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Faith

June 18, 2013

孩子醒来,寒冷,饥饿,对周围的茫然无知。

他被本能驱使着,小心翼翼的,试图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活下去。

他窥探着周围的世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渐渐的对周围开始熟悉了起来:他发现有些东西可以吃,有些东西则不能;他发现有些地方可以很好的遮蔽风雨,让自己的在夜里睡得更舒服一些;他还发现其实这里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它们和自己不同,但是同样也找东西吃,寻找可以遮蔽的地方,它们是野兽:孩子小心翼翼的辨别它们,远离那些可能会伤害自己的。

那时候,孩子开始第一次喜爱自己的生命:每一次的寒冷,饥饿,还有每一次找到食物之后的满足和阳光照射到身上的温暖,甚至每一次全力奔跑逃离野兽之后心脏在胸腔里的狂跳,他由衷的热爱这种感觉。他感受到莫名的勇气:虽然前方充满了未知,但是他相信终究是有希望的。

当然,此时此刻,他或许也并不知道希望到底是什么。

孩子对周围越来越熟悉,也就时常会觉得这个世界好像格外宠爱自己:他总是可以在一些地方找到吃的,然后可以在另外一些地方安全的栖身。纵然野兽们有着更锋利的爪牙和更强健的身体,却经常挨饿受冻。他似乎比其生物更了解这个世界。他觉得,冥冥之中可能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这双眼睛的主人驱动着日月星辰,四季变化,万物的生长凋谢,就像这孩子控制着自己的手和脚一样。

有时候孩子会被野兽伤害,有时候会因为找不到吃的而饥饿,还有时候找不到栖身之处会寒冷,但是他觉得那都是那个冥冥之中的意识的安排。不过他相信那个正在看着他的眼睛,他相信自己是受着宠爱的,就像自己确信自己的由衷的喜爱自己的生命一样。

但是他有时候还是觉得,这种不时会挨饿,收到野兽伤害,在夜里冷的瑟瑟发抖的生活还是太辛苦了。于是他开始有意无意的试着用树杈之类的东西来来驱赶野兽。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天空落下的光芒会在地上留下一团火焰,然后他学会了生火。

有了火之后,他又开始学会如何改变树枝,石头的形状,让他们更适合自己的使用。

孩子开始愈发觉得自己是受宠爱的:自己不但比其他的野兽更加了解周围的世界,也因为只有自己学会了生火,明白如何利用周围的东西为自己服务。他的生活开始比以往容易了一些。

后面的事情理所当然的发生了:孩子很快的学会了用手边的东西制造更多能帮助自己的东西,他发现有些野兽其实特别温驯,可以帮助自己。他发现了有些东西放进地里过些时候会长出新的食物。他甚至还能慢慢的利用材料搭建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了。

所有的这些给了这孩子更多的时间和选择,他觉得一切都是那双冥冥中眼睛的功劳:它选择了自己,自己有义务尊重他,服从他。

于是这孩子会时常对天上的眼睛表现出尊重。

其他的时候,当孩子不必为填饱肚子和自己的安危发愁的时候,他就观察这个世界,然后思考。

他开始发现,有些事情或许是有原因的。有些原因他知道,有些原因他还不知道,有些原因他或许永远不能知道。

他发现,周围的东西如果按照某种方式拜访,会有更好的效果:三根树枝分别首尾相连,似乎比其他摆法更加稳定。

圆形的东西,似乎比其他更加的容易移动……

于是,孩子不断观察,思考,动手制作。

他发现,随着他知道的越来越多,他所能影响的东西就越来越多:它们虽然不是自己的手和脚,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做一些原来很难做到的事情。

孩子有了自己的小木屋,夜晚有了自己的炉火,开始能通过耕种获得粮食。他能将削尖的树枝射出去,来捕获猎物,也能通过饲养某些野兽来获得劳动力。

也有的时候,他会回忆过去。很多次,他想到自己其实非常接近死亡,但是他相信天上注视着自己的眼镜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但渐渐的,他开始不那么确信了。

他开始渐渐的发觉,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有自己的原因,除了那个天上的眼睛。

有一次,他因为疏忽大意,被野兽袭击了。

这种事很久都没有发生了,这也让孩子放松了警惕。

当野兽扑倒自己的时候,他并不害怕。他觉得天上的眼睛会拯救自己的。

直到野兽的呼吸喷到了自己的脸上。

孩子开始疯狂的抵抗。

当野兽最终负伤逃走的时候,孩子遍体鳞伤。

他第一次开始怀疑,天上的眼睛是不是真的存在。

于是他再次观察周围,他发觉每件事发生都有必然的原因,弱小的野兽被强大的野兽攻击就会死掉,变成食物。强大的野兽终究也会死去,成为更弱小野兽的食物。没有什么是永远高高在上的,最终都会死亡腐朽。

被野兽袭击之后,他确信自己也会如此,没有任何例外。

如果每件事情都有原因,那么唯一的结论就是天上的眼睛并不存在。

孩子觉得,是真正需要看看这个世界的时候了。

他学会了制作船只和望远镜,带着自己的弓箭,出发了。

在他的旅行中,他遇见了很多其他的野兽,奇异的风景。但是从始至终,没有见到过另一个孩子。

后来孩子不死心,他做作了风筝,替他去那些他无法到达的地方。

他登上了高处,用望远镜仔细的观察了能看见的每一个角落。

他只看见了无数的事情缘起和衰落,却从未看见另一个孩子。

一次又一次的他试图寻找那双眼睛存在的证据,却只能一次又一次无功而返。

他非常非常的努力,也遇到了非常非常多次的危险。每一次他都依靠着自己,而不是他所期望的上天的眼睛,脱离了危险。

孩子有一点伤心。

但是他发现,虽然自己不再那么确信天上的眼睛的存在,但是他却比以往任何时间都更加热爱的自己的生命,更加对未来怀有希望:自己已经从很久之前的衣不蔽体走到了现在,他相信前方一定有更好的东西等着他。

他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相信爱和希望。

又过了很久。

孩子在不知道多少次测算中,发现了自己其实只是生活在一个星球上。这个星球的角落上似乎再没有像自己这样的孩子了。他发现自己所处的星球,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夜空里无数亮闪闪的星星,都是像自己脚下的这颗一样,甚至还要大上许多。他不确定其他的星星上还有没有自己这样的孩子,但是他明白行星之间对于自己来说还是太遥远了,他现在没办法知道。

他思考过很多东西,他发现自己或许并不是真的可以确定那天上的眼睛是不是真的存在,但是他已经非常确信他并不偏爱自己,也不偏爱任何其他的野兽,生物,或者星星。他就只是那么默默的一圈一圈的走动着,依靠一套精确的规律来运行孩子所能见到的日出日落,日月星辰,似乎对一切漠不关心。

现在他不是那个刚刚醒来的孩子了。他明白其实自己并不是真的受到宠爱,或许也没有什么眼睛在看着他。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想。自己之所以能生存到现在,更多的是自己的努力和数不清幸运的结果。现在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了解这个世界,他开始真正了解了自己的孤独,和这个世界的冷酷和残忍。

现在这个孩子孤独的站在这个世界里,面对着一切真相,倔强的望向宇宙,却仍然相信希望和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