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死少年晚饭记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作死少年晚饭记

October 07, 2013

话说某少年下午鼻子一抽抽(其实是感冒没好利索)嗅到了空气中轻微的土腥味和水汽的味道,抬眼一看,天上的云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城里遮了个通透,于是这个(感冒)少年立刻收拾行囊准备回家:上次他被一场瓢泼大雨逮住的时候,他差点赔上一只手机。

正在回家的路上,谁知道走到半路,雨点已经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感冒少年不禁暗暗叫苦:原本盘算回去路上买上一个青椒,好配上冰箱里的不知扔了多久的一只土豆,做一个清炒土豆丝连着周末煮的茶鸡蛋当了晚饭,哪知道现如今雨越下越大,端的是一刻不能耽误。也罢也罢,回去用干辣椒凑合一下吧。

于是此坑爹少年三步并作两步走回家中,却发现雨没有变大,倒还小了几分,叹气之余打开冰箱,伸手取出那颗意中的土豆。东西入手,心里竟然一阵冰凉:这土豆大约是在冰箱中居住过久,居然现在已经失了脆劲儿,软的捏起来仿佛垒球。坑爹少年心中一阵叫苦。哭的是片刻之前白饭已经开做,葱姜蒜都已经切好,现在却没了主料,如何是好?

感伤片刻,少年定了定神,发现冰箱的角落里,居然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剩下的半颗白菜。

坑爹少年一见此白菜,马上伸手取来细细端详:印象中此白菜在冰箱里的日子也不算短,但是却毫发无伤。

好吃货,手中有菜,心中不慌,屏气凝神,葱姜蒜切碎大白菜改刀,瞬息之间已经备好酱油陈醋盐糖和佐味的辣椒,准备开始走一道醋溜白菜了。

却不料,菜以入锅,正在调汁儿的档口,吃货少年却又遇上一劫:家中没有芡粉。

这醋溜一类的做法,入锅少了芡粉,只能是汁是汁菜是菜,任你功夫再好,也只能黯然失色。

吃货少年望着锅中马上就要过火的白菜,心念动的飞快:家中没有芡粉,最接近的也只有橱柜中的面粉,奈何面粉不能勾芡,下锅只能挂糊;用糖收起来时间不够,而且只会变成炖汤;蜂蜜似乎不能入菜;堂堂的吃货少年,竟然被芡粉坑的一筹莫展。

就在此刻,吃货少年心念一动,心生妙计。

家里有番茄酱。

于是乎,心念所致,原本两份陈醋配合酱油白糖盐的方子,变成了番茄酱兼做调酸甜味勾芡两用,同样配合酱油白糖盐和陈醋为主的新派做法。下锅之处水乳交融,三两下出国,醋溜白菜香气袭人,醋汁儿黑亮之中稍带红色,竟比平常做法更多一点亮色,端的入眼。

于是乎,配上昨夜所做霜纹茶叶蛋,新出锅白饭,吃货少年一炷香时间之内闯过几重劫难,终于平安吃上晚饭。

这是张大春的写法。

正常人的写法:

坑爹熊孩子着急回家偷懒不买菜临时改作白菜还没有芡粉,临时用番茄酱对付了一下蒙混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