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认识你之前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在世界认识你之前

July 13, 2013

在世界认识你之前,你是什么样子——下一个盖亭,下一个瓦尔德内尔,或者第一个自己 — 题记

1985年,奥登瓦尔德县的某个地下室里,新添置了一张乒乓球台。那时候恐怕不会有人相信这里会是一段伟大征程的起点:房子的主人只是喜欢和他的儿子玩耍,看着他儿子蹦蹦跳跳,几乎是将球拍高举过头,勉强用板头击打乒乓球。

和父亲不同,他儿子的天生是左撇子。这孩子脚下活泛,喜欢口中呼喝,看到乒乓球就兴奋得溢于言表:他几乎马上就学会了如何用正手击球,然后不出几个月就能灵活的将球击出旋转,做出发球和搓接,甚至可以在离球台稍远一点的地方制造上旋,将球吊到台面——甚至还会上步打老爸扣杀的回头。那时候他才四岁,却已经有了不服输的劲头。

六岁,这个即便是大多数天才也只是刚拿起球拍的年纪,这孩子已经能娴熟的用反手弹拨,敲击,然后流畅的侧身走位正手击球——很像一个镜子里的孩子版本的瓦尔德内尔,连发球都和瓦尔德内尔招牌的侧身遮挡颇为相似。

8岁的时候,这孩子已经开始到处打比赛——经常获得第二第三名,却从未拿过第一。很久以后他都对此耿耿于怀,但也承认:对上那些比自己大两三岁的孩子,年纪小毕竟太吃亏。那时候他已经有了流畅的正手击球,动作挥洒,能冲能吊。反手不算突出,但是常有灵光一现。相比其他孩子,发球和正手的能力已经很突出,而且善于用走位配合,全然不是大多数同龄人左来左打右来右打的小孩球路子。他对自己期望很高,也经常的在没打到球之后拍桌子,掉眼泪,甚至趴在地上不起来。

到12岁的时候,这孩子的反手敲击已经有模有样,一板反手的斜线之后侧身压直线的套路,驾轻就熟经近乎第二直觉。这时候他的对手几乎已经清一色的比他大上两三岁,身材足足要大上一圈。他的力量仍显不足,但是板板之间衔接流畅,尤其正手,很见功夫。加之落点聪明,发球也善于配合,和人对抗已经很少吃亏。

13岁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在业余联赛里和成年人对抗:这孩子绝少退台,比赛里争抢也很少吃亏。正手流畅之外已经颇为凶狠,常常能将年龄和自己父亲相若的对手打得狼狈的退台。对手常常指望放高球来占点他人小臂短的便宜,但是很少如愿。反倒是这孩子自己,不管输给谁,或者是打了一板坏球,都会或多或少发点脾气。

14岁的时候,他参加了俱乐部的二队,开始在欧洲各处征战不休。有看球的人说这孩子可能会成为老瓦和盖亭的结合体:他的正手开始变得短促凝练,爆发力惊人,抢拉能力很打眼。与此同时,这孩子脚下移动调整很有法度,碎步紧密,完全不是盖亭那般单纯依赖运动能力的路子。其他的环节,诸如正手的发球,反手弹拨的动作则一如既往的和瓦尔德内尔相似。

这一年,他第一次代表国家出战,在欧洲学生锦标赛拿下三枚金牌,然后进了俱乐部,开始了职业生涯。开始的时候,他在这家俱乐部的二队,只能排在第六号。但是他的联赛战绩14胜4负,当年就升入了一队。

15岁的时候,他在欧洲青年锦标赛拿到第二名,再然后两年包揽了单打金牌,和队友合作拿下了团体和双打冠军。那时候他在俱乐部已经能打到第四号。在和传统强队杜塞尔多夫的比赛中,他将后来的世锦赛团体亚军成员小塞弗打得频频招架,只能靠不断地放高球应付,活像是2年前他在业余联赛里的对手。那时候他的反手仍然薄弱,没有退台的相持能力不说,能用来进攻的差不多只有一板弹击。不过这不妨碍他成为当时的一颗新星:如此根骨的年轻人,毕竟并不多见。

16岁口上,他参加了曼彻斯特世锦赛。这时候,教练再也没法对这个孩子视而不见。他们开始专门为他制定训练计划,在各方面强化他的能力。他的杀伤力开始增强,发球之后的变化开始增多。从今天的眼光看来,他那时候似乎在朝一个欧洲版陈玘的路线发展:发球变化丰富,上手果决,雷厉风行,几板之内出结果。熟悉他的球迷将他形容为一个杀伤力相若,但是前三板丰富细腻的盖亭。

大约是因为众人的期待,终日的训练,教练每时每刻的叮嘱,这个安静的孩子开始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调皮捣蛋,不守纪律,像每一个青春期的孩子一样开始叛逆,还偶尔失控。不过让教练欣慰的是,无论怎样闹腾,这孩子训练很少偷懒。

19岁的时候,他有了一次面对自己偶像的机会。最终他没能赢下比赛,但是他向世界展现了一点点他的能力:他的发球有四方向的旋转变化,他的正手凶狠而且近台。而关注他的球迷们开始发现,他的反手开始不仅仅局限于一板弹击的配合了,而是转而向拉冲方向发展。

20岁的时候,他仿佛一夜之间成熟了:他的反手开始能在中台做出娴熟的的反拉,他的正手不再凶狠有余而失误偏多,更加稳健,实力也更加厚实。本来就颇为先进的发球技术开始有了整套的台内球作为配合:仿佛一个孩子炫耀他的新玩具一样,他频繁的展示他的晃撇,挑打等等一系列手段,熟练的仿佛这些精微细腻的技巧都是与生俱来的。他的正手抢半出台弧线之低短世界前所未见,很那应付。更致命的是这板球后面有一整套娴熟的连接,一旦发动欧洲之内很少有人板数能数赢他。他的脾气秉性似乎也都变了:不再叛逆,失控,总是安静,微笑,在每一个运气球之后举起一根手指示意,像一个成熟男人那样风度翩翩。

他21岁的那年,欧洲12强战击败萨姆索诺夫登顶,头一次进入世界排名前十;萨格勒布的欧锦赛,他双打夺魁,团体赛惜败于瑞典。

之后,在济南,他连续击败了王励勤和孔令辉,生涯第一次拿到世界冠军。中国人对他细腻丰富前三板技术颇为惊讶,又感叹其台内技术之外,相持段的能力保持了欧洲一贯的高水准。他们开始明白,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会是巍峨的中国长城之外的一个长久的威胁。

那之后的故事:他的名字开始正式的被全世界所了解,而不再仅仅局限于他的俱乐部球迷,他的国家,或者是欧洲。他换掉了之前用了8年的球板。蝴蝶公司为他推出了全新的,蓝橙配色的新款,跟他的名字一起在世界各地广受欢迎。这块板他又用了8年,直到后来蝴蝶公司再次为了他推出了全新系列。他在所属的俱乐部打了11年,后来签约了欧洲顶级豪强杜塞尔多夫。他最终接过了欧洲主将的权杖,在十多年里带领世界抵抗中国。

他的形象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定格,仿佛现在的一切都是与生俱来:你再也看不出他之前的样子,想象不出现在的他之前也曾经是个叛逆暴躁的孩子,想象不出那些熟谙的能力和技巧,其实很多都是20岁之后才练出来的。

绝大多数时间他的帮手不多,他也被反复的细致的被中国队在放大镜下研究,学习,模仿。他在十几年里,对抗孔令辉,对抗马琳王励勤,对抗王皓,对抗张继科马龙,对抗许昕闫安。他在长久保持了很高的水准,即便是中国人,能够击败他也是一个足以夸耀的成绩。他没能像他的前辈们一样撼动中国人在这个项目里的地位,但是他代表脚下的欧洲,坚守了一个时代。

现在你也应该猜到了:他的名字,叫做蒂姆.波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