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将的调整;世锦赛的人选;顺便扯两句女队直通赛的感想。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老将的调整;世锦赛的人选;顺便扯两句女队直通赛的感想。

April 14, 2013

###(一)老将的调整 每一个老将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末期都会面对不大一样的问题:瓦尔德内尔在曼彻斯特之前被媒体质疑说技术是不是已经落后;施拉格在过了38岁之后”打丢了之后仰望苍天对着虚空喃喃自语越来越多,训练越来越少“;孔令辉改了11分之后先是调整成加大正手的比例,后来又想大修反手的技术构架使其更加凶狠;普利莫拉茨更多的一个人一个包出现在各大洲的赛场,然后打朱世赫打到需要在赛场上按摩肩膀;佩尔森在46岁口上还要代表瑞典出战,面对年龄差不多只有自己一半的小孩捉摸着每个回球的旋转,如此种种。总结起来无外乎是:新技术的挑战,自身的技术调整,精力和体力。

中国队历来以竞争激烈残酷出名,但是转眼到了2013年,35岁的王励勤还是能在乒超联赛战胜马龙;马林仍然世界排名第八,而且有参加世界锦标赛男单的机会。但是以老将来说,这二位有自己问题。

35岁的王励勤按照刘国梁的话来说已经确定不会参加男单的比赛。但如果参考其他各国的长寿选手,就会发现其实王励勤和他们相比都仍然更有资本:大多数生涯漫长的选手,不管是佩尔森,普利莫拉茨,更早一点的格鲁巴,亦或是马文革,都是靠实力说话的选手。他们大多数相比周旋变化更擅长实力比拼,年少时的扎实基本功才是他们吃饭的本钱。

对于王励勤来说,在35岁的年龄上限制他的,其实未必是对面年轻人越来越先进的技术:打法上说,相比依靠闪转腾挪的马琳,对于王励勤来说,现在已经是常规武器大规模普及的拧拉能让比赛更早的从前几板的纠缠中挣脱出来,而这个环节从来都不是王励勤的长项;王励勤真正的挑战,是他的精力:从去年的几场球来看,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准备,他还是能在一场比赛中发挥出很高的水平。他的心态也比以往更加平和的同时,他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想赢下比赛,但是在这个年龄上,他已经很难在一天数场的对内大循环中保持他的高水平了。他的体力和杀伤力比之现在队里的年轻人恐怕不落下风,但是年轻人一场比赛之后能够迅速调整精神,重新高度集中精神进入下一场比赛的精力,现在王励勤很难做到了。

从2001年大阪世锦赛开始,所有举起圣勃莱德杯的,要么是王励勤,要么击败王励勤。

现在看来,这个传奇要到到此为止了。

33岁的马林面对的,则是另外一个问题:马林的现在最要命的问题,竟然是他的杀伤力。

作为直板单面打法,正手的质量是一个绝对不能妥协的环节。但是现在的马林,在过去大半年的比赛里,正手主动上手被对手封回来然后转成相持直到丢分的场面屡见不鲜。马林的手法和技巧并没有随着时间的变化而不复以往的精巧,但是马林绝对杀伤力,已经随着时间,规则的修改,和自己的年龄和伤病一去不复返了。

马林现在的问题,其实和08年之后的施拉格很接近了:他们都是比赛博弈的大师,能在大多数时间将对手拖进自己布置好的陷阱,但是现在相当多的时候,他们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一击从容杀死钻进陷阱的猎物了。

坦白说,其实杀伤力,连续性等等从来就不是马林严格意义上的长项,但是25岁的时候这些问题可以用相比现在好得多的移动能力,快得多的反应速度来弥补;现在的马林,固然面对任何选手都可以利用自己的经验,技巧和周旋一战,但是就我个人认为,他现在所能保持的竞技水平,其实未必比大上自己两岁的王励勤更有优势。

但是相比已经失去再次捍卫自己传奇的王励勤,今年的马琳仍然有希望出战世锦赛男子单打。虽然已经连续六七站公开赛没有参加了,但是像马林这样的老兵,在更大舞台上所能爆发出来的能量,历来不是常理可以揣测的。

###(二)世锦赛的人选

中国队历来有世锦赛带老将的传统。不过参考上一次巴黎世锦赛,那次男单参赛年龄最大的是还不到28岁的孔令辉,剩下的王励勤刘国正马林和现在张继科马龙许昕年龄相仿;03年那次还一次带了王皓唐鹏邱贻可三个年轻运动员参赛。

我个人来说,倾向于带两个生面孔参加单打比赛,但是如果让我猜的话,我倾向于相信起码会带一个老将,而这个名额马林的可能性更大。

剩下的人选,如果只从最近露面的人里猜的话:陈玘和郝帅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毕竟竞争没有打出来;樊振东直通表现不错,但是没有什么外战经验(随口说看见他我就想起了刘国正);再往下方博他们那一批最近没有露脸,不过也不排除像当年那样带一个完全意义上的新手参赛。

综上所述,我个人非常好奇最后那个名额带谁。

###(三)女队直通感想闲扯两句

第一直观感觉,水平相差不大。丁宁相比陈梦和朱雨玲,在技战术上其实没什么优势,甚至严格掰开来摊在纸面上说可能还不如那两位。但是看下来之后的感觉,丁宁之所以最后能打出来,还是因为相比另外两位她还高一点。

这一点高的并不是技战术甚至是临场发挥,是经验。

朱雨玲对丁宁这场球,朱雨玲的节奏打的很类似吴尚垠,但是区别在于被动防御过多,而进攻的时候往往处理的过于凶狠:在女子比赛中,相持之中往往先发大力的吃亏,因为终究是女子质量有限,拉手太大还原就慢。反过来丁宁这头,她明白这种时候硬着头皮打的总有回报,于是场面上虽然经常纠结乃至混乱,但是她把思路贯彻的很好,主动进攻,保持稳定,别轻易乱丢。

相比朱雨玲和陈梦,丁宁的参加的比赛从次数到场面都要高上一个量级。起码在这几场球上,丁宁相比剩下两位,更清楚的明白在这种关节的比赛上自己要如何把持自己:主动,不可以手软,不可以退缩,不要心存侥幸。在几乎所有的竞技体育之中,总有类似的现象:天赋横溢的年轻人对上经验比自己高明不少的老兵,论能力可能比对手还要高上一筹,但是最终往往倒在老兵的死缠烂打上。

而这种经验,不能速成,要靠着一场一场的比赛,脚踏实地的积累。不管是女子的朱雨玲,陈梦们,还是男子那边的闫安们,一代又一代的天赋横溢的年轻人都需要通过时间,通过失败来明白一个道理:你可以带着一身绝世武功横空出世,但是能坚持着爬到胜利的顶峰的,一定是那些经历过无数次倒下和站起来,明白要胜利和荣耀背后的痛苦和代价的人。而这无数次的倒下和站起来,胜利和失败,是靠着切实的积累才能建立起来的,这其中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