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且无题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暂且无题

May 05, 2013

那个年月,很多事情都发生的很突然。

有两个情报人员以夫妻身份在欧洲共事。虽然是工作需要和组织安排,但是天长日久和真的夫妻无异。两个人的生活很艰难,常常晚上为了省钱就那么黑着不点灯,在欧洲那种棚顶很高的旧公寓子里相对无言,只能在一片漆黑里听着窗外的雨滴落在外面石板路面上的声音,闻着空气里旧木地板微微发霉的味道。

很少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会悄悄的买一支红酒,在这种夜里喝掉一点点。一瓶酒两个人经常能喝很久。这是两个人工作以外唯一的一点点享受,但是却要努力不让别人知道,因为如果这种“受资本主义腐化”的事迹传回平壤,别说这份工作和自由的空气,可能连家人和姓名都会受到波及。

突然有一天,男的接到线报,说女的准备申请政治避难,特勤人员已经决定拦截了。男的知道之后就急如星火的去找。终于,在法国领馆后身的巷子里,他看到了面无表情的特科人员,和女的已经冰冷,蜷缩在一起的尸体。

后来那男的继续他的工作,因为自己勤勉,努力,还有牺牲,不断的往上爬;他一直也没有再结婚,别人问起他总是说工作是在太忙,相熟一点的就说自己的总是在和影子里的人打交道,牵涉的人越少越好。

女的一家很快就在平壤消失了。不知道最终全家将性命留在了哪个劳改营。

有时候男的觉得他的现实是如此的荒谬。本来像钟摆一样的运行的两个人的生活突然就那么撕裂了,走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而他生命里的一个人就那么悄无声息的被吞噬了,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再后来,他终于成为了他所在那个欧洲国家情报部门的最高长官。他开始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机密,更多的黑暗。他周围眼睛终于不那么多了。

又过了十几年,有一天晚上他接到了平壤的电话,电话通知说他的父亲和母亲都已经去世,但是出于工作上的原因,没能及时通知他。党和国家对他表示最深切的慰问。

他只是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继续整理着资料。

三个半月之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男的叛逃了。他在一个雨夜回到住处通宵工作之后,第二天早上迟迟没能出现在单位,再去看的时候,他的住处和十几年来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人消失了。朝鲜政府暗地里对着所有有嫌疑的政府施加了各种压力,一时间那个欧洲小国地面上突然出现了很多表情严肃,面色枯黄的亚洲人。最终种种努力都一无所获。

再后来,世界某个角落的一个小酒馆里,一个苍老的亚洲男人喝的烂醉,对着眼前的陌生人说了一个故事:一个女人从事的是不能见光的工作,而她的一举一动总是被暗地监视。有几天她总是频繁的出现在法国领事馆附近,于是组织相信她要叛变,然后她在一个暗巷里被除掉了。很多年之后,她的丈夫有了足够的权限,在一个晚上他查阅了那个女的身上全部的随身物品:其中没有任何机要文件。

说到这里,这个口齿都已经含混不清的老人从怀里哆哆嗦嗦的拿出一张被小心保管的枯黄纸片,混合着哭喊和嘶吼声说:她,她只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她知道法国领事馆那里有很好的红酒,价格便宜很多⋯⋯她犹豫了好几天才下定决心⋯⋯她死的时候手里都还捏着这张订单⋯⋯他们马上就知道了那是个错误,但是他们什么都没说⋯⋯人命在他们眼里,草芥都不如⋯⋯人可以去死掉⋯⋯但是他们的命令一定要是绝对正确的⋯⋯真他妈的荒唐⋯⋯真荒唐⋯⋯荒唐⋯⋯她到死的时候,手里都还捏着这张订单⋯⋯

老人用尽全力哭着,仿佛要将自己的一辈子都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