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会印象(二):樊振东们和疯狂的八一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全运会印象(二):樊振东们和疯狂的八一

September 12, 2013

樊振东仿佛一夜之间从孩子变成了大人。

之前在世锦赛队内选拔赛的时候,他面对马龙还经常被打出呆萌的效果,新科世界杯冠军对上这个只有十七岁的孩子显得游刃有余:他迅速的找到了樊振东最不舒服的关节,随后迅捷的利用发球的压力配合各种底线的长球,主动形成正手斜线的相持,轻松自如的解决了比赛。他轮开了一板冲结束了比赛,余势不衰的转了个圈子才上去和樊振东击掌——要知道马龙的性格偏于内向,队内比赛对上樊振东,显得并无太大压力。

细想起来,那也就是不久之前。

也不过三四个月的功夫,全运会赛场上再度碰面,双方要胶着到第七局才见胜负——要不是上一局九平的擦网,可能新科的全运会冠军就是这个只有十七岁的年轻人了。

翻翻樊振东的简历,就能知道这小伙的进步速度历来不能用寻常水准度量:从八一到二队到一队到世锦赛单打,樊振东在每一个位置上停留的时间都没超过一年。

刚进队他就被拉进去打了大循环,之后就参加了世锦赛;他似乎被他的主管教练吴敬平接手也没太长时间;但是这次比赛,他的套路固然并不复杂,但是执行的质量至高已经足以对任何对手产生威胁了。逆旋转发球之后台内拧上手,之后的反手相持压直线的已经是国字号一级的杀手锏了,随后的正手相持质量上升明显,能力上的进步反倒是体现不大充分——因为能撑到这个阶段的对手已经没几个了。

如果你觉得这个套路看起来非常眼熟的话,你或许可以回忆一下同样刚出道不久时候的王皓:一样的逆旋转发球和台内拉启动,一样的衔接之后转为正手终结进攻;固然套路上说王皓的连续更好而樊振东的质量凶狠程度更胜,但是2013年反手体系的完善和丰富程度是2001年无法与之相比的。

樊振东本身的特点和这个套路契合程度非常之高,固然他的技术综合厚度和丰富程度可以提高,但是其击球质量已经可以很大程度上的弥补这些问题了。

当然,樊振东毕竟只有16岁,在未来人类可以直接将前辈的毕生心血下载到大脑一夜之间学会以前,樊振东仍然会有年轻选手的缺点:他的调整速度仍然可以有进步的地方,半决赛面对许昕的节奏变化应变仍然偏慢;他的路线,尤其正手路线仍然偏死;他的临场经验还算不上周全,决赛面对马龙的反手节奏变化处理的偏保守。

(还有,小樊同学的体重仍然还是,那个,你懂的。)

但是起码就这次比赛而言,樊振东同学的展现出来的比赛气质,同他的击球质量,和他的进步速度一样惊人:无论领先落后,完全按照自己的套路和步调进行比赛。之前无论失误多少,到了下次一样照常执行,绝不耽误;更可怕的是,领先只会让他的神球越来越多,而落后时他又惊人的勒得住。

要知道,年轻选手一旦兴发天马行空无可阻挡本是常事,但是像樊振东同学一样肾上腺素仿佛装了开关一样随叫随到的,当真可怕。其出手的果敢,配合其扎实基本功造就的高质量,最后几场决赛对手只要稍微求稳马上就被碾过,其凶狠和冷血印象里之前从未出现在这么大年龄的选手身上。

决赛中,他的击球质量给马龙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上次队内比赛还能过渡缓冲扛一两下转攻,本次比赛已经很难限制了。就双方在比赛中拿出的技战术上的东西,马龙的优势似乎一夜之间就被樊振东的神速进步消耗的差不多了。到了第七局,马龙已经将自己压箱子底的“如果实在打不开就直接对正手连续”都拿出来了。

另外说,樊振东即便第七局人都懵了,他左右贴马龙的球都有相当质量。难怪世锦赛期间松平健太各种神手感防御,吴敬平指导看了也就撇撇嘴说:“其实也就那样,这没有我们樊振东捂的好。”

樊振东和周雨们,所代表的不仅仅只是又一批的年轻选手,他们是先进乒坛全新技术潮流的产品:逆旋转发球,反手台内拧拉为依托的前三板技术,反手的相持和正手的终结进攻,将全部的精力应用到少数精锐的“通解”技术上,而非之前的“技术全面”为先,“特长突出”在后的指导思想。这允许年轻人们用最短的时间向技术的高点前进。而八一的周雨和樊振东,就是这种指导思想下的产物:每一板的高质量允许他们利用任何对手的保守的思想来搏杀:台内拧,台前的捂,贴,反手的主动相持,之后正手终结进攻。用高质量来代替过去相对繁复各种衔接转化技术,直入主题。

1997年出生的樊振东,和1992年出生的周雨已经用自己的冲劲在本次全运会上创造了很好的成绩,而他们的年龄也决定他们会在未来很久的时间里保证八一的竞争力。同时,他们上升势头的迅猛也注定会加剧男队的竞争:如果一个97年出生的少年在一两年内坐稳了男单三号甚至二号的位置,他会直接压住一批试图冒头的80末和90初段选手冒头的可能。

想来这将会是很多精彩竞争的开始,虽然残酷,但是这也是竞技体育的魅力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