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伊萨卡;再见,Esaka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再见伊萨卡;再见,Esaka

December 25, 2013

###有关伊萨卡,维基百科如是说:

“伊萨基岛(希腊语:Ιθάκη),又按英语音译为伊萨卡岛(英语:Ithaca),希腊伊奥尼亚群岛之一,是一个方圆92.6平方公里,有3646个居民的小岛。伊萨卡岛在荷马时代已经闻名,据说是荷马史诗中的英雄奥德修斯的故乡。 早在新石器时代(公元前4000-3000年)伊萨卡岛已经有人居住,而迈锡尼文化时代(公元前1500-1100年)该岛已经开始繁荣。荷马史诗奥德赛讲述的正是奥德修斯在特洛伊战争后返回家乡伊萨卡的故事。”

伊萨卡是奥德修斯的故乡,而《奥德赛》,那部以奥德修斯为主人公的史诗,是一个有于归乡的故事:对于奥德修斯来说,伊萨卡是那个离开是为了归来的故乡;于是在离开的那刻,重要的事情就变成了“不可忘记归程”:旅途中的忘忧枣,塞壬的歌声,女巫的药剂,路途的艰险和随时可能的死亡,一切都意味着归程的失去。在神话的语言里,就像在民间故事和通俗传奇故事里,每一项志在回复正义、纠正错误、救苦救难的事业,通常都表现为回复一种属于过去的理想秩序。

最后终于回到伊萨卡岛的奥德修斯,成了无人认识的老乞丐,甚至连名字都以失去:他不得不将名字改成“无人”来救自己一命,才能守护那不可忘记的归程。奥德修斯发现伊萨卡岛成为再也不认识的地方,需要上天降临神谕(雅典娜的现身)才能证明脚下的所在就是自己万万不可忘记归程的重点。

伊萨卡岛是一个记忆之中的所在地,当你离开的那个瞬间,它在你的记忆力凝聚成一个形态,你必须竭力的维持,保护,守卫它的清晰;你万万不可忘记回归它的路程;但是就在你离开的那个瞬间,伊萨卡岛便开始无可避免的成为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离开伊萨卡,是为了再次见到伊萨卡:伊萨卡岛,是一个注定离开就是为了归去的故乡;但是伊萨卡更是一个注定回不去的故乡。

###再见,Esaka

或者说,“Goodbye, Esaka”。直译为,再见,江坂。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江坂是大阪府的一个车站,编号为M-11,被南北线和御堂筋线共用,因为车长需要在此战接替的原因,停车的时间稍长,为1分钟。

当这个名字和再见连在一起,对于少部分人来说,它就有了另外的意思:那意味着铁线吉他的开始,然后是电吉他的盘旋吟唱,和再然后钟鼓齐鸣般的乐队演出。

同时也意味着辉煌的即将落幕。

江坂车站是原SNK公司的所在地,SNK公司以《拳皇》为首的系列电子游戏所闻名:这家公司和日本的街机时代一起走向辉煌,以一家小公司的身份长久的和业界的巨人们缠斗不休,又最终不可避免的和街机最终一起走向没落:2000年前后,知道公司无法逆转命运的员工们决定纪念一下位于江坂站的公司旧址,那个他们无数个日夜加班工作,见证了辉煌和日落的,没什么特征的小小车站。

再见江坂,是为谢幕。

那正是新旧交替的年景,曾经万年学生装的主人公都换了造型,击败野心家和封印邪神的故事也跟着公司的辉煌一起成为了过去;甚至连怀念的眼泪都在去年流过了;于是他们决定,既然一定要走到最后,那么不妨热闹的纪念一下过去:记忆凝聚了过去的刻印和未来的计划,只有记忆允许人们做事的时候不忘记他们想要做什么,只有记忆允许人们称为他们想成为的又不否定他们所是的,只有记忆允许人们是他们所是的又不停止称为他们想成为的。

只有记忆才真正重要。

所有的故乡在离开的时刻分裂成两份,一份在记忆中凝聚成那个注定要回归的目标:人们为了回复正义、纠正错误、救苦救难而尝试回复的属于过去的理想秩序;于此同时,另外一份马不停蹄的在流转不定的时光中每一刻都幻化成另一种样子。于是当奥德修斯回到故乡,发现他漫长的归乡旅途的终点并非他记忆中那个凝滞不动的过去的时候,这一切的意义才真正显现:奥德修斯全力守护的,一刻都不曾忘记的归程,并不是他成为家乡的伊萨卡岛,是《奥德赛》,是他的记忆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