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的2013:冠军,黑马和隐去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乒乓球的2013:冠军,黑马和隐去

January 05, 2014

冠军们

张继科的2013年或许以他的标准并不那么成功,但是也绝对不算失败。

巴黎世锦赛夺冠,让张继科在成功加入大满贯俱乐部之后,又进入了进入了卫冕世锦赛俱乐部。卫冕世锦赛俱乐部的成员或许没有大满贯们一样尽人皆知,但是其成色未必逊色:

新晋会员张继科之前是2005,2007两次夺冠的王励勤,再往前则是1987,1985卫冕的江嘉良,1983,1981卫冕的郭跃华,最后一名会员则是61,63,65三连冠的庄老庄则栋。

在世锦赛自1959年开始隔年举办之后,只有以上五位完成过世锦赛卫冕。

当然,如果放到大全年的维度来看,2013显然不是张继科最好的年份。世锦赛男单卫冕外加一站公开赛冠军,对于其他人来说应该算不上歉收;但是对张继科,大家显然对他全年的状态起伏更为关注:威尔士,多哈,柏林三站到八强;长春和仁川则只到16强打打酱油;再加上全运会无论单打团体都在媒体集中曝光的轮次之前就草草收场,苛责的说,张继科的2013,睡醒的场次大概都集中在了巴黎世锦赛最后几轮。

以成绩而言,2013年的张继科已经是这个项目所见过的,最有成就的运动员之一;他所欠缺的,借用刘诗雯的话说,是:

“希望他有更好的责任心。”

(题外话,就那次采访这两位互相捅刀子之稳准狠,说他俩之前没点什么我是不相信……)

许昕的世界杯冠军和马龙全运会冠军的共同点:

相比于有功,两人都是更多的依靠无过拿到了最后的冠军。没有超过预期的发挥,甚至因为对自身的期待多少打的都有点皱皱巴巴,但是最后都拿到了。如果要猜想一下两人事后的感受,相比于“得到冠军后的欣喜”,“可算是结束了不错没出差子”的感受可能还更强一些。

单纯的以本事而言,许昕在这次世界杯夺冠可以算是意料之中。尽管他在半决赛对奥恰非常波折,但是最后决赛对老萨算是球路正对,于是最后也顺理成章的拿下。

许昕夺冠的另外一个意义:它是中国队多少年来第一个左手的男子世界单打冠军,当年凶悍如王涛,也只有世界杯亚军奥运会的亚军入账。

而对于马龙而言,唯一有意义的就是结果:世界并不会在意你的胳膊是不是拉伤了,他们只会看见上来0:3落后的结果,然后反复的强调所谓的大赛心态问题。马龙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就处在某种微妙的阶段:全世界都已经习惯了你的惊艳表现,没人会对你的所做的任何事情感到震惊,唯一重要的只有结果。

而马龙能做的,也就只有闷头打球,就像他当年争取伦敦奥运会的名额时候一样:不要想得太多,想得太远,不管乾面是谁,放开去打吧。

心思重的人当然会有点束手束脚,但是反过来说,这种人凡事竭尽所能,很少起伏不定,无法预测。

今年的黑马提名,没什么悬念的属于樊振东。

小樊同学用了1年时间(严格说来是大半年,从5月份打预选赛到现在)将自己的世界排名一路提到前十。如果还说之前和樊振东联系在一起的关键词是潜力,那么到了现在,和樊振东能挂上钩的,就只剩下实实在在的即战力了。

整体风格而言,如果说张继科能得一个“狠”字,那么属于樊振东的那个字来说就是“猛”。

同为反手特长,发动环节过人的两人常被拿来比较,但一个很私人的看法是,这两人的思路其实很不相同:本质上说,张继科是一个发动环节很强的实力型选手,真正支撑的东西是上旋相持之后的中台实力球。小时候反动这个环节差一些,于是经常打不到实力球就输了;后来成绩有突破,解决的重点恰好也是中台的连续手段和凶稳的把握。

而樊振东的特长,在于他能最快将对手套进自己的程序:反手拧,斜线的对撕,变直线之后正手的终结比赛;一旦对手被开始的环节套上,后面的就环环相扣,很难摆脱。看似来来去去就这么几下,但是因为完善的实施和高质量,也很难破掉。反过来说,如果能破坏他的程序,硬碰硬的实力对抗其实并不算是樊振东的特长。

从一个角度来看,这种转换环节很擅长的选手,其实是某一种新版本的前三板选手:他们的套路很娴熟,一旦打进去你很难全身而退;但是反过来真到了两军阵前堂堂之师的对垒,他们又多少显得薄弱一点。樊振东是他们之中截至目前更为扎实,质量更高,实施的更完善的那一个。

这样看上来,樊振东2013年的冒头,显得理所应当。

隐去

2013年,对于那支我们曾经熟悉的韩国队而言,或许不是个什么特别好的年份。一年之内,那支由奥运会冠军,世锦赛亚军和世锦赛第三名组成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韩国队再没有在世界比赛上露过面;固然,他们并不是真的离开了赛场,作为观众你还能再公开赛上看见他们,但是你也得承认:那支柳承敏,吴尚垠,朱世赫组成的韩国队,今后是看一次少一次了。

现在还不知晓在明年的东京世锦赛上,韩国队会不会还和今年一样,排出全部年轻选手的阵容。但是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了,也并不奇怪:今年的世锦赛单项,历来倾向于用老将的韩国队破天荒的派出了全部年轻选手的阵容。

这批年轻人并没有在世锦赛弄出太多声响,反倒是在亚洲杯上将中国队弄出一身冷汗。

严格说来,这老三位的能力其实远不到离开赛场的程度:今年的柳承敏严格说来杀伤力和移动能力相比往年还有回升;制约马琳的单板杀伤力问题对于他来说并不那么严重,但是和马琳一样,每一个直板反胶选手在年龄到达某个阶段之后,都要不可避免的面对精力和体力的分配问题:他将开始没法在漫长的全年奔波的公开赛中保持稳定的高水平,不过如果在某些必要的时刻,柳承敏爆发出许久未见的惊人能量,也不要过于惊讶。

虽然今年盐野真人冒头,但是就目前来看,朱世赫仍然是那个“世界第一削”:他仍然能在东亚运动会男团决赛战胜闫安(当然这和闫安同学偏急什么球都想两下过有直接关系);他仍然能依靠不错的移动能力覆盖相当大的面积,正手的连续仍然质量颇佳;但是随着一年又一年的时间流逝,朱世赫也变得越来越像松下浩二:过去正手招牌式的不讲理反拉越来越少,削的越来越多;他开始更多地依靠旋转而不是正手的杀伤来赢取分数;很多时候他的脚下会因为体力的问题显得散乱,虽然他还能依靠手上感觉将球调整上台。

真正今后不大可能会看到的,是吴尚垠:他今年的主要的登场亮相都是各种性质的商业比赛,邀请赛;所参加的三站职业巡回赛全部首轮出局,其中德国公开赛还做了皮切福德的背景。

现在看来,柳承敏可能是高水平传统直板单面打法的最终形态;朱世赫所代表的攻防更加平衡的现代削球风格长久的影响了之后所有的防御型打法的选手;吴尚垠是韩国横板弧圈打法的标杆,韩国现在的年轻人平衡的两面杀伤能力,手感和质量的平衡,相信都多少受这位前辈的影响。

就像麦克阿瑟当年所说的,老兵永远不死,他们只是悄然隐去。这支韩国队并不会随着他们在赛场上路面的次数的减少而在球迷的心目中消失。今后身穿韩国队战袍的,将会是金闵锡,郑荣植和李相秀们,但是相信柳承敏朱世赫吴尚垠的那支老兵的韩国队,会在见证过他们的球迷心里,永远留有一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