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记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琐记

July 30, 2013

卡玛是一个碧池。

这道理他长久以来明确的知道,但是从未有过深刻的了解。

在不久之前他和朋友的闲谈中提到自己很少用坏东西,尤其是电子产品。那时候他想的是那台伴随了他五年,期间曾经被不断地从房间一边扔到另外一边却仍然坚持不懈工作的笔记本电脑——型号是thinkpad T60。

话一出口,当天晚上追随了他一年多的耳机就在很偶然的情况下坏掉了——耳机线被扯断;再然后在一个暴雨的午后他发现自己小心包裹的手机仍然像只从浴缸里拎出来的猫一样浑身湿透;今天早上他不经意碰到了自己那杯廉价的麦当劳咖啡,后者象征性的从被子里洒出一些只加了一份糖的咖啡,看起来故作姿态且轻描淡写——但是仍然有一些洒在了他的笔记本电脑上。咖啡被迅速擦净之后,水果记的电脑看起来造型简约流畅,锐利的让人心存侥幸:开机之后一切正常,唯独无线网卡不能用了。简约流畅的代价便是所有的部件都要集成在一块,如果有任何部分出现故障,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整个送修。

他只能火速回家取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前来救场。

要知道,就在前两天,他还在不动声色的盘算着自己有什么冗余得东西,手机,耳机,电脑碰巧正好是三样他存有后备的东西。本来盘算着这些或许可以用上很久,哪里知道仅仅三天之后就全部阵亡。

他生性不喜欢多余的东西,于是当他发现自己一个单身汉,家中居然有十多种可以接入无线网络的东西的时候,他首先感到的是困扰:难道自己终究也陷入了物质和欲望,享乐和消费主义的深渊?他飞速的盘算着自己那台前年型号的笔记本电脑是不是还能卖个好价钱,自己的耳机已经用了多久,是不是已经有了淘汰的必要;手机他历来并不满意:这东西很难伺候,即便终日无所事事回家之后电池都会消耗过半,几乎各种功能都有偶然失灵的时候。

现在他们都没有了。

他开始觉得自己的生活有点像回到了三年之前,那时候他还没有买进手机和耳机,公司也还没有配发这台电脑。他记得那时候自己急迫的想要更换掉手头的东西,并非因为手上的东西坏掉了——在这之前他甚至从未将水打翻在键盘上过,哪怕一次;而只是单纯的希望寻求一些变化:他在这个城市里微不足道的生活着,他需要一些东西来提醒自己他的生活是向前的。

他记得自己花了多少时间最终选中了那台现在看起来没精打采的,插在大米袋子里的手机(据说这样可以吸收湿气),他也记得自己走了多少家店,最后才找到了那个耳机;他当然更记得第一次得到那台笔记电脑的时候,它在背包里显得那么轻,以至于他需要不时的确认那台电脑是不是真的在那。

可是他马上意识到,现如今他并不在像过去那样“期盼”这些东西了。他的生活里有了其他足以标示出自己前进轨道的东西:他慢慢减轻的体重,身边逐渐增多的书,和不断累积的写下的字。他现在不会真的有时间也不会再有心情去花那么多的时间面对手机,选择手机了;他觉得或许专注的读书或许比听着音乐然后四处闲逛舒服得多;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公司的电脑,都已经是常年使用的,格外熟悉的工具,效率上并无本质区别,而自己的经过锻炼的身体已经不再对背上一两磅的重量感到那么敏感了。

他喝完了晚饭后的红茶,收拾东西,准备在健身房里出点汗了。那之后他想把那本还剩下几页的书看完。他答应了朋友要写一点小小的体会。

他出门的时候,已经不记得自己这几天的坏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