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昕的机巧和马龙的实力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许昕的机巧和马龙的实力

April 11, 2013

###(一)许昕的机巧 许昕这段时间其实表现的不算很稳定,世界杯对水谷凖打的很纠缠,牵涉到一些过去的问题。这场球第四分,水谷凖发短,许昕给半长,水谷凖反手,许昕侧身一板反拉——这板球本身没什么问题,实际上左手正手好的人大多都有这板球。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许昕对相当的对手,这种球用的相当多:主动或者半主动的给一板半长然后退半步侧身等反拉。这几下用的频率之高,和许昕的特长当然有关,左手,而且正手的能力上说,一击制胜未必有韩国人一样的把握,但是退一点之后正手连续相持很有信心。

但是这场球,这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正手的质量没出来,导致原本的剧本应该是变成正手之后不断的加质量压死你,但是质量没出来对上水谷凖这种特别能泡的主儿,结果就是场面很难看。客观上说水谷凖是左手,而且这场球争抢的比较凶一些,也有一定关系。

这个场面,如果换成马林,那肯定就是毛巾一抹汗一擦,眼角撇撇你然后玩命的抠小球,把球的尽量难看——打实力今天真气运行不畅,那干脆机巧变化抠到死。说到这里,中国队历来重视直板,但凡大赛尤其团体赛都希望带一个,而中国队之前的当家直板风格大都是旋转变化为主,多灵巧少硬碰,手段多变,在场面胶着甚至下风的时候能靠机巧变化搏一个变数。

许昕出道到现在,作为直板而言,其实前三板和短球并不差:手感不错,灵感也有,胆量信心都不缺,各种手段也算周全,硬要说缺点其实也就是发球基本上就一套变化不多,台内球处理偏平稳。

但是作为现在中国队实际意义上的当家直板,机巧变化其实不算是许昕的长处:今年之前,许昕能把所有的球全都打成给半出台——对手上手质量不高——许昕退半步反拉形成正手连续这么一个套路。这套路其实对手感胆量要求很高:毕竟你的进攻实际上是靠对手进攻质量不高发起的;更重要的问题,所有的上旋相持全靠自己退半步拉正手反拉对手下降期然后背全台开始,速度很成问题。本来打法就是偏单面,速度和短球如果都偏老实,实力球一旦处差池整场球就容易出闪失,而是人的状态总是有起伏的不说,但说这路子本身:左手的正手侧身的斜线固然威胁很大,但是反过来右手的反手大斜线的威胁也是类似的。

第二局末段刘国梁叫了暂停,特别提到不一定要勉强摆短:没质量出了半长打成之前的套路还是吃亏。于是之后许昕第二第三板处理上拧的更多一些,奈何正手质量还是出不来,都上路子的了球还是被水谷反拉回来好几个。这场球基本上对正手双方对开。

第四局是个转折,这局开始许昕减少了退台,开始在前台用速度掰水谷凖——退下去中台对质量今天不上风,那么坚守近台,反正你水谷肯定会自己退下去的。打到最后几个球处理的非常果断,很有胆量。之后到第五局,信心和办法全都出来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决赛对庄智渊反倒是没什么可说的,按照一贯的准备从反手开始给到正手然后双方对正手,比正手质量庄智渊实在不怎么上风。

###(二)马龙的实力

前面说,以直板来说,许昕的机巧不是他最擅长的东西,反倒是相持的实力球更为得意,和中国队历来的当家直板其实不太相符:并不是许昕的前三板并不擅长,相反他的前三板不弱,而达到胶着的时候,他更相信实力——于是也就有能缠的名声。

这句话套到马龙身上,则是:作为中国队的当家横板之一,实力比拼其实并不算是马龙的第一,并非马龙的实力不强,正相反,马龙的实力球相当可观,但是观察马龙的比赛,从来都是以机变为先,以速度为中轴,不断变化。

众所周知,马龙的技术全面,并不以某一板球成名;马龙的特长是速度,换言之,速度不是一板球的特长,而是多板球来回往复才能体现的。用例子来说的话,韩国公开赛对柳承敏,4:0不到三十分钟就结束战斗,前三板几乎是没有哪两板球是一个套路,所有的组合落点全都不同,全局柳承敏就没对上点,一直在摇头。

但是说回来,中国队的横板,王涛马文革开始到后来的孔令辉王励勤,如果你把他们一次比赛所有的得分球剪成集锦,你很可能在开始不长时间就开始打瞌睡——所有的横板,都有一个很固定的套路,打进去之后就是按章操作对手等着投降了。对于王励勤来说,这个套路是平稳的发揭发,增加压力的反手,和一旦站住之后的一板侧身(顺便一说,王励勤其实最有把握的是第五板的正手转攻,第三板的强攻其实赌博性质很重,这点上说许昕其实和王励勤挺像。);孔令辉是正手转成上旋相持之后反手行云流水的衔接压制直到出正手机会;马文革的反手贴的多拨的多,撕和拉少一些,然后一旦正手侧身给开对手也是很难抽身;王涛更不用说,来来去去就是那几下:“反手弹一下、撅着屁股拉一下、反手压一下、正手滑一下”。从这个角度上说,王皓也非常类似,台内转成上旋,反手不断加质量,然后就是标准的吴氏扔铁饼式正手结束进攻。

跟上面这些名宿相比,马龙的能力其实并不逊色,而且相比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马龙的武器其实都要更加全面。马龙的风格是变化为先,其实按照现在趋势来说堪称老派。虽然马龙也经常有用实力直接对死对手的场面,但是很大程度上那是他变化的一部分。

而就像直板机巧不足胶着落后不好摆脱一样,变化为先也有自己的问题:如果自己的变化没能按照预期的牵制对手的行动,连变几次都没能产生效果,容易把自己变乱了不说,在关键时候心态也容易产生微妙的变化,看着自己一屋子的武器,刺刀见红的时候到了偏偏不知道该用什么。

王励勤早年有心理素质不好的名声,马龙也因为若干场面上的发挥不利有着类似的阴影。但是我个人倾向于相信其实一切心里问题都是某种程度上的是技术问题:王励勤早年其实衔接处理的不太好,横板的反手到正手稍有不慎就容易对不上点;马龙的问题则在于到了要紧时刻,他没有一个自己靠得住的套路,“实在不行了就往那上打”——人到见真章的时候,有个压箱底的东西做依靠,总是心安很多。

马龙这次韩国公开赛输许昕,到最后气已经提不起来了,两个斜线对下来,有一种人是软的感觉。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一个人闪转腾挪百变变化发现效果不大,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逼到墙角,只能眼看着对手一步一步逼近。

开局开始马龙就在不断的变化了:第一分正手拉半出台之后,后面五个球同样的反手近网给了摆短,轻托,捅长、搓长到底线,然后是两板连续的给到正手近网短——问题是几乎都没有起到效果。从许昕的角度上说,许昕从韩国公开赛开用出来了之前强调的反手相持段变化。对速度和争抢都很有帮助,很大缓解了对硬实力和状态的要求,不过其实并没有加强机变,反倒是实力更扎实了。

这场球许昕的反面在相持段比以往更加凶狠,再加上有了反面和直线的牵制,对移动的要求不那么高,站位也相比以往更近台,都给给马龙增加了不少压力。马龙在前几板的变化上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导致前两局下来,马龙的节奏一点都没打出来。

这是打变化的另外一个困扰:固然你的变化能让对手非常难受,但是相对的自己其实也没什么节奏。打实力球擅长的,例如波尔,王励勤,都常有前两局输着,第三局一旦机器润滑,马力开动,对面就很难抵挡了——前两局就算输了,反反复复打一个东西起码能把手打热。

场面在第三局有所好转,反倒是因为马龙把中心转移到了许昕的正手位,开始围绕着一个点做文章;之后第四局因为之前正手给的多许昕不敢随便侧身了,站住了之后马龙给的才反手开始奏效:这两局几乎许昕的所有的侧身意图全被憋住了。

后两句则是这个故事的另外一面:许昕的反面直线限制了马龙的变化的选择,然后两个反面大斜线又让马龙的变化减少了一些;打到最后的时候,马龙手上证明能用的武器已经不太多了,他选择了赌一下许昕的经验——连续发了两个不转——当年王皓追张继科也是类似的套路。

后面的你知道了:两个挑打,许昕成为新科韩国公开赛冠军。

###(三)

其实无论是马龙的实力还是许昕的机巧,某种程度上说都是所谓的”第一世界问题“。是那个百尺竿头之后的更进一步。这两个环节都不是实际意义上两个人的弱点,但是这两个环节是两个人整体打法综合下来所必须付出的某种代价。而两者相比较,其实许昕的机巧不足在在现在这个大环境下其实算不上是很重要的问题,甚至很大程度上最近的暴漏只是某种转型的必然阶段。

现在的乒坛比以往更加强调凶狠,力量和实力。拧拉这板球带来的强转换让闪转腾挪的变化在这个项目里的回旋余地越来越小。两相比较许昕的技巧不足是个更小的问题。但是对于马龙而言,一旦发现一个靠得住的套路,可以很容易的加入他的军火库——现在已经有很多了,再添一个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对于许昕来说,最近的转型证明了他本来就很依靠正手能力的整体打法,要揉进新东西,本身就是一个挑战。

世锦赛在即,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