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锦赛团体赛:血雨腥风之后,往往是循规蹈矩。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亚锦赛团体赛:血雨腥风之后,往往是循规蹈矩。

July 07, 2013

亚锦赛团体赛:血雨腥风之后,往往是循规蹈矩。

(一)有关团体赛的决赛和半决赛 团体赛的传统,历来是半决赛血雨腥风,决赛循规蹈矩:2001年世锦赛谋杀了无数心脑血管的两场旷世经典半决赛:刘国正肩负着中国队命运,无数次几乎要跪倒的时候用顽强的坚持逆转了命运,在这个项目的团体赛历史中浓墨重彩的写上一笔,并且又一次将金泽洙的梦想钉死在几乎触手可及的地方。

与这场注定会被长久的谈及,被讨论的比赛不同,另一场半决赛,让·米歇尔·塞弗和兄弟菲利普·赛弗,以及马丁·布拉塔诺夫,掀翻了由乒坛两座不休传奇掌舵的瑞典队:菲利普赛弗两年之后的巴黎世乒赛的时候已经转行做了运动员经纪人,而布拉塔诺夫,除了乒坛少见的头巾造型和每次正手击球必然抬的仿佛即将起飞一样的手肘,没给人留下太多印象。比利时队后来再没有在团体赛上达到过如此高度。没有人会知道他们那年是如何做到的,除了那个似乎永远端坐场外,和气,专业,面带微笑的王大勇指导。

(二)决赛vs韩国:有关搏杀 从结果上说,2013年是个说再见的年份:马琳打完了生涯最后一届世锦赛;韩国队则更加决绝的让奥运会冠军柳承敏,世锦赛亚军朱世赫,和世锦赛第三名吴尚垠同时离开了国际赛场。在过去很长的岁月里,世界上再也没有一支中国以外的队伍能在单打成绩上达到如此高度。2013年巴黎世锦赛,以全部年轻选手班底出战的韩国队在单打上没弄出一点声音便就全军覆没;最终也只收获混双亚军一块奖牌。这个结果或许和人们的期许有所偏差,但是李相秀徐贤德和郑荣植在这场比赛里的回应颇为精彩:

半决赛马龙两次0:2之后逆转;闫安0:3不敌;虽然最后3:1赢下比赛,但是实际上这场球的胜负,已经悬在几分球上:上一次团体赛头号主力打到这种场面,而且三号丢分——最接近的,恐怕又要回到2001年大阪了吧。

半决赛第四场,李相秀对马龙的搏杀是意料之内,但是其策略之单纯和回报之高倒是有些出人意料。韩国的教练组用风格凶狠,擅长搏杀的李相秀去抓马龙。战术上凶搏第一板上旋球,看住反手斜线然后尽量侧身。这个策略其实和世锦赛半决赛王皓的做法很相似:马龙的周身各处没有明显漏洞,但是在第一板上旋球这个环节在大赛上处理偏于平稳。纸面上说其实王皓对马龙并不上风,但是王皓的反手能力允许他尝试用风险搏收益——四平八稳的打胜算不大,倒不如开始就凶搏,争取把你打乱。

李相秀的策略大体类似,区别在于:王皓一旦第一板上旋球占到上风之后,就可以逐渐在相持中扩大自己的优势,而李相秀纵然反手第一板搏到,如果没能直接出结果,形成回合也需要再用侧身搏第二次。李相秀全场比赛发了大量的长球,求的就是尽量略过前面的部分,直接赌大小。

坦白的说,李相秀的开局很成功:一方面自己的长球搏杀和凶侧身成功率很高,另外一方面说“马龙面对对手的凶狠搏杀准备有所不足”;反过来说,马龙的状态释放的比较慢,前几板处理的偏保守,尤其正手第一板起下旋挂的偏多,很多失误,也给了对方机会。

本场的转折,来自于马龙的发球:马龙在第三局中段,开始转用不太擅长的反手发球。这板发球将前几板变得异常简单:直接从发球变成全台不定点,大家直接拼内力。李相秀虽然是横板,但是风格上讲一板过天下无敌,讲实力球反倒有些没底的路子,和他的乒乓球偶像柳承敏倒是如出一辙。

这个发球的另一个意义是,之前两个人的纠缠主要在反手的斜线,换了之后大多数进攻开始从右侧的直线启动了:但凡搏杀,其实谋的都是对方按照某种预期回球,然后自己直接发力用风险谋回报:现在马龙反手发球之后,从自己的特短开始打对手的特短,之前预期的就完全不灵了,搏杀也就被相应的被破解。

另外说,跟马龙这场的情况类似,当年孔令辉也经常有正常打不上风,于是换用平时根本不练的反手砍式发球,对手反倒直接懵了的效果——悉尼奥运会打布拉奇实克可算一个例子。当自己的技术特点比较平衡,特短其实不那么短的时候,这种做法往往有奇效。当然,也需要对自己有信心(或者绝望到一定程度完全放开了),毕竟不是常练的技术。

这场比赛,场面上说固然是3:1,但是实际上,如果马龙没有在第三局开始用反手发球,如果李相秀冲死了那几板马龙的侧切,结果都可能完全不同。这次上场的李相秀,郑荣植,徐贤德已经形成了很强的冲击力,而韩国队场下还坐着金闵锡们。从球迷的角度上说,我们要感谢韩国队,这将是一批有冲劲,有杀伤力,凶猛顽强的年轻人,未来会有更多值得期待的竞赛比赛。

(三)台北vs日本: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但是现在还是要靠老将

台北和日本这些年的发展轨迹有所不同:台北一度在蒋澎龙庄智渊的支撑下有一支世界水平的队伍,那时候日本还在靠海外兵团支撑,水谷岸川和松平一大家子还在练级。十几年过去,当年的倜傥少年庄智渊变成了队里的老大哥,那个满脸唏嘘胡茬,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老江湖。他顶了当年蒋澎龙的位置,坐镇中间,要接对面的硬手,还要帮衬年轻人涨本领,添阅历。

日本队则是另一个故事:资质颇佳的年轻人开始成熟,几年之内迅速崛起,成为一方豪强。他们是年轻人军团,有天资,但是少阅历。这届日本队,相对资深的,是张一博和岸川圣也。前者国际比赛亮相次数并不很多,后者打过两次奥运会。虽然不是柳承敏之于韩国队,波尔之于德国队,甚至是庄智渊之于台北那样的地位,但是长期出战团体赛三号的岸川,依靠其稳定的作风,给了日本队排阵上很大的回旋余地。

台北的陈建安左手横板,防御坚固,风格偏于稳健,之前也赢过张继科;江宏杰身材高大,风格类似吴尚垠,击球质量反手都很有特点;水谷凖名满天下,以手感好善周旋著称;松平健太进来手感颇佳,世锦赛上也赢了马琳,萨姆索诺夫,也给许昕造成了巨大的阻力。

但是并不意外的,这场比赛决定胜负的关节,都在老将:庄智渊两次将落后的打分扳平,靠的是年轻人还不理解的血性,硬气和坚持;岸川圣也在第三局成功的从0:2逆转了江宏杰,所依靠的,其实也并不是技战术上的优势,而是松弛的状态和淡定的心态。

这就是老将在团体赛的作用:从账面上看,他们或许不是本阵战斗力最强的大杀器;但是他们熟知比赛所能遇到的各种困难,也明白在逆境的时候如何坚持,咬住不放弃,直到对手出现轻微的动摇,再果断的出手击杀。天赋流光溢彩的年轻人,往往对比赛的各种因素缺乏深入肌理直入骨髓的认识:他们不缺少在擂台上击倒对手的华丽技艺,但是只有时间和阅历才能教会他们如何在跌倒后在泥水里和对手肉搏到最后一口气,在实力不敌的情况下如何依靠花招诡计小技巧死缠烂打将对手拖入短兵相接的地面战。很多时候他们会在明明能力占优的情况下稀里糊涂的输给老家伙,这种时候,就需要本阵的老将,那个已经胡子拉碴,平时看起来都快睁不开眼睛走不动路的老大哥:后生仔,路还长,学着吧。

(四)中国vs日本:来来来,我给诸位掩饰一下,什么叫做排阵

日本队手里的牌大致上是这样的:

水谷凖:单板质量不够高的对手,很有把握;能磨能泡。

松平健太:速度很快,前三板和前台的防御能力搭配起来很配套。

岸川圣也:没什么太多选择的第三号人选。

丹羽孝西:手感和灵感都不错的年轻选手,但是杀伤力和阅历在成年比赛里尚需时日。

张一博:出场不多

如果我是日本队的教练,我一定会用松平抓许昕:前者不久前赢了马琳,近来状态(尤其是手感)颇佳,加上技术风格善打直板,尤其是单板质量不是绝对强的直板。然后想办法用水谷对马龙:或许不占上风,但是相对来说马龙的速度优势对上本来就是跟你泡的水谷也多显不出来。三号只有岸川可用,不多说。

结果:中国队用许昕抓了水谷。你当然能磨能泡,但是许昕的正手对上旋球的攻击能力堪称天下无对,进来又综合提高了一下反手中台能力,全场打下来许昕的正手照单全收了水谷的高球。水谷可以利用的环节,其实仍然和以前差不多:许昕反手位近台的防御能力,偏重于平稳连续而非绝对质量的正手,短球的变化。但是这场球就发挥来说,水谷几乎没有任何机会。

第二场又是用马龙抓了松平。双方的特长比较类似,而马龙几乎在所有的环节都大一号。

第三场,这些年体型恒定不变一般浑圆的岸川圣也对上了樊振东。后者是继王涛,刘国正之后中国队21世纪最新款的矮壮(读作小胖)身材的运动员。樊振东自从直通进入世锦赛之后曝光率飞升,而且坦诚的讲,现如今单就能力而言,16岁的樊振东已经超过打过两次奥运会的岸川了。

当然,球路上说樊振东的实力球仍然路线比较死:正手几乎都是斜线,反手能力强但是站位脚下调整都比较僵化。但是起码就这次比赛来看,之前准备过的正手直线套路已经完成度很高了:这起码说明,这孩子非常可教。

当然,樊振东需要进步的地方其实不只是技术实力:即便从今天开始,樊振东不加任何新技术,只要能充分放松,打出训练里“简直是可怕”的质量,他都有足够的本钱去竞争如何位置;但是起码在现在,他仍然是个年轻人:他会犯一些诸如,发球的时候经历不够集中,接发球处理太过随意,之类的错误。

他仍然很年轻,而太早的走上世界舞台难免的会让年轻人对这些似乎只要集中一下注意力就能解决的问题缺乏一定的重视。但是就像这世界上其他任何成功一样,将最终走到终点的人,和其他人区别开来的,往往只是那些人们会忽视的小事。

小胖,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