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会印象(三)艰难的中生代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全运会印象(三)艰难的中生代

September 17, 2013

马琳王励勤两人,身后的职业生涯是漫长而辉煌的。马琳99年开始进入三次进入世界锦标赛决赛,手上近乎半打世界杯头衔,还有奥运冠军加成;王励勤三届世锦赛冠军,从大阪到鹿特丹,最终问鼎世锦赛的人要么是王励勤,要么击败王励勤。除此以外,剩下的诸如各种职业巡回赛,洲际国内各种大小比赛,单打双打,此二人的荣誉不计其数。略浮夸的说,最近三十年来的乒坛的历史上从未被2个人如此长久的统治过:即便是漫长的传奇如瓦尔德内尔和佩尔森,或者是绝代风华的双子星孔令辉刘国梁,也不曾在如此漫长的时间以如此的程度覆盖整个乒坛的大小荣誉。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们在征战世界的旅途中尚且有施拉格或者柳承敏这样的遗憾,但是队内的竞争来说,这两个拥有漫长职业生涯的老将,也确实硬生生的压了好几批人无法出头:事实上,整个80~87年龄段,除了王皓以外,再没有人在单打上有四强以上的表现;个人生涯上说,陈玘有奥运双打头衔,郝帅和邱贻可的世界冠军头衔则来自于世界杯团体赛,李平和张超的世界冠军都是混合双打,逐渐到了88年出生的张继科和马龙头这批人,他们才慢慢的离开了马王时代的阴影。

而实际上,目前这批中生代的出境其实就像他们在这次全运上的早于一样艰难:张继科作为成绩上当仁不让的领头羊,在本次比赛中没有延续性的保持高状态;许昕的腿伤,技术上的调整和心态上的困顿也让他在这次全运会上并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马龙固然最后拿了全运会冠军,但是团体赛丢分给周雨导致北京无缘决赛,单打决赛被樊振东搏到决胜局,这个单打的头衔来的绝对没有没有看起来那么应得。

我有个很私人的观点,认为乒乓球运动员一旦过了某个时间点,某些技术结构上根深蒂固的东西就只能被调整,而很难被从根本上改变:孔令辉退役之前经历了漫长的调整,试图将整体风格调整的更为凶狠,增强反手的杀伤力,但是直到退役都没有显现出预期的效果;水谷凖众所周知的击球质量一般,但是反反复复提了三四年,也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提升;即便是王皓,相比于十年前他的正手质量增加了很多,但是其正手的能力和在综合体系中的位置其实并没有明显的改进。种种例子之下,我个人倾向于认为,在技术的调整修改上,对某个环节的质量的调整和进步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对整体框架的大修,或许并非不可能,但是非常困难。

而马龙和许昕的框架,不同于王皓或者张继科,更多的是一种对相对传统打法的丰富和调整,而非像另外那两位一样走一条不同的路;同样,对于郝帅,邱贻可,甚至张超李平,技术框架而言他们都更接近于对前辈们打法的参数调整和发展,而并非针对新情况的重新设计。

现在80后的这批选手,他们在技术构架大体成型之后经历了一系列的规则调整,相比之下他们面对前辈时期功利尚不够精纯,而面对后辈技术则又欠点先进;他们大多数有很传统的,非常细化的各种台内球的技巧,但是现如今这些技巧都已经被拧拉大大简化;他们大多数青少年时期都强调旋转速度变化,但是这些在现如今的乒坛种都越来越受到限制。固然他们之中也有类似王皓张继科这样的先行者,但是站在十年前的立场上,很难说他们是有前瞻性还只是幸运的被时代所捡选。

当然,一个选手是否真正成功,向来并不一定单纯由是否被时代选择所确定。但是在现如今的状况之下,正直当打的这批选手,处境艰难是很明显的:如果樊振东周雨们迅速冒头,抢住了前两三号的位置,他们的年龄和技术风格上的优势只会随着时间让现在当打之年的马龙许昕们追赶起来更加困难。

但是,传统的,技巧的乒乓球其实并不是没有机会:现如今这种以反手拧拉为先的体系,其实强点和弱点是集于一身的。这种抢先上手,抢先发动的风格,看起来是非常实力的打法,其实本质上说却仍然是一种基于争抢上手的前三板为核心的打法。樊振东,张继科和王皓都经历过某些类似的困难:自己这环节一旦接发球被破,就相当被动。固然要破这套东西并不简单,但是传统打法所具备的批,抹,挑,配合上晃,起码仍然能在战术上给予对手相当大的压力。拧拉为主反手发动的打法,一旦对手的回应和自己的预期有所不同,一环无法启动,则后面每一环的难度都几何级的上升。

这种闪转腾挪的传统乒乓球技巧面对现如今单纯凶猛的新趋势显得不再像以往一样稳健,反倒充满了刀尖上舞蹈的意味:一旦自己的变化被对手捉住,就会很容易的陷进对手的套路。但是当彻底更换武器库内的装备不被时间和竞争允许,妥善的使用自己所有的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许昕截至目前更多的在回击对手的上旋这个环节做出了尝试,从结果上看效果并不那么乐观;马龙并没有将拧拉调整到类似张继科王皓樊振东一般技战术核心的地位,但是马龙在最近几次比赛里展现了关键时刻可以拿出来压箱子底的东西:世锦赛对王皓,赛场上手臂受伤发挥大打折扣的情况下,到了第四第五局仍然靠着坚强的正手实力拉回两局;对樊振东的第七局,马龙拿来彻底遏制住樊振东的搏杀的,并不是自己擅长和拿手的变化,反倒是那些被自己丰富技巧所掩饰的正手实力相持球。在这两场比赛中,马龙在最困难的时候,没有像以往一样仍然选择闪转腾挪,他开始把球处理简单,思路明确——正手对实力见胜负。

而正手的相持实力球,也恰恰是中国队最传统,最强调,也最核心的项目。

以前说许昕以顶尖水平的直板来说欠机巧,而马龙以顶尖横板来说似乎少点压箱子底的东西。就这两次比赛来看,许昕的机巧凶狠并没有再一步的发展,而马龙压箱子的实力球,似乎开始有些眉目。80年代末90年代初出生的两个人,作为当打之年的中生代面对着成绩的压力和后辈的竞争,他们正处在最艰难的时代。他们所拥有的,稍有不慎就会失去,他们尚未得到的,将会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难以得到。

张继科以外的中生代,尚未拥有足够荣耀的过去;而他们的未来随着时间的前进开始越发闪转不定;他们拥有的只有现在,他们也必须把握现在。这是现如今中生代球员所面对的残酷现状。

祝他们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