年囧瑟夫出演的《50/50》),换位带入了一下片中癌症青年的感受才能稍微睡俩小时。

朋友说你这个大约是心理问题:每次回家了之后你潜意识里就卸下了全部包袱,于是乎各种病毒就趁虚而入。对此我倒是想不出什么理由反对。毕竟最近几次回国都是老老实实的按照修电脑(恩,一朝程序员,终身修电脑)——过年(读作胡吃海塞)——胡吃海塞(读作胡吃海塞)的过程进行的。整个过程基本上都和大脑关系不大。

今年主要是最后一段变成了感冒。作为一个单眼皮大脸死宅肥青年,本次感冒带来的发炎让我的脸又大了一号——俺爹表示你再这么肿下去他就要上中幅了,一般镜头装不下了——然后居然还双眼皮了——别笑,俺只有肿起来的时候才有双眼皮这种不接地气的衍生物。

2

回国当然是好的,能见到很多朋友 去年的版本是大家的生活开始变得非常不同,那么今年的版本就是大家都开始接受了这种不同。举例来说,今年同学聚会,要不是后来来了两个有主的男青年充了一下门面,差点变成女生都在向组建家庭努力进行时,男生都在将来时。

其他的变化包括:几年之后,对于这个出生长大的家乡城市,当年大家一起摸爬滚打了小二十年,几年之后对于这座城市,我们之中的很多人变成了外地人——哪哪不认识。去年的版本还是故乡是一个随着时间而越来越小的地方,今年的版本就是故乡是一个随着时间变化你越来越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存在的地方。

其他的人的生活有些已经成为了传说,更多人像大多数一样试图坚强的活着。暂时的离开自己每日周而复始的生活,超脱的去看看别人的生活,看看自己的生活,很多时候会给我一些勇气,像一个重置的开关,让我在重新回到循环中的时候,从一个新的起点开始。

3

有空看书是回家的一个福利 纵然今年年前我主要在修电脑,过年我主要在吃,年后我主要在感冒,相比上次七天五夜三本书,这次我看书的量成比例的增长了——如果算上今天,我看完了九本书:这个数量之庞大让我对我看书的细致程度表示出了极大的怀疑。但是无论如何,对这个过程我还是表示享受的。

记得好像还不那么久之前,那时候大学还不流行打dota,我和某学长(买口罩同学)会在四楼打星际。买口罩同学的星际水平虽然在那段时间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粗线条的看基本上是在我手里不断变化形状的水平——让他是方的,绝对圆不起来。后来长期被蹂躏的口罩同学放狠话说,你这辈子最擅长的三件事是什么?写字写程序打星际?假以时日老子三样都要比你强。

其实口罩学长大可不必这么较真的,作为一名现在比我多赚一位数,当年GPA秒杀我好几百条大街的牛人,他大可不用在这种小事上跟我争先的——除非他现在还在打星际,否则他应该打不过我,当然,如果我现在还在打星际,那时候让我是方的我圆不起来的那个高丽棒子同学应该也打不过我了。

写程序不用说,如果在投行他代码比我写得多,我只能谨慎的表示我们俩人起码有一个干错了工作。

至于写字,我现在作为一名三无青年,仍然热衷于在书堆里打滚然后没事儿洋洋洒洒的在这扯淡,不敢说写字有什么把握,起码说明我仍然很喜欢这个过程。说到底,大家都会在时间中变化,有些人改去寻求其他的东西,因为那些在他们看来更有意义,而有些人,起码会试图恒定不变。

没事儿翻看两本闲书,就是我生活的恒定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