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公开赛杂谈:盐野真人,萨姆索诺夫,波尔和Liam Pichford和其他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德国公开赛杂谈:盐野真人,萨姆索诺夫,波尔和Liam Pichford和其他

November 17, 2013

###(一)盐野真人的成色

盐野真人的童话和樊振东的暴走是2013年乒乓球圈子的两大话题之一。当然,就像每个媒体大肆渲染的故事一样,人们都会好奇当故事和他们的热度都散去,哪些各自故事里的主人公到底是什么材料。

虽然输给奥恰洛夫,但是盐野真人的成色,至少从这次德国公开赛来看,是足十的。就像之前说的,他现在比之巅峰的朱世赫或许有所欠缺,但是在2013的大环境下,他就算还不是实际意义上的世界第一削球手,他离这个位置也没有那么遥远。

而就在去年,他估计都没想过今年还有出战ITTF公开赛的机会。

对阵奥恰,他表现出的韧劲,旋转的变化和对线路的判断仍然是削球打法中头挑的。当然,德国公开的的水平不是今年的日本公开赛可比,奥恰洛夫的质量要远强于盐野真人在今年之前遇到的所有的选手。但是即便如此,盐野真人仍然几乎将奥恰洛夫缠斗到脱力,第六局之后奥恰几乎都要离不开球台;第第七局盐野的开局甚至还领先;但是最后他对奥恰的凶搏还是缺乏必要的心理准备,最后惜败。

我经常设想,如果我们能越过培养一个运动员那漫长而艰辛的过程,在某来的某一天里借助某些邪恶科学家的奇异装置将一个过去所见过的,完全成熟的选手投入今天的赛场,那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光景:成熟已臻化境的老派选手,状态正佳,但是其技术在今天的眼光看来已经有所滞后,将他们投入现在的比赛场,看他们如何应对现在的技术。

某种程度上说,盐野真人的老派打法就更接近于这样一个思想实验:朱世赫之后的削球手们,将更多地心思花在如何进攻上,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比如希腊的吉奥尼斯),哪些号称削球的选手更接近于“看老子两面暴力弧圈战翻你,咦球到反手了,咦我的反手是长胶算了先磕过去再说。”而盐野真人证明了,即便是这种老派的打法,只要完善的执行,仍然能在先进的环境下有所成就。想要登顶固然比较困难,比如现在的盐野:他的反攻质量和正手位的兜在面对更凶狠的选手的时候很容易被利用,但是他证明了旋转变化,勤勉和智慧是不过时的,即便是在弧圈球遍地咆哮的今天。

###(二)萨姆索诺夫

一个很常见的现象是,某位选手得到某次赛事的冠军,但是如果你翻一下他这次赛会的录像,你往往会发现,在比赛的某个还不那么重要的阶段,会有一个选手给冠军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很多次他们几乎都要爆冷了,他们的策略大致上是正确的,但是他们最后因为一些运气,心理等等方面的因素输掉了哪些他们情理之中该输,但是实际上势均力敌的比赛。

这样的比赛会给人留下某些联想,例如“那些最后高歌猛进的冠军们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坚不可摧,如果之前那个谁谁谁运气再好一点,就不一定怎么样了。”

如果举一些具体的例子,比如将冠军替代为柳承敏,那么他的某某某就是雅典的蒋澎龙;如果将冠军替代为李晓霞,那么她的某某某就是伦敦的邢延华;如果将冠军替代为这次比赛的樊振东,那么他的某某某就是半决赛的萨姆索诺夫。

樊振东的特点他家都清楚,萨姆索诺夫的应对:第二第三板的短球一概送到正手,要么让樊振东轻挑上手要么让他拉半出台上手;相持中看住直线。

樊振东的接发球环节被扰乱之后,整体的人也比较懵;但是一局之后,他马上活蹦乱跳的回来了,猜都能猜到场外指导都吩咐了些什么:注意右半台,兴奋一点,第一局打的不好没关系,诸如此类。

而萨姆索诺夫,像你知道的那样,每局间歇几乎总是面对空空荡荡的教练席。

这些年,萨姆索诺夫经常扮演冠军的某某某那个角色:世锦赛的时候是张继科的某某某,世界杯的时候是许昕的某某某。就像之前很多年每一只有心稳定NBA冠军的东部球队都要面对底特律活塞和后来的凯尔特人一样,从某些侧面看过去,萨姆索诺夫和他那孤独的背影,就是乒乓球世界中永恒的看门老大爷:你要想打到最终的目标,就一定要越过他。

世界杯的时候,秦志戬对着许昕声嘶力竭的“吩咐”说你一定要战挺他;球场的另一侧,萨姆索诺夫面对的只有空空荡荡的椅子,挡板后他的球包;这个形象在不到一个月之后迅速的重合到了德国公开赛,相比于樊振东,萨姆索诺夫同时要应付的,还有那个每局之间都能布置出一整套办法应对比赛的教练。

不过相比萨姆索诺夫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今年是他第十五次参加世界杯,自从出道以来他就很少缺席每次主要的国际乒联公开赛;对于许昕来说,2013年十月27日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他人生第一次获得了世界杯的冠军,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个有分量的公开赛冠军头衔,这意味着他在队内竞争中多了一点筹码,让他和马龙张继科的距离没有拉的更开,让他相比后备多了一点点资本,这让他在里约的竞争中……等等等等。

对于萨姆索诺夫来说,2013年十月27日是一个星期天。

###(三)有关波尔

现如今的波尔不再是那个中国队的头号对手了,虽然他仍然稳定的保证有很高的水平,但是频繁的伤病已经让他的杀伤力下降了很多;他每年会固定的因为伤病缺席很多比赛,然后奥恰洛夫已经作为德国的头号开始带领队伍征战四方。在重要的比赛里,他会越来越多的打三号,在这个位置上竞争对手们很难有资本和他对抗,他会更多将镁光灯们留给年轻人。

他并不是第一个优雅的,慢慢退场的绅士一样的选手。之前也有一个人,他年轻的时候也曾无所不能,但是后来年龄和伤病剥夺了他的移动能力,杀伤力,于是他原本兼有全面和凶狠的技术变成了杀伤力不做的软绵绵打法。这个人是普利莫拉茨。

相比于普利莫拉茨,波尔要幸运很多:他有好得多的队友,这给了他更大的余地来选择在自己能力慢慢下降的今天如何为自己的队伍做出贡献;他可以更少的参加比赛来休息在常年征战中透支的身体;或许他也因此有了更多的享受生活的时间。

波尔在世界杯之后,在德国公开赛上又输给了奥恰洛夫,将决赛的镁光灯让给了后辈;不过他仍然为家乡的观众做了点事情:他和弗朗切斯卡的双打最后夺魁,将2013年的德国公开赛用属于德国的冠军做了终结。

在绝大多数时间里,所谓“梯队交替”是一个中国队老将才有的苦恼,但是现在的德国队有足够的年轻人来填满那些波尔无法出席的比赛里的出场机会。作为球迷,我们仍然期望看到波尔归来的一刻,但是我对波尔有着类似柯南道尔对福尔摩斯一样的关心:“我担心福尔摩斯先生也会落得像一些红极一时的男高音歌手一样,在年岁渐逝、光华不再之后,仍要向溺爱他的观众频频谢幕。”

可是现在看来,波尔已经开始逐渐调整自己的位置,将更多的精力转攻双打。

看来是我多心了。

###(四)

福原爱战胜了胡丽梅,进入决赛:话说,福原爱,或者说日本队,上次有任何人打赢任何削球手,是什么时间的事儿了?

金正勋淘汰了鲍姆;费雷塔斯在世界杯和这次德国公开赛都走得挺远,已经是严格意义上的葡萄牙一号了。原本我更看好阿波罗尼亚,现在看后者过于依靠手感。

Liam Pitchford这个名字,如果听起来有点生的话,那就对了。

乒乓球作为一项英国人发明的运动,他们在那个名叫赛义德的削球手退役之后似乎就再也没有为世界乒坛贡献出什么上得了台面的选手了。Liam Pitchford显然对这个状况不大满意。

英国之前也有过两个有希望的苗子,Paul Drinkhall和Darius Knight。但是Pitchford同学在本次德国公开赛,首轮淘汰吴尚垠,之后掀翻高宁,然后苦战七局战宋平健太闯入八强,达成21世纪英国在国际乒联巡回赛中的最好成绩。

李皓晴进入了决赛:作为100%原生土产香港选手,李同学的今年进步神速。世界排名从96一路蹿升到现在二十位左右的水平;李同学作为女选手速度偏慢,但是手感很高,思路清楚,反手的拧拉配合的两面拉打法,在很多球的处理球环节很有男选手的感觉。

她现在已经是香港实际意义上最重要的选手了。中国输出选手的国家有很多,但是能将本土选手培养到李皓晴这个程度,香港队的造血能力很值得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