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林和小林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老林和小林

April 28, 2013

老林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一心想填中文专业。

他觉得中文系简直就是某种“看小说专业”的代称。那个时候他的生活里并没有太多人意识到读书上学能对他们将来带来的巨大影响;而老林对知识会对他将来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仍然一无所知。

于是在他在反复的翻看托尔斯泰的小说中间的间隙里复习考试,然后不出意外的第一次高考落榜。

老林的父亲对他的爱好嗤之以鼻:“小说顶个屁!”

于是老林不再做梦,一心考学。

之后,老林的生活里就绝少和文学有任何意义上的往来了。他仍然发表过一些豆腐块大小的文章,但是总的来说,他的生活偏离了当年那个单纯少年所幻想的轨道:中文系,做记者,不断翻阅的书页和快速磨损的笔尖。

他的生活转向了仕途,他书架上的藏书也缓慢但是坚决的从托尔斯泰们变成了各种各样的成功者传记。他的大学生身份和年轻时热衷写作所锻炼出的良好文笔成为了他仕途的很好助力,。他带着原本想朝一个方向走去所准备的知识和技能走向了另外一个截然相反的方向。

小林出生是不久之后的事情。

老林对小林喜爱的同时又带有担忧。小林就像老林很小的时候一样,是一个能轻易的沉溺于文字魔法之中的孩子,而这也是老林的担忧。他相信这种容易被虚无缥缈的叙述所答打动的孩子,缺乏面对世界的时候所需要的扎实和沉稳,将来会在现实的坚硬面前断成两截。

那之后老林的仕途也开始转向。在他所没有察觉的角落,他仍然带有一切热爱文学的人身上所有的激情和浪漫。他果决而又坚持,对一切玩弄人心的手法和黑暗角落中的交易不屑一顾。在他没意识到的角落,他缺乏某种现实世界所有特有的残忍和圆滑。

渐渐的他的仕途驻足不前,继而终止。他的新工作是一家企业,他对此并无太大反感:多年以来他仍然无法在骨子里接受官场的很多现实。对小林,他的要求也变得更加清楚:

”做个自食其力的手艺人,远离这些交易和尔虞我诈。“

而小林从来都是个听话的孩子。他默默的选择了他并不擅长的科目,以便能尽快的在这个显示的世界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小小的地方。

有时候小林仍然会显露出对于文学,有时候是对历史和哲学的热衷。而老林总是适时的,像当年他的父亲提醒他一样,以嗤之以鼻回应。

小林则总是安静的退回自己的房间,回到那个他父亲希望的轨道上,像被人发现的小兽,收起自己的尾巴回到地洞中。

不久之后,小林发现在自己就仿佛毒瘾戒断了一样,不在期盼书页之间的世界。

老林经常告诫小林:”一个人要么活的像别人,要么活得像自己。而如果你想有别人所有的,就不能活得像自己。“老林总是用某种代价的一样的理论来解释现实:你想过的像自己,那么你就终究不会拥有那些别人所拥有的东西。老林这时候总是指着自己装潢的华丽的客厅,自己宽敞的住处和豪华的汽车,如此的告诫着小林。

而小林总是默不作声的点头,但是心里觉得老爷子这时候总是多少的有点言不由衷。

很多年以后,老林的事业终止于他的文人般的清高和骄傲:他相信凭实力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是疏于人情的老林最终因为实力之外的事情离开了自己的事业。不过他很欣慰,小林在按照他预期的方式生活着:稳妥的工作和生活,凭借技术和经验诚实的赚取自己的所需,远离那些斑斓的,虚幻的泡泡,更远离那些人群中的险恶和伤害。

他所不知道的是,小林正在不经意之间宿命般的正在回归他们两辈人都热衷的书页之间和笔尖之上。虽然小林现在还没有真正的在这条他们两代人都被告知远离的道路上走的太远,但是小林相信有些东西在血脉里强烈的召唤自己,这召唤正在日复一日的变得更加的强烈。

小林像其他所有的年轻人一样,喜欢过玩电子游戏。在一个游戏里,他读到过这么一个故事,说是一个家族世世代代都会对抗吸血鬼之王,无论他们生活的多么荣耀或者多么卑微,生活的多么舒适或者是多么艰难,甚至他们血脉随着时间的流逝都在逐渐淡漠,但是仿佛诅咒一般,只要吸血鬼之王重新回到这个世界,这家家族的每一个人一定都会从平凡的生活中站起来回应血脉的召唤,将自己的全部化为烈焰,去焚烧罪恶,从不妥协,从无例外。

小林甚至还不确定到底有没有任何意义上的天赋,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愈发难以抗拒这种召唤,就像是那个他在电子游戏里读到的故事。

小林懂得一旦自己对这个召唤做出回应,自己的未来中可能就不大可能有华丽的客厅,宽敞的住处,豪华的汽车,但是小林总是想起之前老林所说的,一个人要么过的像别人,要么过的像自己,而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来越倾向于相信,即便自己的余生没法过的像别人,好像也不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