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故乡

July 12, 2013

懒洋洋的午后阳光,他在自家阳台的摇椅上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还没到可以在摇椅上打法终日的年纪,这会儿却莫名奇妙的慵懒起来:他本来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现在却只想能坐着不要站着,能躺着就不要坐着。厨房里瓦罐在炉上慢慢的滚,还差点火候就是一锅酥酥的好红烧肉;中午的鸡汤鲜味还在唇齿之间,心里想的却已经是明天早上小笼包的汁水和馄饨汤的滋味了。

回家了嘛。

放下了戒备和机警,平时风吹草动都瞒不过的耳朵开始听不见声音,一贯不容沙子的眼睛也开始睁不开,时间开始变得很长,完全不似往常那样好像永远不够用。动一下就能感觉到脊椎咔嚓咔嚓的响,不动的时候就能听见家里的老挂钟一刻不停走针的哒哒声。

父母还是老样子。老爸还是抱怨着妈做饭不好吃,但每次吃饭却什么都剩不下;大多数时间要么在家打拳,要么出去拍照,花很多时间在电脑前面调照片,然后自豪的向妈炫耀:看见没有,这都有出版的水平了。妈嘴上一边应着,一边勤快的到处拾掇:不上课也不备课的日子,时间就莫名其妙的花在了这些没完没了的小事儿上。喂饱这爷俩,收拾东西,打扫卫生,偶尔出门和朋友小聚。看起来并不匆忙的日程,过起来好像也并不那么清闲。

食物的香气,午后的阳光,被暖气烤的热烘烘的客厅,电视里没完没了的无聊节目,窗外大雪之后格外晴朗的天,一切的一切让人有一种莫名的不真实感,让他怀疑自己所过的那个终日紧绷神经,连疲劳的时间都没有的生活,是不是只是某种幻象。相比现在安定厚实的生活,那些充满了交替和变换的忙碌日程,飘忽得仿佛闪烁不定的梦境。

他决定不再想这些,瓦罐里的红烧肉应该好了。

脚下的拖鞋塔拉塔拉的从客厅缓缓穿过,走进厨房,睡衣柔顺的触感传到皮肤,让人从觉得懒劲儿从骨子里面往外冒。

打开锅盖,汤水滚动的声音令人心情愉悦。麻将牌大小的肉块带着瑰丽的红色,美妙的脂肪在空气中颤巍巍的,肥润的香气将人笼在一种充满烟火气息,从慢腾腾时光和生活的琐碎种升腾出来的光晕中。

他夹起一块肉,送入口中。牙齿尚未接触,却已经能感受到那美妙的弹性。

他醒了。

眼睛所见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唇齿之间似乎还有着梦中的触感,但是周围却只是干净整洁到近乎冷漠的酒店房间。

这是理所当然的。自己早就请不出那种足以回家享受悠长午后的假期。而最近家里因为一些财产的纠纷和亲戚闹翻了天。家周围的工地终日捶打不休,混合着的争吵和噪音想想就仿佛能把自己的神经扯断。刚才梦中的慵懒感觉似乎仍然在肌骨中尚未散去,安定厚重的仿佛永恒一样的午后反倒只是梦境,酒店床单摩擦着皮肤,带着轻微的凉意,和记忆里睡衣的触感截然不同,提醒着到底那一边才是现实。

他仍然有两天时间,他也知道这附近哪里才有好吃的小笼包和馄饨,当然也更清楚这附近有一家的红烧肉特别地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但是这天有些阴霾霾的,这屋子的凉悄悄的开始往身体里钻,空气似乎带着轻微的水汽。浆洗妥当,白的有些刺眼的床单此刻看起来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他开始觉得提不起兴致。

肚子有点饿了,可是天还早。难得有点时间了,或许可以把那本有关下一个项目的书看了,或许应该考虑一下那个还没完全解决的业务问题应该如何处理;前段时间收到两个不错的简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时间聊一聊⋯⋯

算啦,别走的太远了,他决定就在楼下的麦当劳里吃个早餐。

他的神经开始打开,他的听觉开始灵敏,他的目光开始锐利。

他的时间再次加快了,他记忆里的故乡很快就被飞速前进的时间拉成了一个长长的影子,随即消失在脑海中远方的角落里,被扯得飘渺破碎,仿佛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