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一篇 松隆子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旧文一篇 松隆子

September 28, 2013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当你有个机会可以欣赏她的时候,你甚至并不会记住她。但是,或许当天夜里,或许是几天以后,甚至若干年之后,你会想起她得样子,就在不经意之间,或许是你手头得烟燃尽得时候出现在缭绕的烟雾之中,或许在你睡觉前凝视得你熟悉或者陌生得天花板上,或许在你略微走神得瞬间,你会重新想起她得脸,你会慢慢的想起她做的事情,关于她得一切。她的笑,她的眼睛,那张不加粉饰得脸,那些率性得午后,那些曾经得年轻,曾经的单纯,还有曾经得岁月。那些东西往往萦绕不尽,久久不散。她是对相信第一感觉得你最彻头彻尾得否定和嘲笑,如果你和我一样不幸,那么她就永远是个曾经,一个让你回忆,让你快乐,又让你后悔的曾经。

人并不需要太多这种曾经,我有两个这种曾经,如果其中一个不是松隆子,那么我真的无法想象我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毕竟失去遥远的,相比失去切近的,痛楚还是要轻上许多的。

我是个迷信的人,某种程度上说。 如果你能用google搜索我的脑子,那么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个“舞台出品,品质保证”的网站。里面会有凉风真世,那群哈利波特的舞台剧演员,当然,还有松隆子。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如果真的有会演戏,又会唱歌的人,那也肯定是在舞台上,而不是在电影或者电视里。

舞台有一种传统,它天生带来的是一种所谓的门槛和挑剔。你打开电视,你喜欢那么就看下去,否则你调台,像流行歌曲一样。但是对于舞台来说,台下得观众很可能都早就不是第一次看这部戏,当然他们训练有素的价值观不会容忍一个演员搞砸他的戏,就算他是个美女或者帅哥,这就好像,任何一个古典音乐得乐迷都不能容忍一个花容月貌得演奏者把自己欣赏无数次,有着无以伦比的爱的作品弄得一塌糊涂一样。另外提一下,我是个忠实得古典乐迷。虽然没什么修养,但是为之着迷,而且自得其乐。这大概也是我对舞台剧演员有所青睐的原因吧。

虽然对于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来说很滑稽,但是我确实欣赏女性,我从欣赏女性中获得乐趣。我从不同中来的女性身上会看出许多美好的东西。好吧,我很博爱。我承认我是个很看重第一印象的人。美女在我这里没有一个一定的形象,身材,相貌,发型,气质,性格,经历,在我这里并不构成排出我欣赏一个人的条件。对于我来说,喜欢一种外貌大概不需要躲过两秒,例如伊东美咲。相反,我找不到不喜欢深田恭子的理由,可是我就是没有那种化学反应。明白这一切,不过也仅仅是两秒而已。

可惜,当我的两秒钟的目光聚焦松隆子身上得时候,我的结论是—-没有结论。我甚至没有注意到她,老实说,后来每次我意识到这个事情我都深深的觉得我所谓的直觉简直就是个笑话。因为后来我发现,每次我回忆起那部戏得时候,我只是会想起午后斑驳得阳关,穿过树叶打在她得脸上,然后你会发现那些五官竟然有如此内敛却深刻得线条。你会想起她笨手笨脚想帮忙搬家的样子,会想起她被同学嘲笑大热的天气,居然穿毛衣而口拙的样子;我会想起她穿着套装,眼睛后面瞪得大大的眼睛;你会想起她发脾气的样子,你会想起她努力的伸出头的样子,只为了看看人群正中那个写意的歌手。最终你彻底投降,因为她把自己彻底印在了你的眼睛里,你看到不是一个角色,那些任何你曾经见过的,批量生产的角色,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像那些曾经在无数个午后出现在你身边的陌生人,你会想起他们,你会怀念他们,可惜你甚至不知道她得名字。

于是你会回去搜索她,你会想了解她,为了你所错过得做出些补偿。于是你这到她叫做松隆子,不过这只是个舞台艺名,他家是舞台世家,从小就在舞台上出场,扮演过无数角色,18岁就成为红白歌战得司仪,等等等等。拼命挖掘的结果,不过是让你自己发现这个演员的深不可测。你搜罗你所能搜罗得一切,然后你会搜罗你得记忆,你会发现你十四岁电脑里从老哥那里考来得乱七八糟的东西里,就已经有她得写真了。你会想起你十八岁那年自习中大家最喜欢的那首日本歌竟然就是她唱的,你会想起原来你十六岁就看过她得电视剧,只不过你的视线当时被很多一起观看得脑袋档上不少,大家吵着真漂亮真漂亮得时候,你所能看见只是同看的人兴奋得后脑勺。

再再后来,就像硬盘里的数据终究不会长久,人也往往意识不到失去,于是事情都改变了,现在成为过去,过去称为回忆。回忆就那么安静得躲在意识得角落,只是会偶尔不甘寂寞得出现在你眼前,刺激你应经无法挽回得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