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笔记——一个小段子,算是总结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西方哲学史>笔记——一个小段子,算是总结

March 17, 2013

前两天和某消失很久的朋友聊天,问说为什么西方哲学史的笔记没有继续写下去。

回答说,写到了卡尔马克思,后面的几位看上去要么是逻辑学家要么是心理学家,觉得到这里截止算是不错。

朋友没再多说,但是后来我一想,觉得这么一本书,写了笔记,但是最后没有个完结好像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个段子。一贯的没头没尾,也不准备有。试图陈述某种观点,奈何这个段子本身题目太大,于是也就只能这么残缺不全了。

见笑

======

年轻人坐在一片安静的黑暗中,周围寂静无声,头上一束安然的柔光。

“那么,我们开始吧。”黑暗中一个老者的声音。

年轻人微笑着点点头。周围的黑暗中浮现出了几个字,分别是“宗教”,“哲学”,“艺术”,“数学”等等,他们在黑暗中闪烁着柔和的光芒,然后又慢慢熄灭。

“那么,你带来结果了。”

“是的。”年轻人镇静的回答到。

“想不到居然是这么年轻。”另一个声音说道。

年轻人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所有的开创和探索都由我的老师和他们的老师完成了,现在只剩下一下收集整理的工作,而这需要体力。”

“这次你们确信你们真的带来了结果吗?”

“是的,我们非常确定。”

“要知道,上一次,那都是无数年前了,那个坐在这里的人说物理的大厦已经落成,天边只剩下两朵黑云。”

“是的,愿开尔文男爵安息。”年轻人回答到:“但这次,物理不再有大厦,整个物理学已经是是一片澄空,人类已经洞悉了其中所有的一切,物理学的宇宙对于人类来说,已经不再有秘密。”

“那么,你们终于完成了所谓的大一统理论。”

“是的。”年轻人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动:“弦论以来⋯⋯”

“物理学的理论并不是今天的议题,请原谅我打断您一下,但是让让我们直接从结论开始吧。”数学的柔光在远处闪烁,声音却异常清晰。

“好的。”年轻人没有丝毫不悦。

“那么,虽然在座的显然都了解,但是我还是来重复一下今天的议题。”哲学在虚空一般的黑暗中第一次亮起。

“今天的议题很简单,就是从何来,向何处去,以及为何来。”哲学接着说道:“不过之所以今天在这个时间碰头,是因为我们的物理学朋友带来了最新的,也是它最终的结果。”

“虽然我们分别代表的立场会在这个问题上产生无可避免的冲突,但是物理学的完成,终于让我们有了一个值得再次谈谈这个问题的机会。”

“那么”哲学的柔光渐渐变得明亮了:“物理学,让我们听听,像您所说的,一切已经是一片澄空的物理学,对这个问题的解释是什么样的。”

年轻人能感觉得到虚空一样的黑暗背后那些灼人的目光。他的态度仍然没有变化。

“虽然整个问题上还有很多值得探索的细节⋯⋯但是我们对结论已经非常确信,我们确信所有尚未探明的细节不会对这几个问题的结论有着决定性的印象。”年轻人以一种理性特有的细密节奏叙述着:

“人类和宇宙是由于偶然产生的,也注定会随着不可逆转的趋势走向消亡。”

虽然并不是又决定意义的新结论,但是年轻人仍然觉得他听到了低低的惊叹声。

“那么第三个问题呢?”哲学的柔光又慢慢亮起。

“我们确信第三个问题不是物理学可以给出解释的。”

宗教的柔光亮起,却只有一声长长的,不只是满足还是泄气的叹息声。

“就我们所了解的来看,这个宇宙以其规律运行,无人凌驾其上,也不存在上升或者堕落,宇宙只是从一点按照其必然而又漫长的旅途走向一个终点,而那里什么也没有。”物理学如此的说道。

“那么,按照你们的结论,这世界上并没有一个更高的精神,给予这个世界一个目的?”宗教的柔光亮起

“Je n’avais pas besoin de cette hypothèse-là.”年轻人的答道,态度却远没有这句话第一次出现时的桀骜。

“年轻人,”哲学的柔光适时亮起:“你或许并不了解,但是你所代表的,是这场旷日持久的辩论中的唯一的起协调统一的一方,虽然有时候你的态度和你的角色并不那么相符。”语气中仿佛呆着轻微的笑意。

“当然,你也应该很清楚,自己的局限所在。”数学的柔光亮起,不紧不慢的提示着。

“当然,”年轻人回答道:“我所代表的,是一切确切的知识。但是确切的知识,应该只是全部知识的一部分。我们放弃武断的奢求,了解一切可以了解的。”

“而你之前说你们已经穷尽了可以了解的。”

“当然不。”年轻人的眼睛在黑暗中明亮的仿佛灯塔:“我们所掌握的,是一张关于这个宇宙的宏伟地图,我们了解这个世界的原理,就像我们了解这个星球的转动运行,这个星球的潮汐起落,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了解了这整个星球。”

“我们仍然有着无限的可能,有着广阔的疆域去了解,但是这一刻,一个更恰当的解释,或许是,在我们的严重,天际是清晰的,视野是辽阔的。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需要一步一步的走出去去了解脚下的路。”

“纵然你们完全不了解没什么要走这条路。”

“对于这点,我们没有物理学上的答案。”

“那就是你们的表达,不是吗?”艺术的柔光终于亮起了,它之前所处的位置,年轻人没法直接用肉眼看见。

“坦白说,在数千年前,我们的前辈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的可能,我们可能在漫长的跋涉之后,发现我们所征服的巅峰,诸位已经在这里等待了很久。但是我们所走过的路程,是基于观察和推理,坚实的,可验证的一路走来的。诸位的做法,是给其他人一个选择,接受的人会腾云驾雾的来到这个山顶,对如何到来的一无所知;我们的给予的是一条道路,只要沿着走下去,总会到达这里。”

“但是,这是我私人的原因,本身和物理学没有关系。”年轻人仍然面带微笑,却不再言语了。

“物理学在一开始本身就阐明了,关于为何来的问题不是他们所能给予解释的。”哲学再次不失时机的接过话题。

“那么,我们终究就只是没有意义的在近乎无限的维度上短暂的存在一下,最终也就只能渺小的消失吗?”宗教的柔光再次亮起。

“很显然,物理学所带来的答案之中,毁灭之后没有拯救,也没有永恒的煎熬或者幸福。”数学不失时机的提醒道。

“但是我们真的共享同一个意义吗?难道每个人的意义不应该是不同的吗?”

“从何来这个问题本身就引申着我们应该共享某种目的。但是是否真的如此呢?是否存在一个统一的目的这个问题,和是否存在目的这个问题,存在着共性。”

随着开口说话的人越来越多,年轻人发现自己很难确定某个时间是谁在说话了。各色的柔光照亮了这个黑暗的空间,让这片本来的虚空显得意外的温暖,甚至带有一丝生命的活泼。

这篇狭小的黑暗之中,交流变得前所唯有的活跃。很难确定这篇空间里存在的,到底是不是智慧,抑或只是更多精炼的愚蠢。每个观点都论述着自己的答案——答案本身在这次交流之中并不稀缺,缺少的是共同点和接受。

在这片空间里,人类爱好秩序的天性得以体现。但是在这片空间以外,人类,亦或是整个宇宙是不是也有着这样的天性呢?这场争辩在这篇小小的空间中扩大着。

“是时间。”许久之后,物理学再度开口了。

虚空很快的安静了下来。

看来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各方面多多少少都接受一些的观点。

既然这个宇宙来自于无序,又终究覆灭于虚无,那么对于每个人来说,唯一共同的,是大家都拥有时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算是一个不错的,大家都觉得某种程度上可以接受的观点。

”是自我。“哲学再次把话题接了过来。

哲学的观点并不新颖,自我的存在没法证明,也没法证伪。

于是这片虚空又再次回归了短暂的宁静。每个人都开始进入了漫长的思考之中。

就这样过了许久。

”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宗教的柔光再次亮起,就像千百年前照亮蒙昧的人类一样照亮了这片小小的宇宙。

”感谢物理学带来的结论,你们的工作总是能将对问题的探讨推进到某种新的进度。“宗教继续说着:”诚如哲学所说,你们是这片纷乱对立的的各种狂热见解之中,少数能起到协调统一的力量。我本身仍然相信这宇宙存在着某种目的,存在着规律,存在着善,而这善是值得追求的。我相信现在我们头上仍然有黑暗,但是这黑暗在千百年内在缓慢的,确实的退却着。让我们怀着彼此的信念,继续探索吧。我相信有一天,这片虚空,将会被照亮。希望我们有一天注视自己的时候,会像物理学眼中的这个世界一样,一片澄空。“

黑暗仍然仿佛一片虚空,但却仿佛有掌声传来。

黑暗慢慢退去,年轻人在房间中站起身来。房间中的陈设随着黑暗的退去逐渐清晰。他走到窗前,拉动窗帘。阳光穿透窗户,照进了这间有厚重墙壁的屋子。

已经清晨,又是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