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昕世界杯冠军后的借题谈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许昕世界杯冠军后的借题谈

November 17, 2013

这篇出的太晚了,权且贴了,诸位担待。

###(一) 许昕的世界杯冠军和马龙全运会冠军的共同点:

相比于有功,两人都是更多的依靠无过拿到了最后的冠军。没有超过预期的发挥,甚至因为对自身的期待多少打的都有点皱皱巴巴,但是最后都拿到了。如果要猜想一下两人事后的感受,相比于“得到冠军后的欣喜”,“可算是结束了不错没出差子”的感受可能还更强一些。

单纯的以本事而言,许昕在这次世界杯夺冠可以算是意料之中。尽管他在半决赛对奥恰非常波折,但是最后决赛对老萨算是球路正对,于是最后也顺理成章的拿下。

许昕夺冠的意义:

它是中国队多少年来第一个左手的男子世界单打冠军,当年凶悍如王涛,也只有世界杯亚军入账。

###(二)

半决赛对奥恰,某种程度上说是实际意义上的世界杯决赛。

欧洲实际意义上的头号奥恰,对上赛会的一号种子许昕:这是代表欧亚两边的新生力量的对决,他们的胜者将去挑战世界杯冠军的王座——而双方都有各自大洲的冠军,也都渴望晋升一步,夺得世界级别的头衔。

另外一边的老萨对上波尔,则更类似于两位看门老大爷的彼此谦让:

“话说我都有三个世界杯冠军了,决赛露面无数了,还是您来。”

“算了算了,我其实最近腰腿都不太好,还是您上吧。”

——于是本次世界杯的关底boss,或者说拿走世界杯最后需要战胜的收发室看门老大爷,变成了萨姆索诺夫。

###(三)

许昕的牌面当年能打赢世界上几乎所有人,固然后这手牌需要高手才能打出十足的把握,但起码就这次世界杯的对手来看,只要别出昏着这胜算还是挺高的。

许昕这手牌,就目前为止仍然很依赖于正手卓绝的反拉手感,短球和凶狠程度仍然差点。不过相对的,因为移动能力和覆盖面积惊人,所以形成相持对上大多数人还是上风。

而奥恰洛夫站在许昕面前的时候,则形成了某种微妙的反差:它本质上说相比老派欧洲的纯实力风格,他更依赖于前三板;他的连续和移动能力实际上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好,但是他的爆发力是惊人的。某个侧面看上去,他很像一个横握的,反手版本的柳承敏。

于是乎,这场对决是看似前三板上风但是实际上打实力球的许昕,对上了看似实力球上风实际上打前三板的奥恰。

许昕奥恰的前两局,局面比较平稳,双方按部就班的从下旋开始打。这个场面上,奥恰不怎么上风:从短球直接开始打,自己上手很难出质量,还得被许昕反拉。纵然从球路上奥恰前两句的路子其实挺对:多撇正手大角度,看准多搏许昕的上手拉。许昕摆短/给个半长的之后几乎是习惯性的侧身准备反拉,奥恰虽然几个球让许昕付出了代价,但是老老实实的平打还是没占到什么便宜。

后面连续搬回来的三局,奥恰这边的变化,主要在发球这个环节。

一般来说,乒乓球发球总是下旋居多,少数例外比如格林卡,基本上侧旋为主,甚至侧上旋为主。有时候发一个侧下那个下旋成分非常有限,更像“哎呀好像一场下旋一个都不发不像回事儿,算了带一点意思一下”。

奥恰本身发球侧旋成分很多,但是这次对许昕,这个“先一个侧旋发出去,然后往死了凹下一板”路子已经用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发小上旋搏杀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儿,当年柳承敏雅典奥运会,每逢伤风感冒局面不利必然一跺脚小高抛勾一个小上旋,赌的是大家逢着奥运会这种大场面都紧张不敢发力往死了挑,而一旦对手这边不出质量就是自己全方位无死角一板过了。

但是即便是柳承敏当年,也不过就是每逢伤风感冒走两个,但是这次的奥恰,赢得这三局,几乎快把这个“反手剌一个侧上然后反手挺腰爆你一下”当饭吃了。

当然,即便是这种看起来已经理智随着节操去了的套路,也是有考量的。许昕的台内进攻,要说威胁大,综合论起来可能反手拧拉甚至还大一点。但是这种往外拐的纯上旋,直板用反手上来拧还是挺别扭的;但是用正手去挑,初次进决赛还非常怕丢的许昕真就拿不出马总当年“你给多少我爆挑多少”的劲头,只能正手先稳点轻挑一个过去,然后奥恰腰一挺大砖头就飞过来了。

###(四)

许昕后三局的应变其实也不那么复杂:即便奥恰把这种搏杀球当饭吃,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搏两局之后到了第三局也不敢再那么放肆了;变化上说,许昕开始给相当多的正手,然后平稳的演变成相持。奥恰和柳承敏的共同点在于爆发力很强。但是如果真说硬马硬桥的实力,奥恰其实和当年的老欧洲们还有相当差距。他的特点在上手环节,速度不快但是旋转和质量非常强;换言之,三下搞不死你五下也搞死你了;五下再搞不定,那就只能被搞定了。相比于波尔当点鼎盛时期的“中国人数板也数不赢我”的硬实力,还是有一些差距。

关于奥恰的另外一些东西:秦志戬又一次解说的事情,提到张超,说他是一个假右手。也就是说,作为右手选手,张超左边能发出力量其实更大。

但是当我看到除非球到了右边才把右脚拉到后面,大多数时间都是左脚在后面,十下里面起码有六七下是反手打球的奥恰的时候,我在想,如果张超是假右手,奥恰叫什么?“基本是个左手?”

其实这种情况最近两年挺多见。周雨的反手感觉和能力相比于正手都亮眼不少,从得分的点和发起进攻终结进攻的落点分布来看,周雨的强点几乎和右手是没什么区别的。奥恰在这个问题上的体现是:固然他的正手其实连续和最大力量都不赖(相比于其他偏边儿比较夸张的选手,比如克里桑/托奇克),但是反手的突然性,速度和质量相比正手还是要强不少。

于是乎,当许昕缓过劲儿来的时候,他真正做的调整其实就一个:就算我要轻挑,也尽量往正手那边儿送。往返手那边儿送对方就跟你挺腰凹大小,往正手那边儿塞对正手,场面就上风了。

对奥恰这局球,转折点是许昕缓过劲儿来,钉死钉子的是许昕亮出他的小钩子。

说实话,许昕这个钩子发球,相比于樊振东张继科嘶嘶乱转满地乱跳的质量,真是有点不上台面:基本上就是一个侧旋,稍微带点上旋,还不太转。

但是这个球的作用:略过了所有下旋环节,也就是略过了所有大家羞羞答答互相给半长然后等着凹对方的环节,直接变成大炮对射看谁先躺。

当然了,许昕的大炮毫不例外的全对着奥恰的正手。

于是乎,看着打前三板实际打实力的选手用一个小上旋发球,把看着打实力其实打前三板的选手拖到了第七局,最终赢得了比赛。

咦?好像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五)

乒乓球选手中,能撑到三十六七岁还有很高水平的例子不是很多见。即便传奇如瓦尔德内尔,过了悉尼奥运会成绩掉落的速度都像跳水,真正连续的常青树传奇也就到三十五岁。固然后来三十九岁还转身让世界出了一身冷汗,但是哪也更接近于回光返照而不是传奇归来。

但是最近两年出了两个这样的例子,一个是四十五岁口上仍然能带着国家队杀进欧锦赛决赛的佩尔森,再就是现在的萨姆索诺夫了。

老萨所保持的漫长的高水准,到了今年已经是第⋯⋯让我想想,大概有十七八年了吧。对于这种在世界顶尖比赛里打转半辈子的老将,他们大多已经对这个项目的所有秘密和意外都烂熟于心。当年欧锦赛大家还对拧拉表示啧啧惊叹,谁装备一板就像是配备高级武器,但是在老佩看来,也就是一板另外的上旋球而已。

对于老萨来说也差不多。刚改大球的时候,老萨也经历了漫长的调整期,03年前其实对于他而言算是低谷了。身后没有庞大科研军团的萨姆索诺夫,要在频繁奔波的旅途中大修自己的技术结构,毫无疑问的是一件挑战。

后来改了胶水之后反倒归来的老萨,所做的调整,其实也就只有一个:不作调整。

如果要冒各种风险做无谓的尝试,而且之前的尝试都不大成功的话,那么还不如就保持自己的风格,更何况老萨的技术本身就已经非常精纯而完整,并非能够随意修改添加的,他毕竟早就不年轻了。

###(六)

另外一个在修改技术风格上吃了大亏的,是庄智渊。

04到08年这段时间大概是很多选手的噩梦,因为那段时间郁闷的选手现在看来尤其多:老萨刚说,马琳那段时间也郁闷的不行,直到08年奥运冠军入手;另外一个原地打转甚至还有所退步的是庄智渊。

那会儿的庄智渊,为了加强自己的正手,将训练的重心极大的调整到了正手方向。结果是正手或许只前进了一点点,但是反手却倒退了一大截。后来他自己也承认:太着急,没有认清自己的方向。如果重来一次的话,一定会在反手的基础上做针对性的调整,加强反手之后对正手的衔接。

同样的问题,其实在现在的许昕身上也有所体现。

传统直板打法反手环节是弱项,那么按照之前庄智渊所走过的路子,调整的方向有两种:

第一种是从头开始夯实实力,类似“反手中台连续拉1000板”之类的。

另外一种是马琳当年的做法:只在特定环节做优化,多加路子球,知道某种情况下用反面,两下之后直接转侧身。

许昕走的路子是第一种,但是在我看来,如果走第二种,效果未必会差,但是要舒服很多。

如果反手本来就不是你技术的核心,那么不要在风格已经成熟,成为国家队前几号主力之后再把它添进来。

###(七)

当然,这几个问题,在对老萨的比赛中都表现得不是特别明显。

许昕的球风对于某些类型的对手显得相对棘手一点:典型的例如之前的奥恰。如果对手能从莫名其妙的角度扔出重板,那么许昕的应对就相对吃亏一点;但是如果对手走持重的实力路线,在正手对拉连续这个环节,能赢许昕的人也不是很多。

作为第一次世界杯冠军的对手,老萨毫无疑问的属于后者。

这场球的风格看起来相当老派:两边都拧的很少,双方都很按套路的从下旋打起,然后形成相持连续,然后老萨的熟练基本功输给许昕年轻的腿脚。

许昕在一些环节不太丰满,例如之前提到过的台内短球的进攻,正手第三板直接杀板;没提到的比如许昕在近台过度到中台的时候反手位衔接除了用正手背没有太多办法,反倒是真到中台,他这段时间“连续拉一千板”的训练还是起了不少效果。

但是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无奈,这些环节在面对萨姆索诺夫的时候,都被老萨巧妙的“帮衬”过去了。对上了许昕的老萨,很有点优秀捧哏的意思:轻描淡写护住了逗哏最生硬的地方,稳稳接住送他继续往下走。

问题是,这个逗哏是对手。

相比于之前面对陈玘,老萨周旋能力强的特点将陈玘前后就那么三板斧,你不死我死的特点充分放大并且利用之,对上许昕的老萨更像一个尽职的反派,和英雄战的声嘶力竭,然后在剧情需要的时候老老实实的躺下。

###(八)

局间,秦志戬对着许昕声嘶力竭的“吩咐”说你一定要战挺他;球场的另一侧,萨姆索诺夫面对的只有空空荡荡的椅子,挡板后他的球包,甚至连个摄像机都没有。

今年是他第十五次参加世界杯,他进过四次决赛,拿过三次冠军三次季军;换句话说,这是他第一次进了四强还以输球结束世界杯的旅程。

老萨是个众所周知的好人,同时多多少少也有点被低估:他是[唯一]一个同时拿过小球和大球单打头衔的人,你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比他伟大的选手有不少,但是这份荣誉只属于他;自从出道以来每年的世界杯是他一年周转不停的固定行程中的一站。或许是常年奔波让他已经对这些比赛都熟悉的像自己的手背,以至于他可以连摄像机都不用。也可能是他总是职业的完成这次比赛,然后奔向下一次比赛;或许他不愿意总是将过去背负起来,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太过漫长,太多的过去会将一个人压垮。

对于许昕来说,2013年十月27日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他人生第一次获得了世界杯的冠军,这是他人生中第一个有分量的公开赛冠军头衔,这意味着他在队内竞争中多了一点筹码,让他和马龙张继科的距离没有拉的更开,让他相比后备多了一点点资本,这让他在里约的竞争中……等等等等。

对于萨姆索诺夫来说,2013年十月27日是一个星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