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她和他

April 22, 2013

她活像条气鼓鼓的河豚。

她喜欢那个笨小子,但是她不知道那笨小子是不是喜欢她。

她觉得就算是再蠢,也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无论她怎么旁敲侧击,那个榆木脑袋就是答非所问。

当然,那个笨小子并不真的很笨,很笨的人不能进到那个笨小子的学校,更没法从那个笨小子的科系毕业,当然更没法得到那笨小子现在的工作。

但是他偏偏就是笨的要死,她想。

如果他和她的距离稍微近一点,比如说,一天一夜火车能到达的距离,她恨不得今天就出发,一天一夜之后出现在他门口,点着他的鼻子说你到底明不明白。

可惜她不能。

那个笨小子只会在或长或短的时间里回家一次,那时候他们可能会见上一次,坐下来,说说话,吃顿饭,仅此而已。

有好几次她都想,这次一定要问问那个木头脑袋到底怎么个说法。然后见到的时候就总想,唉这倒霉孩子看着蠢呼呼的,算了还是别对他生气了,生气他也不明白为什么。

当然,这笨小子也不总是没有任何表示,他总是记得她的生日,起码会打个电话来,但是总是支支吾吾的说不明白什么;有时候他会寄东西,卡片上的字迹看着和他本人一样笨拙;也有时候他会摸出那个钱包,然后什么不做又放回去,那钱包是她送的。

或许他脑袋里面有很多关于她的回忆,但是起码她一点都没听他提起过。

她的朋友常常替她不值,经常在她面前数落这个榆木脑袋:笨乎乎的,就在眼皮底下都不知道。

她总是长叹一口气,唉算了别说他了,浪费口水。

她有时候觉得这笨小子笨起来活像是金庸小说里走出来的郭靖。

但是她不是黄蓉。

她虽然不笨,但是她终究没有黄蓉那样的手腕;她爹要是黄药师也行,她有时会这样想。

于是她只能在想起他的时候,望望窗户。她想不知道这时候那个榆木脑袋里面,除了数字,会不会有别的东西。

她不知道这样会多久,她毕竟也不那么年轻了。

她所不知道的是,她和他的命运,在这个宇宙的这个时刻,并没有太多重合。但是在其他的平行宇宙里,她和他的命运呈现出不同态势:在一个宇宙里她事业有成,有能力选择到他生活的地方去笑呵呵的敲开他的房门然后按他的鼻子;有些宇宙里他们在一起度过了庸庸碌碌的一声;有些宇宙里他们在一起几年,但是最后因为种种事情分开了;在某些宇宙里,他们分分合合,打打闹闹一辈子;还有些宇宙里,他们擦身而过无数次,直到耗尽了所有的机会,还是不认识对方。

在更多的宇宙里,他们从未相识,各自过自己的生活。

只是,对于她来说,在这个宇宙里的这个时刻,她在想那个榆木脑袋正在想些什么。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