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镖银0.9RC2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最后的镖银0.9RC2

June 01, 2013

####(一)

这初春的天气还是有点凉,老王不禁缩了缩脖子,伸手在大门上拍了拍。

少顷,沉默而削瘦的老仆开了门,见是老王,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将他让进了院子。

一眼看过去,这小院打扫的很干净,却没什么生气:从外面都能看得出来几间房子大多是没人住的,院子里更是除了因为经年走动而磨的精光的石头地面儿什么都没有。

他见过不少成名镖头的宅子,无一例外的布置的体面阔气,因为常年行走江湖,只要是不走镖的时候,从来是人来人往,宾客不断。

老王知道这宅子的主人是江湖上也是颇有威名的镇远镖局的吴启元吴镖头。吴镖头夫人也走得早,这些年也没在续弦,更没有子嗣,却没想到这么多年,家里除了他自己,就只有就只有这么一个老仆。

老仆人将老王让到西北角一间房的门口,自己便转身拿起扫帚,不发一语,继续一下一下的打扫起地面。

房间里空空荡荡,只有一条人影来回闪动,只偶尔还有带起的风声。

老王没吭声,他明白吴镖师正在练武,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他也练过武,十几岁就开始在镇远做趟子手,十几年下来大大小小的镖也走了几十趟。但是自从他明白押镖行走江湖,靠门面要远多于靠功夫的时候,他就疏于练武了。

吴镖师这派的功夫在本地流传也算广,路子简洁朴实,但拳招刚猛暴烈,但是他抬眼望过去,吴镖师这拳,却打的柔,慢,透,唯独没有多少刚猛的意思。

老王好奇,就多看了两眼。

他很快看出来,吴镖师的拳招虽然打出去似乎并没有多少劲力,但是每次行气发招,吴镖师全身上下的肌肉都仿佛活的一样随着他的呼吸收放,隔着衣服都看得一清二楚。

老王暗地咋了咋舌头,他明白这是练武到了极高的层次,不是他能理解的了。

于是他改看这房间的陈设。

这间练功房和这宅子其他各处一样,没什么生气,如果不是在只在屋子一角放着一杆大枪,墙上挂着一幅字,这就是个空房间。

老王见识过不少成名镖师的宅子,练功房从来都少不了十八般兵器,纵然其中大多数都不用,正中一定会裱上一幅字,很多是名家手笔,但内容大多是内省克己一类,显得主人家的涵养。再看吴镖师练功房挂的这幅字,一看就是练武人手笔,直来直去没有花巧但力透纸背,只有四个大字:

“临战不退”

老王又暗暗在心里吐了吐舌头。

说实话,他不明白为什么吴镖师这把年纪干嘛还每日练武不断:江湖上谁都知道他吴启元拳招刚猛,更兼一手大枪绝活,是镇远最扎手的镖师。但是走镖现在如今,很少靠功夫了,靠的是镖局威望和镖师的面子。那些成名镖师,行走江湖以前靠的是刀子,现在靠的是银子。路上的朋友银子都送够数了,以后路上遇到了,大家都卖个面子,点点头各自走路,免了刀枪相见,这才是做生意的路数。

唯有吴镖师,几十年来走镖便是走镖,从来不拜山头;在家便是深居简出,每日练武。

</br> </br> </br>

老王实在不明白今天一大早的,为什么总镖头就急着找吴镖师,还说是有急事相商。

不过最近确实是有点不寻常。

开春已经有一阵子了。按说到了这时候,各大镖局早就开始押着各大商号的镖往来各省了:冬天路难走,于是每到开春就攒下一大批生意。偏偏今年,一单生意都没有。

不但镇远没有,其他四大镖局,连着这城里大大小小的各家镖局,都没有。

现如今走镖很少动手,价码却丝毫没有下降的意思,于是老王这样的趟子手的钱就赚得越发容易。这钱来的容易了,自然也就没有积攒的道理,老王整个冬天把手上的银子都花在了赌钱和吃喝上,现下正好缺钱,却偏偏一单生意都没有。

这两天老婆嫌老王终日的游手好闲,成天念叨不停,于是老王这两天每天早早就去镖局,和其他趟子手喝酒胡混,图个清静。

今天大清早,刚进镖局的们,老王就被总镖头打发去请了吴镖师,说是有急事相商。

这大清早的,自己不清净,也不让别人清静。老王刚想到这,吴镖师的一趟拳已经堪堪打完,收势一完,向老王一抱拳:

“王师傅,这大清早的,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