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许昕:直板的困局,他的问题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有关许昕:直板的困局,他的问题

September 09, 2013

如果你两个月前告诉我,本届全运会上海的一号主力团体赛将一分不丢,一路碾压张继科马琳樊振东郝帅等等各色主力,我一定会满意的点点头表示许昕真威武。

至于现在,我们只能看着许昕男单半决赛输给樊振东,团体赛决赛输两分,心里默默的念一声王主任您真威武⋯⋯

许昕近来的成绩不稳定,说白了并没有很复杂的原因:客观上说,直板的全国比赛历来不好打,满地都是在国家队天天和自己练的队友;许昕现如今的位置,正好也处在被年轻小将往死了拼,拼输了正常,拼赢了赚的地步,碰上谁对面都是往死了磕。主观上说,从世锦赛到全运会,许昕对自己的期望之高也显而易见,这也直接导致了他这两次比赛全程偏紧,发挥打些折扣。这些都不是什么罕见的问题,解决起来也有足够的经验可循。说起来也无外乎是“放低包袱,对困难充分估计,做好针对新准备”之类老生常谈的几条。

这里想聊聊的,其实是许昕的技术问题。

相比于将比赛成绩的起落单纯的归结于发挥和心理失衡,我个人其实更愿意相信“每个心理问题到最后,其实都是技术问题”。王励勤早年被媒体挂上心理脆弱的标签,其实现在看来更主要的是个技术问题:彼时王励勤的衔接段技术有些问题,作为横板经常站不住凶稳关系失调,于是发挥也就常有起伏;后来这问题解决了,瞬间大赛发挥上升一大块;队里常说,只要王励勤得分之后振臂一挥这一下出来了,在他身上得一份都很困难:说白了其实就是当王励勤能防住能站住的时候,你什么时候丢分基本上单纯的取决于他什么时候侧身罢了。

对于许昕来说,这个问题其实是第一板上旋球。

传统上说直板往往擅长控制台内短球和对半出台球的攻击。但是许昕最强的环节集中在上旋球阶段。他的正手能力和手感,配合其步长和移动能力,能相当好对各种维度的上旋球进行回击。近期又针对性的对中台的反手位进行了强化,许昕的中台的能力相比前两年,得到了系统性的提高。

但是反过来,从近来比赛的起伏来看,许昕反倒在直板传统的优势环节台内短和半出台上手这两个环节反倒经常处理欠妥:关键时刻对摆短的倚赖比较严重,同时又常常摆不住勉强上手;台前段的防御能力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提高;上旋上手总体处理的偏稳;对正手的移动和连续比较倚赖,一锤定音的能力相对欠缺。

简而言之:第一板上旋这个环节,凶狠不足,过于倚赖对上旋的反拉。

客观的说,直板的前三板现如今面对横板的拧拉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许昕对反拉对手上旋的倚赖也是某种无奈的表现:传统的争抢优势几乎消失殆尽,于是只能集中在形成相持后作文章。但是反过来说,许昕的前三板偏于平稳也是事实。直板反胶打法历来就不是四平八稳拼实力,本身也是众所周知的特长和缺陷都明显,如果每下都按理出牌,对手再对自己熟悉,直板打法的局限性会被充分放大。

这次全运会,樊振东和周雨在这几个环节的准备都很充分,搏杀很有针对性,对许昕上旋相持段的限制颇为成功。

而这些问题其实在亚锦赛世锦赛阶段都有所体现:

世锦赛对松平健太

“许昕在这场球中的很大部分时间,最难打通的关节,竟然在于前三板:整场球许昕的摆短质量出不来,于是后半场接发球一直在用拧;而拧完了之后下一板回到反手位的衔接又处理的不好,下一板衔接的击球点总是比自己最舒服一点远一些,加之急躁,很多球都比必要的处理更凶一些;正手的连续算是许昕的特长,但是这场球保险加了太多,很多轻挑和吊,往下冲的比较少,导致很多球没拉出一锤定音的效果;偏偏对手这两场手感惊人,正反手的捂,切,围天神附体一般。”

“想摆脱或许并不困难,松平的杀伤力并不很高,适当的配合一点搓长甚至发长球避免让松平站在前台防你的球;多加一点搏杀;甚至把调整一下落点,都能帮助摆脱困境:打到后面,闭着眼睛知道套路是许昕打成上旋——侧身——松平捂一下到正手——许昕扑正手。”

“直板单面和一面半打法,立身之本仍然是前三板的能力和正手的绝对杀伤力。许昕这段时间的调整加强了反手的连续能力,换言之丰富了中台的能力,但是前台争抢的质量,甚至短球,竟然成了掣肘,这是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整个比赛,许昕最舒服的击球点,都是在中近台到中台这个位置,传统直板更喜欢的近台这个位置,反倒不是许昕的长相,尤其反手位,在这个位置对不上点的情况很多。”

—–这是五月份前后

再往前,世界杯团体赛对水谷:

“但是作为现在中国队实际意义上的当家直板,机巧变化其实不算是许昕的长处:今年之前,许昕能把所有的球全都打成给半出台——对手上手质量不高——许昕退半步反拉形成正手连续这么一个套路。这套路其实对手感胆量要求很高:毕竟你的进攻实际上是靠对手进攻质量不高发起的;更重要的问题,所有的上旋相持全靠自己退半步拉正手反拉对手下降期然后背全台开始,速度很成问题。本来打法就是偏单面,速度和短球如果都偏老实,实力球一旦处差池整场球就容易出闪失,而是人的状态总是有起伏的不说,但说这路子本身:左手的正手侧身的斜线固然威胁很大,但是反过来右手的反手大斜线的威胁也是类似的。”

总结起来,固然现如今横板对直板的前三板的威胁越来越大,但是反过来,即便许昕在反手近台衔接这个环节不作调整,单纯的调整前三板的凶狠程度,尤其是增加正手位挑和冲的质量,他仍然能将整体的水平上升一个层次。

旋转的减弱和争抢的困难确实是直板的问题,但是前三板的变化和凶狠的不足,则完完全全是技术范围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