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火龙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女友,火龙

December 09, 2013

她今天回家的时候,我还没意识到这将会是灾难性的一天。

“真讨厌,今天的公共汽车挤死了”,我的女友一遍解开围巾一遍气哼哼的说道。

“足足等了四十五分钟才等来一辆不说,上面人多简直让人呼吸都困难。”

我抱着双腿,对着电脑屏幕,没敢吭声:她明显今天情绪不爽,在这种场合随便接话可是要比摸老虎屁股还要危险得多;通过多年的经验,我知道最安全的选择就是让她发泄,说出来就好多了。

果然,她开始气哼哼的抱怨今天的各种不满:一边脱着大衣一边说今天天气真冷,让她直打哆嗦,恨不得生堆火取暖;解靴子的时候又想起今天控制狂老板格外事儿多,让人怀疑是不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也能来大姨妈;就连同事们今天也格外的吵叽叽喳喳个没完不知道都在议论些什么,好几次让她记错了顺序不得不重新开始。

“真想吼她们一声让她们安静一点。”

她换了衣服进了卫生间,气鼓鼓的活像一条河豚。

要知道,她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身量娇小的可爱女孩子,偶尔还会被误会成小孩子,可是她总这么生气让人担心。一想起来,我甚至都能感觉到我脑袋里记忆那些可怕事情的神经隐隐作痛。

天啊天啊,还是别想了,我暗地里舒了一切口气,暗地祈祷让她的坏心情就这么过去吧。

我定了定神,刚想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显示器上,却感到了房间中气流的一丝微妙变化。

不会吧。

我害怕的感觉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同时拼命地祈祷只是我想太多了,她没生气没生气没生气没生气……

但是卫生间里还是传来了一声仿佛来自于地狱深渊般的怒吼:

“啊~~~~~~~!!!!”

那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吼声。

自从我第一次听见那种吼声之后,我就再也没对各种好莱坞花大价钱制造出来的声嘶力竭的特技音效哪怕动过一下眉毛:如果你真的听过愤怒雄狮的怒吼,那些人类可怜想象力的产物不管怎么听都只是一只发怒的猫咪喵喵叫。

我的全身都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如果你觉得只是喊一声就吓成这样未免太夸张了,那么请相信我,我真的比你还希望我实在夸张。

我早就感觉不到我的耳朵了,刚才的怒吼声还在我头颅中共鸣,但是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因为我的眼睛还无法正确的解释刚刚所看到的事情:

我家卫生间的门被巨大的声浪冲出了几米远,现在正插在离门几米之外的一面墙上微微颤动,还有木屑从断面上簌簌的掉下来。

我的视线不住的在门和卫生间门口徘徊,双手无助的四处摸索,发觉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坐在地板上了,不过裤子周围还没湿,走运走运。

两条明亮的火柱从卫生间门口喷了出来,与水平呈大概负四十五度角,长度堪堪触及地板。我下意识的进行了粗略的计算,认为这两条火柱的源点离地的高度大概在一米五到一米六之间。

它们带起阵阵黑烟,在天花板上留下了明显的黑色印记。

我的女朋友,鼻孔里还喷着那两条火柱,从卫生间施施然的走了出来。她娇小的身形看起来山一样庞大,活像那条能够塞满整个矮人宏伟地下宫殿的史矛革。

她转过脸来看着我,一对金色的瞳孔在燃烧,她鼻孔中喷出的两条火柱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

在一阵漫长的仿佛永远的对视之后,她开口了:

“你为什么又没把马桶盖上~~~~~!!!”

熊熊烈焰从她的口中汹涌而出,瞬间填满了整个房间。我四肢并用拼了命的爬到房间的角落四肢蜷缩才勉强没有被喷成明炉烤鸭。

当我之前说我担心的时候,我真的很担心。

我为她的老板,同事,还有公共汽车上那些无辜的人担心。

如果她真的生气了,她的老板不会被扇出窗户,他会被扇成零碎的几块分别穿过办公室的墙壁飞向不同的方向;如果她真的生气了,公共汽车上的那些人会挤在一起被高温碳化变成DNA鉴定都分不出的彼此;如果她真的生气了,她真的可以随便烧着两栋楼给她考考她的前肢,哦不对,她的玉手;如果她的真的生气了,吼了她的同事,她们最幸运的结果将是耳膜全部洞穿,这辈子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只有那声嘶吼会不断地在她们漂亮的小脑袋里回响个没完。

只是烤着一个房间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拼命地安慰着自己。

我的女朋友在能融化一切的烈焰之下看上去更加娇俏可爱,她和红色一向很搭。

不过她的心情显然没有因为她和周围环境的配色的协调而变得更好,她A罩杯的小胸膛不住的起伏,活像一对小风箱。

完了完了完了,我的心中一阵绝望。

不知道从哪涌出的力量,我突然站了起来,竭尽了全部力量冲向了窗户。

虽然这是十五楼,但是能和初冬凉爽的空气做亲密的接触之后再离开这个世界,总好过在几千度的高温下被直接气化。

可惜,我还是慢了一步。

街上的行人发现,在街角的一座楼房角落的某个窗户,喷出了汹涌的火焰,它明亮炙热,从窗外延伸出十几米长,几个街区之内街上的行人都能感受到它的炙热。

“哦,真暖和。”人们这样说着,驻足围观,取暖,甚至还有人掏出手机开始拍照上传facebook。

十几分钟之后,才有人稍微回复了些许理智,在耐心的等待十几张照片和自拍上传到instagram之后才慢条斯理的拨了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