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的逆袭童话:有关盐野真人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2013年的逆袭童话:有关盐野真人

September 22, 2013

年少成名的天才和那些习惯于优秀的胜利者,会有一种属于赢家的特定神色:他们要么有着跳脱的神采,总是略微上扬的嘴角,丰满的神气,昂扬的气色;要么他们面目冷淡,仿佛总是从高处注视着世间的一切;总而言之,从他们的神态,步伐中,动作中,你总能看出有些区别常人的东西——这是习惯于胜利才能带来的神态和习惯。他们相信自己可以挑战全世界,相信自己终究还是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即便他们言谈得当涵养过人,将赢当成某种习惯的人,总是有一种神采,可以将他们轻易的从人群中区分开来。

这种神采,盐野真人一点都没有。

要知道,在几个月之前,他甚至算不上一个全职训练的职业运动员。

2013年日本公开赛决赛,对阵双方显得泾渭分明:只有18岁的徐晨皓第一次出国就已经闯入决赛,而盐野真人的脸上已经开始有些年龄的痕迹,却也同样是第一次闯入决赛。徐晨皓的技术风格先锐利而先进;而盐野真人的打法几十年前就已经成熟完善;身材上徐晨皓比盐野大上一圈,神态动作上相比于盐野的局促,徐晨皓也显得松弛舒展;就连场外指导,相比于身穿国家队战袍老练而轻松的肖战,盐野的场外无论错衣着还是神态看上去都更像要出门逛街。

结果:连上赛前的热身,盐野真人只用了30分钟就结束了比赛,人生第一次拿到ITTF职业巡回赛冠军。

他是那种无论怎么看,都不和镁光灯搭界的人,直到今年这场决赛之前:他战胜了庄智渊,松平健太,李虎,丹羽孝西和陈建安,但是他对媒体和采访却显得有些局促和无措;有些人注意到,这个已经不再年轻的选手身穿的黄色比赛服有别于其他日本选手身穿的带有过期的黑色款式——也就是说,他甚至并不是日本国家队的一员。

面对媒体,他的脸上远没有这些年日本那些少年天才的神采:相比于水谷,岸川,松平和丹羽们,他的神态不带有一丝一毫的那种所谓胜利者的自信。接受采访的时候他笑的像个十几岁的孩子,虽然他相现在已经不再年轻:出生于1986年的盐野已经27岁;今年之前,他人生中只参加寥寥数次国际乒联赛事:三次在日本,一次在韩国,最好的一次战绩进入了16强。他的生涯在2013年之前并没有太多值得书写的,他是松下浩二的学生,他的乒乓球生涯游离于职业也业余的边缘。今年之前的盐野,是一个早稻田大学毕业生,在东京都内一家企业供职,利用业余时间训练,代表公司出战日本的联赛,国内的排名大约在20名上下。相比于一起获得大运会铜牌的水谷和松平,他的名字平凡而陌生。

但这并不是说,盐野真人不是一个赢家。起码在今年,他的战绩是恐怖19战17胜,胜率近89.5%(作为对比,张继科29战24胜,胜率82.28%)。他已经悄无声息的完成了过去几十年来削球手的单年最佳公开赛战绩,已经拿到日本和捷克两站公开赛冠军。在日本站他从资格赛打起,最终一路夺冠,是ittf历史上第二个从资格赛打起,最后得到公开算冠军的选手。

或许两站公开赛冠军并非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战绩,但是作为对比,削球手中强如朱世赫,丁松,生涯至今也从未拿过两站公开赛冠军,而盐野一年之内已经得到两次。即便他的生涯只有今年一年,他也已经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符号

一些关于盐野的初步观察印象:

首先来说,盐野真人相当的扎实。

他的打法是松下浩二的嫡系亲传,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打眼之处。即便在他获得日本和捷克两站公开赛冠军之后,也有不少媒体认为他之所以出成绩,不过是因为现如今削球稀少,大家都不适应而已。

这话当然尤其道理,因为盐野真人的打法看上去确实很平淡:两面稳削为主,前三板平平常常;进攻无论从质量到连续都无法和朱世赫的挥洒流畅相提并论;甚至因为身材矮小的缘故,连移动范围看起来都颇为有限。

细品之下,这看法却多少有点经不住推敲:松下浩二当年门下学生不少于是其实日本削球选手众多,再加上同出一门的侑村雄斗就在日本国家队里,每日和丹羽孝西,松平健太们练习;庄智渊固然对削球不算擅长,但也是征战乒坛十多年的老将,江湖经验无数;再加上盐野本人连器材都是最普遍的正手反胶反手长胶,如果说他能凭借一个奇字就能一路夺冠,未免把其他人都瞧得低了点。

现如今的男子乒坛,因为质量的逐年上升,导致各路削球选手都开始在正手位的进攻上谋突破。这个世界上一个见过的能稳健在正手位削上六七板的选手,正式打法和盐野真人一脉相传的松下浩二;不是中国式的旋转变化配合前三板套路的削球,也不是朱世赫风格的流畅反拉高压力削球,而是防御为先,稳定为上,靠拼靠咬的传统日本打法。每场比赛打下来,无论比分多少,盐野真人一定满头大汗。

其次,他的软件条件其实相当不错。

硬件来说,盐野真人放在中国队韩国队的条件里,很可能就是个不合格:没有朱世赫一样的身体素质和运动能力,也没有侯英超或者马特一样的身高,盐野真人的硬件条件往好了说只能是一个穷人版的松下浩二。无论从身高腿长,到肩宽臂展,盐野真人的硬件条件可以说毫无亮点。这样一个球员,要执行以打不死为第一要务的打法,除了能跑以外,所依靠的,是对线路的判断。

夸张点说,盐野对线路的预判和脚下的偷跑,准确到了某种可怕的程度。

他的覆盖面积有限,他却差不多总能站在位置上等球过来削;大多数相持情况下,他都能很从容的预判好位置,以恰当的手段回击;他很少被调动得左支右绌,对两个大角度的判断几乎从不失准。放大到单局来说,他的江湖经验和对局势的判断都很清楚,他很明白如何在加强的时间给对手增加压力,如何在正确的时间消耗对手的心气。

日本公开赛一路到拿冠军,盐野的表现或许不能说有那么出彩,但是他比赛的根本是少犯错误:他或许是一个27岁才露面的选手,但是他绝对不是什么菜鸟。

最后是他的细节非常完善。

传统的削球打法,防御为上,天资有限,即便是执行的再好,只靠这些要连续过两个熟人,两个世界冠军,一个中国选手,也远非容易。即便只是公开赛冠军,在现如今的年景,只靠稳也很难做到。

确然,他的技战术里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创新或者任何格局上的不同。他不是朱世赫那种揭示了传统打法中某些全新可能的选手。他真正擅长的,是那些不容易看见的东西,是他对传统削球打法各种细节的完善:

他的旋转很强,即便是对自己打法很熟悉的丹羽孝西,三局之后已经近乎脱力;同时他在短球的处理上最大程度的利用了两面胶皮的性能,频繁的转拍变化旋转,仔细利用对手每一点可能的疏忽;任何面对他的选手,都要做好拿出全部的精神小心应对的准备。如果说朱世赫依靠的是高质量的逼角之后的反攻给对手造成压力,盐野的流派就是依靠强旋转,不断的变化和顽强的毅力和对手生耗。

而这两点,其实也是盐野良好预判的基础:旋转质量强了,对手的选择就相应减弱,对手的回应也就容易预测;以盐野的身材和运动能力,他必须更多的依靠限制对手的选择来完成下一板的回击球。固然他的预判相比当年的王涛甚至现在的丹羽孝西似乎也并不那么出彩,但是前两位毕竟是左手,天然的线路上的选择就少些。盐野能做的就只有仔细考虑,加强旋转,增加变化,扰乱对手来方便自己的判断。

他的进攻其实质量并不很高,甚至可以说很多时候扰乱的性质要远大于进攻得分的性质。盐野的步伐并不将右腿放的很前,相对来说对覆盖范围有点影响但是对反攻有利,而牺牲的覆盖范围就依靠预判来弥补。他的反攻搏杀成分很低,击球点大多非常从容。战术上说,他并不将反攻视为一击逆转的机会,而是将反攻作为整个旋转变化和防御套路的一部分,即便对手有预判,更有可能的也是回到之前的攻削消耗中。作为传统削球打法的盐野真人很少赌博。

总而言之,以盐野的天资,年龄和条件,他或许未必真的能成为当今乒坛的一方豪强;但是这个已经27岁,之前整个职业生涯(如果他今年之前有职业生涯的话)毫无建树的选手依靠自己的勤勉,细节和顽强为自己争取到了日本国家队的战袍,两站公开赛冠军,并且在国际乒联巡回赛的历史上留下了一点点印记,这样的故事本身已经足可以被冠上“逆袭”的标签,在这个中国队碾压四方的2013年,给球迷们留下一点值得津津乐道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