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12强杂谈:梅兹,费累塔斯,波尔及其他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欧洲12强杂谈:梅兹,费累塔斯,波尔及其他

February 08, 2014

历年的欧洲12强,在亚洲方面看来似乎算不上什么顶重要的赛事,但是在欧洲人心目中向来很有分量:即便瓦尔德内尔当年,也很骄傲的将其列为自己的主要成就之一。

从赛事的角度来说,欧洲12强其实比较类似于欧洲内部的世界杯。欧洲范围内顶尖的12个好手决出的欧洲之王,能入围的都是欧洲精英俱乐部的会员。

今年的面孔,似乎新会员居多:葡萄牙的两位(费雷塔斯和阿布罗尼亚),克罗地亚的加西亚,希腊的吉奥尼斯,法国的玛特宁,克罗地亚的克里桑,俄罗斯的什巴耶夫。

熟面孔:波尔,奥洽洛夫,当然还有之前拿过但是最近久未出场的梅兹。

虽然也是熟面孔但是早早出局没赶上露脸的:斯米尔诺夫,奥地利的罗伯特加多斯。

基本上说,来参赛的都是各国实际意义上的前两号选手了:比如奥地利,比如俄罗斯。

当然,说起来比较奇怪的,是连续15年参加世界杯风雨无阻从不缺席的萨姆所诺夫今年居然没有参加。

小组赛克里桑,加西亚和加多斯杯淘汰:三人中,克里桑虽然在欧洲成名多年,但是似乎历年欧洲12强都没什么声音。原则上说这位仁兄是被淘汰的三位里面实力最强的,奥运会前后还经常淘汰波尔。打法上说克里桑的路子其实非常简单:发球环节没什么花巧,轻挑配合摆短之后的两面拉,反手算是绝对的特长,主要打一个球熟。

(欧洲球迷的内部笑话:球迷A:步伐不好想打赢波尔那是痴人说梦!球迷B:阿德里安克里桑。球迷A:……好吧你赢了)

加西亚也算是协会这两年主要培养的选手之一,如果谁想在2013年看所谓老东欧的传统打法的具体例子,加西亚就算是一个:相比之前的选手,身材更加高大,威力更加惊人——于此同事相比之下的前台能力还更匮乏一点。马特宁的前台有些特点但是未必算是上佳,仍然能全场追着暴打加西亚君,令人感叹呐。

加多斯在施拉格转行办学,陈卫星逐步进军球台前喜剧行业的今年,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奥地利一号主力,但是反过来说,如果你的一号主力是加多斯,通常也意味着你的协会要在一段时间之内在国际比赛中没啥作为了:这种说法对一直以来勤恳坚持的加多斯多少有点不公平,奈何现实如此。

随后八进四的比赛中,马特宁淘汰了阿布罗尼亚。这次欧洲12强眼睛兄发挥神勇,一路晋级倒决赛,这个之后再叙,先聊两句阿布罗尼亚:当时刚出道的时候,相比同胞费雷塔斯的平稳实力风格,阿布罗尼亚的细腻手感很是亮眼。但是这些年一路打过来,反倒是后者的发挥要好上很多。除了发挥和技术实力这些要素,阿布罗尼亚等等很多手感卓绝的选手往往体现出某种让人感叹和扼腕的特质:他们手感卓绝,落点细腻,于是特别喜欢折腾对手;于是当他们灵感到了的时候,对手左支右绌很是狼狈,但是其他时候,这些选手久往往差点扎实。他们的进攻质量往往不那么稳定,再需要下手出结果的时候也欠点果断。

这种情况相对典型的,男选手中是这位,女选手中是朱雨玲。小朱同学因为有身后的李凖指导盯着,这两年已经有了不少改善,但是阿布罗尼亚久没这么走运:他的天赋让他相比扎实风格的同胞费雷塔斯多了很多灵感,但是一路走下来到现在,却已经落在了后面。

什巴耶夫其实风格和英国的皮切福德,外加法国的马特宁都差不多:身高臂长,台前反手的快拉(或者说抽)这下感觉特别好,逆旋转发球配合两面上手。三个人里面,马特宁其实综合指标最好,但是之前挺长一段时间心态不好,人沉不下来。皮切福德的能力相对弱些,但是反过来综合气质最扎实一些。来自战斗种族俄罗斯的什巴耶夫是俄罗斯一批新人里面露头比较快的,相对来说不如马特宁锋锐,但是也要比皮切福德厚实一些。

不过这三个人所代表的这个风格其实有个特点:他们反手近台有一板速度很快的而且凶的快抽,这一下本身的威胁很大,配合逆旋转发球能出一整套前台战术。但反过来说,如果控制住这一板,例如从正手开始对实力,他们的威胁也就差一些。这也是为什么这种风格的选手会经常输给老欧洲的原因:哦,既然逆反手班台有特长,那么直接正手对基本功吧。

波尔在半决赛对奥洽,最后3-4惜败。虽说最后结果上说波尔输了两分,甚至看到小分也很焦灼,但是实际上这场球波尔从场面上说已经非常下风了。运动员终究会被岁月拿走一些东西,区别在于那些来自于年轻力壮而不是来自于技巧磨练的东西往往最先被还给时间。

对于波尔来说,这个东西就是他的质量。

这场球对奥洽,后者已经非常习惯性的给一个半长然后直接退半步直接等发力。波尔全场在前三板上没有太多办法:即便上手,也都是被球路非常熟悉的对手反拉。这场球波尔之所以能撑到第七局,很大程度上在于波尔凭借惊艳的周旋能力,而不是他驰骋多年所依靠的厚实实力。

李晓东在之前的解说中提过,在目前的这个阶段,波尔的训练量已经非常低了。这些年频繁的伤病和逐渐降低的身体能力让波尔在比赛中不得不更多的依靠旋转落点来回和周旋来面对那些更加年轻的选手。实际上在对加西亚的时候,波尔就更多依靠的是落点深浅和击球轻重的变化——换言之是靠惊艳而非质量,在相持中拿到分数。但是对奥洽的比赛,对手质量强悍的三五板给波尔的接发球环节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导致其实场面上说全场都不大好看。

当第一局波尔13比11惜败的时候,这场比赛要拿下就已经非常困难了。他和奥洽的对抗,其实很类似王皓对上张继科。都是经验更加丰富的老将对抗身体技术都在巅峰的后辈。正面对抗的话非常吃亏,老将想要赢得比赛必须依靠对手犯错误。而这场球之所以拖到了第七局,某种程度上说也正是因为奥洽犯了错误:前几局顺风顺水的时候没有果断的继续施压,反倒在第五局开始每一局无畏失误的控制都不算太好。

这就是所谓老将的比赛了:他们未必会在电光石火的对抗中跟你碰的火花四溅,但是在些不起眼的角落他们会将你的微小失误照单全收,总是不声不响的默默追上比分。固然他们或许没有什么真的能拿住你的东西,但是他们会利用每一个微小的可能性缩小这些差距,然后用另外一些东西赶上。

另一个可能性:其实奥洽洛夫的心理调整能力,或许没有之前看起来的那样好。这次被波尔险些翻盘,在加上之前世锦赛输给鲍姆(后来几次对上都明显上风),让人不禁怀疑这样的一种可能性:奥洽洛夫的心思,其实要比看起来重一些。当之前他还在往上冲的时候,一往无前于是无畏;但是现在他是实际意义上的欧洲军团一号了,他的包袱和担子也更重一些。

相比波尔,可能奥洽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更多些。也就是这些东西让他更容易在某些比赛中给中国队造成更大的麻烦, 但是反过来说,这些因素也会让他称霸欧洲的征程增加许多波折。

这次欧洲12强,进了决赛的是费雷塔斯和梅兹。

费雷塔斯进决赛,算是情理之中:他在整个去年水平平稳的提升,从世界杯到世锦赛到团体赛,发挥非常平稳。左手且非常平稳的实力风格允许他在对抗更为锋锐的选手的时候依靠稳健和质量在相持段中占上风,同时他南欧风格的细腻手感也让他在与风格更加传统的老派欧洲选手的对抗中占到些便宜。

真正的意外,是梅兹半决赛淘汰了奥洽,进了欧洲12强的决赛。

梅兹各位都很熟悉了,梅兹也算是成名多年的欧洲名将,09年欧洲12强的夺冠之后转身拥抱教练泪流满面也算是乒乓球中不多见的感情流露的戏码。但是这些年梅兹的状态之起伏非常明显,受伤病的影响能力也大不如前。简单说,健康时候的梅兹手感和运动能力都是卓绝的。其天赋在整个乒乓球界可能都算得上号。任何神球从梅兹身上打出来我都能面不改色的加以接受。

梅兹在刚出道的时候经常因为同是左手的原因和和波尔作为比较,但实际上这两位的区别之大,对比起来近乎阴阳:波尔的前三板非常细腻,整体风格偏重于实力,近台能力,争抢和后面的套路连续是看家本事,气质上相对平稳,波动偏少;反过来梅兹前三板风格更加粗暴,同是手感非常细腻。前台争抢不算特长(实际上到现在都不怎么会拧),但是凭借身体的周旋能力非常优秀。整体而言非常依靠身体感觉打球,套路球很少,这点上和盖亭很类似。

情绪上嘛……请搜索梅兹+以下任意关键词:摔牌子,吃黄牌,和裁判争执,鼓倒掌,等等等等等。

这次比赛,之前对梅兹有期望的人,或许不会太多。对上奥洽之前,估计看好奥洽的人应该是大多数。既往战绩上说,这两位也算是有宿怨的:奥洽在奥运会上淘汰了梅兹,后来拿到了铜牌;过去一年多梅兹没少在大赛露面,然后在那些露面的时候里,也经常被李平们切成各种形状打的毫无脾气。

判断梅兹的状态如何,只要看他的相持段脚下交代如何就可以了:当他身体好,而且训练跟得上的时候,他的步伐交代的更清楚,移动也更迅捷,相持段的联系也要好得多。而当他正手相持脚底下经常拌蒜的时候,他也经常能依靠身体能力在一两板之内作出大范围的移动然后凭借上臂的爆发力回出让人满地找下巴的球,但是综合起来看他的失误回很多,相持段的威胁也要下降不少。

而这次比赛,梅兹的状态,只能说是出人意料的好:

整个身体的能力,算得上是09年以来最好的。脚下移动非常清楚,整个爆发力也回到了之前的水平。最近参赛很少,但是整体来说球非常熟。看得出来,最近一定收到了很有质量的训练。

技战术上说……梅兹这次对奥洽的战术,堪称简单粗暴中的战斗机:接发球看准了摆短然后反手撕一下侧身,没看住直接劈长下去(经常看不准),对面上手拉过来直接劈头盖脸打回去(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叫做搏杀,对于梅兹来说……都这么常规的用了真的能叫搏杀吗?)。发球环节也差不多:有机会了第三板上手拉起来准备凹下一板,没机会了劈长对面回过来没位置捂回去有位置还是劈头盖脸直接砸回去。

打到这,不管结果是什么样,都开始中台的周旋。

换言之,简单粗暴倒无以复加,与此同时又非常符合自己特点的,最大程度利用自己身体能力的打法。

之前写过,奥洽似乎特别喜欢“一个侧旋发过去,对手回的稍微质量差一点就直接砸回去。”对于其他人而言,奥洽的上手算是很有质量,中性为主的回接手段算是比较常见;但是对于健康的梅兹来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于是这场球经常奥洽一板上手准备侧身,只看着梅兹一板呼啸的回头咔嚓一声砸在直线上。

但是平心而论,这场球奥洽的发挥也有些问题:对手的搏杀很凶,而自己的缺乏相对应变手段。明知道对手特别喜欢搏杀自己的斜线,却也没有一些直线的配合。对手的周旋能力很强,而且前三板不太精细,也没在这个环节做太多文章,只是一味的按照自己套路低着头打。

一个很私人的看法:奥洽洛夫对于中国队的威胁,实际上要大于他实质上的能力。对于中国队来说,柳承敏和奥洽们,是时时刻刻需要防备的目标:一旦他们的状态起来了,很难控制;对于中国队来说,这种难以预料的风险是最难防范的,于是也就加倍的重视。但是反过来说,在更多的时候,那些平均状态甚至波谷的时候,他们在应付对手的冲击的时候,也往往差些调整。

2月9号当地时间三点半,将会决出新的欧洲12强冠军。决赛的双方是费雷塔斯的和梅兹,不管谁最终问鼎,这次的欧洲12强都将会有话题性。

补一点欧洲杯的决赛:

决赛的梅兹和费雷塔斯很像是彼此阴阳对立的倒影:

从梅兹的角度来看:胆大,敢于搏杀,手上感觉和灵感都更好。于是乎,梅兹的球必须集中于凶狠搏杀和减少回合,才能突出特点。

与此同时,梅兹的路线相对死板,对两条斜线非常依赖。正手的连续能力算是很有信心的环节,但是于此同时反手基本上只有一板凶搏。过渡和防御环节比较缺失。

打法上发球的环节和自己凶搏的特点相互带动,加上心理素质很好,很敢算也很敢搏;不过相应的就是一旦被抓住了弱点很难摆脱。简而言之,梅兹不是实力型打法,就是靠跟你抗,顶到对手怂。

而把上面的这些环节都反过来,差不多就是费雷塔斯。

这场决赛,费雷塔斯的对梅兹的战术很清楚,而梅兹基本上上面列的所有点,都被看住了:

梅兹立足的环节,在于凶狠搏杀:如果放掉处理球的偏好,其实梅兹和许昕同为左手,有很多地方很相似;都非常善于给一个对方半长然后反拉对手的来球,对于正手的能力和相持比较依靠;反手环节偏于薄弱。

这里的决定区别是:许昕有实力,正手的上选相持能顶起来。就算前几下抗不住,还能跟你缠。而梅兹一旦前两下被捅到软肋上,就很难摆脱。

通常如果打右手,梅兹的移动能力和频繁的侧身可以很好的弥补自己反手位能力的缺陷。但是这场球对上的对手,是台内手法一样很细腻,而且相比自己实力明显强的费雷塔斯。对手的打法很有针对性:尽量在台前把球控制严密,所有的长球一定先往梅兹的反手塞。

于是乎,这场球的局面就是:前几下控制不严密了,正反手两面终结进攻梅兹能很快拿到分数;但是除此之外的情况,梅兹的反手只能硬着头皮凶来一下,而且只有斜线没有直线配合,成功率很低;要么就是强行侧身,两下之后自己就丢了。

坦白说,梅兹的路子,起码在这场球上看,过分的简单粗暴了。固然这场的发挥有伤病的影响,但是在应对上,梅兹全场除了高风险的搏杀以外,在其他环节都没什么答案。

还是恭喜费雷塔斯,新科欧洲12强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