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瑾骁羽的三个问题:何为先进,何为算计,和打法相克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回答瑾骁羽的三个问题:何为先进,何为算计,和打法相克

July 19, 2013

@瑾骁羽 提议说,介于我们各自都有一个对方不那么了解的项目,那么大家不妨搞个问答吧,然后问了我三个问题。

不得不说,给杂志写稿的人确实水平高,他的问题比我那三个不知所谓的问题强多了⋯⋯

1、乒乓球有无先进/落后技术一说?

打法的先进和落后,这些年解说里常常提及:某个选手技术打法比较先进(通常是中国选手),某个选手打法比较落后(呃,比如柳承敏)。先进和落后怎么区分呢?

通俗的说,打人就是先进,挨打就是落后。具体点说,乒乓球里,如何有把握的(而不是冒失误风险的)去进攻对手,形成主动的,就是先进。反过来说,若干环节缺乏进攻能力的,这块地方越大越落后。

自从弧圈球普及之后,反胶打法任何出台球都能比较稳定的开展进攻,于是乎,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只有不出台的短下旋球是任何打法都很难有把握的进攻的。

因为一系列规则上的改动(主要是大球和胶水),和一些技术上的创新(拧拉为首的反手体系),传统乒乓球短球开始的控制对手的套路已经被打破。原则上除了很转的纯下旋,任何其他形式上的短球都能用拧拉以非常高的把握进行回击。

介于拧拉很大程度依靠反胶的摩擦能力和弹性,所以截止目前这个技术主要是应用于直板反面和横板反手。

有了这板球,加上反胶原有的两面弧圈球的能力,使得两面反胶弧圈的打法具备了理论上在几乎任何距离对任何旋转和速度来球实施比较有把握的攻击的能力。所以这种打法发展到今天,综合来说最为先进。

反之,如果是比较传统的直板单面打法,其反手攻击能力非常有限,整个反手位的攻击能力是依靠运动员的优秀移动能力和侧身来实现的:这样一来,如果形成相持,对方攻击你的反手,回击的手段要么是只能离台近而且相对中性的推挡,要么是可以退台但是几乎没有攻击能力的反手兜,要么依靠移动能力侧身,而这又使正手位空门大开。

这就是相对落后的打法。

当然,打法有先进落后,但是选手的水平和打法并不总是相关。胜负之数,总是要到赛场上才能见真章的。

反观业余圈子,先进技术的门槛比较高,需要大量的训练来掌握熟练。于是导致掌握先进技术但是不精纯的选手对上打法相对落后但是熟练的选手,吃亏的几乎总是前者。

2,、过去看杂志,经常描述两个乒乓球选手互相“计算”“猜球”,表现在场上是怎样的?

这里借用一下之前的例子。某个直板反胶单面拉的选手,对上某个横板两面拉的选手。前者知道对手可以拧拉进攻自己的下旋球,而且对方习惯拧斜线。于是作为反制的手段,他可以选择故意发一个下旋球,让对手拧拉,然后自己等在侧身位发力冲杀对手的拧球。

这个例子里,直板反胶的选手的策略兼有“搏杀”和“算计”两个要素。搏杀的要素,是因为对手拧上的球可能是很有质量的,自己的反拉未必成功,是需要冒风险的。而“算计”的成分则是他知道对手习惯于拧斜线(实际上大多数乒乓球选手在压力下都下意识回斜线,单纯的因为斜线最多的时候要比直线长接近50%,稳定很多),就可以等在那里准备发力。

所谓算计,就是一种猜测对手的回应,然后针对性的回击的策略:这里直板选手当然不知道对手一定会拧斜线,但是他根据了解判断对方很大可能会如此,于是根据这点制定策略。

乒乓球因为速度很快,所以很多球要么是肌肉记忆参与,要么是预判。而乒乓球很多战术都可以依靠这两点进行组织:发长球,对方下意识的扛过去,自己侧身;自己发短球,拉/挑打对手的短球,然后侧身;人往往习惯性的对没有准备的球选择相对安全的落点,而这点往往可以利用。

在算计这方面的大师:马琳,施拉格,还有那个几乎每个人都爱的瓦尔德内尔。

3、各种胶皮之间有明显的相克关系么?

答案是有,但是坦白说,在反胶一统江湖的今天,这个相克关系很弱了:高水平上反胶对其他胶皮都有优势,而且大家都是反胶,有什么可相克的。

乒乓球的胶皮分为这么几种:反胶,长于旋转(速度方面现如今因为科技的发展几乎不弱于其他任何胶皮了);短颗粒,长于速度;长颗粒,回球不规则;防弧胶皮,受旋转影响很弱。

反胶现在最为常见。

长颗粒,也就是长胶,特点主要是受旋转影响比较弱,回球不规则而且反常规:通常其他胶皮制造的旋转,在长胶上因为颗粒的摆动可能出现反旋转的效果,推可能出下旋,搓可能出上旋,还能根据手法回击出飘(因为旋转很弱空气阻力下左右晃动的回球),和下沉(球因为没有旋转不跳)

短颗粒,很据胶皮的硫化程度,分为生胶(胶皮比较透明,硫化程度低)和正胶(胶皮不那么透明,硫化程度高)。正胶有一定的旋转制造能力,对旋转也没有反胶敏感,但是击出的球速度快,同时因为旋转不强,会下沉。生胶则根据硫化的程度和颗粒的长短介于正胶和长胶之间。但是这两者当面对旋转比较强的弧圈球的时候,都可能因为颗粒本身摩擦系数比较低而在胶皮上打滑而不受控制。

防弧胶皮则是一种胶皮完全老化的反胶,几乎不受旋转影响也无法制造旋转,但是海绵弹力也比较弱,很难进攻。

理论上的克制关系:短颗粒对长胶和防弧的优势相对比较大,因为后两者本身进攻困难,也无法创造出太多旋转,很难限制短颗粒进攻。

长胶对反胶的优势,反胶的旋转会被长胶借用,然后回球不规则,俗称很怪。但是现如上长胶本身的规律是死的,即便在专业层面,长胶被反胶适应之后几乎没有调整的余地,生存比较困难,现如今大多数应用在削球打法。

反胶对短颗粒,如果能退台拉出一点距离,然后制造出足够的旋转,短颗粒会因为打滑很难有把握的回击这个球。加之短颗粒制造旋转的能力有限,搓接的球下旋也不强,可以被直接反击。

固然现在专业几乎被反胶两面拉一统天下,但是那是建立在专业选手系统训练的基础上的。反胶的优势在业余水平里经常被逆转:弧圈的质量不高,容易被短颗粒反击;移动和发力的水平有限,打长胶容易对不上点发力合不上失误,等等。

我的一点补充:乒乓球解说的常见黑话

乒乓球的解说的传统从何而来没有太多考证,但是乒乓球有很多解说时候常用的术语本身其实有一些误导性(起码当年很误导我):

速度:乒乓球说某选手速度很快(例如庄智渊,马龙,孔令辉),说的并不是这个选手的打出的球比别人速度快,而是说这个选手的节奏快。或者说,这个选手的两板球之间的连接块。当一个选手的速度快,他就能让对手无法按照出习惯的方式接球(‘拔不出手来’)。速度一度是乒乓球的核心要速度,最近这几年有所弱化,但是作为中心在技术体系中的地位仍然很高。

实力:某个选手实力强(例如王励勤),其实说的往往不是某个选手的综合水平高,而是说他的来回球,也就是多拍的能力强。欧洲选手大都以相持见长,前三板相对粗糙,往往是快速形成上旋,相持定胜负。但是相持能力只是选手综合能力的一个部分,发球接发球不严密老被对手打,在好的相持球也出不来。

质量:如果速度说的不是单板速度,而是多板连接速度,那么表示选手一板球的水平如何,用的就是质量。某些选手单板质量很高(柳承敏,吴尚垠等等韩国选手,王皓的单板质量和衔接水平都很高),说的就是这个选手一板球的各个要素:速度,旋转,落点,弧线,力量的综合体现。

前三板:这里的前三板,说的是发球,接发球,第三板这三板。也就是两个选手的前三下击球。在21分球年代是无可置疑的重要技术,在11分大球和现在无机之后相对地位降低,但是仍然是直接提高比赛成绩最容易出效果的环节。发球是唯一不受对手控制的轮次,接发球则直接决定是你打对手还是对手打你。

同理,所谓的三五板衔接,说的其实是对手接过你的发球之后你的这一板和下一板;四六板衔接,则说的是接发球一方,接完发球之后你这一板和下一板。

搏杀:乒乓球的搏杀,说的并不是在赛场上拼搏,而说的是一种投机性相对比较高的战术:或者是说,明知不得已而为之。

乒乓球是一个经常失误的项目,所以控制风险是乒乓球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反胶弧圈之所以能占统治地位,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反胶摩擦球对错误的容忍程度很高,所谓的“一磨遮白丑”。但是很多时候,水平不如对手、对手气势正旺、形式对自己不利,可以采取的策略就是赌博,明知道把握不大,但是还是硬来:可发力可不发力,全都发力。

果断的搏杀,如果搏到了,分数以外,能很大的影响对手的心态,从而改变比赛的走势:柳承敏和施拉格分别靠搏杀从中国队手里抢走了03年世锦赛和04年世界杯,瓦尔德内尔39岁能在雅典进前四,搏杀很占很大成分。

题外,一些技术上的黑话:

挑打说的是台内的击打动作,说是“挑”,其实主要还是向前的动作;所谓的“快点”和挑打其实是一个动作;撕其实和拉的动作比较接近;剩下的什么带,吊,冲,撇,抹,摆之类的名字上说也不是很直观,但是起码意思还是在那的⋯⋯

话说这些行话当初都是谁发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