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零)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永夜(零)

July 04, 2013

(零)

当我最终推开那扇门的时候,我早已不记得为什么当初我跟着潘,就像这个世界早已不再记得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幅样子一样。

而我和这个世界的区别在于,我从始至终都在挣扎着走向这一切的缘起,而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已经不再在乎为什么。

我记得这曾经是个美好的世界:有人盲目而幸福的活着,无知,甚至也知道无知,只是并不在意;有人怀着崇高或者补充过的野心将一切可以付出的东西当做赌资,去搏一番生死;也有人带着浑身的伤痕在荆棘的路上匍匐着向前,只因为他们相信将来会更好一点;每个人在烦恼和快乐中走向注定的终点,在路上坐着自己的或者不是自己的种种决定。

人们幸福,饥饿,怒吼,愤怒,茫然,无知,麻木,出生,死亡,年轻,衰老,将自己存在过的证据留在这个世界上,之后又被后来人的大潮匆匆抹去,循环往复,无止无休。

有些人将这成为命运,他们编制故事来歌颂他,来诅咒他,来鄙夷他,来挑战他,直到第零日来临:从那天开始,人类不再有命运。

我相信,当我推开这扇门的时候,我会恢复人类的命运。

但是我并不确定。

在谜底揭晓之前,没有人知道答案。

这是一场漫长而浩瀚的赌博,不到最后不会有人知道结局。每个局中人都试图将足以碾平自己的重量推离自己,但是这个赌局有太多人参与,又没有人可以独自改变整个赌局。每一丝微弱的干扰都可能改变最终的命运。于是每个人都注定只能在精疲力竭之后面对结局,无可奈何又只能希望一切走向了自己推动的方向。

而在最终的结局不久之后即将降临的时候,一个小女孩睡醒了:她是如此安静而幼小,脆弱得仿佛随时会折断,不会有人会将她和那场旷世豪赌的结局联系在一起。

可是我应该知道的:这场赌局,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什么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