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致辞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婚礼致辞

March 13, 2014

请大家静一下,我两句话想说。

估计各位都知道,我是一个喜欢扯淡的人。

什么?不知道?谁不知道的举手我看一下。估计不是女方亲友就是捣乱的。

好了你们几个别闹了,对说的就是你们。

还行,基本上举手的都是捣乱的。这说明,来的都认识,没有生人来蹭饭的。

当然,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今天的伙食可能不太好,你看都没有蹭饭的。

嗯,我想说两句。

首先还是要感谢各位的光临,尤其是那些不远千里来参加这档子事儿,可能还随了份子钱的朋友们,你们这是国际主义精神啊。

对那些就在同城的朋友们呢,你们明知道我基本不参加婚礼也不随份子钱但还是来了,你们这不是国际主义了,简直是共产主义啊。等会多吃点,管够。谁饿着是孙子。

是,我也知道,婚礼致辞这个事儿吧,一般都不是新郎的。传统上讲,这是我爹的事儿。

但是考虑到我爹的具体情况,我估计他老人家盼星星盼月亮别人家孩子都打酱油了终于盼到的儿子娶媳妇那天他可能说不出啥有出息的话。要么屁磕连天自以为很幽默,要么整的跟政治学习似地自以为很有内涵。无论哪种情况我都得在下面抓耳挠腮憋出内伤不说,可能整个后半辈子都会因为我爸的胡说八道有心阴影。更何况,作为十里八村有名的孝子,这种有损我爹威名的事儿只要我在场就绝对不可能发生。

为了防止有人事后对我说,你行你上啊,我就只能现在表示一下了:我上就我上。

就这么着,在这个重要场合胡说八道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我原本从来就没指望过我能结婚。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对结婚的人,尤其是男人,心怀敬意:我知道我自己做不出那种承诺,那是一种将全心投入的,没有回头的承诺。我自己做不到,于是当我看到其他人勇敢的承诺的时候,我就很佩服。不过也就是佩服,没到羡慕的程度,当然更不到以身试法的程度。

我觉得生活本身已经很麻烦了,我是个怕麻烦的人。

生活本身有多么麻烦估计不需要我介绍,尤其是我这么怕麻烦。所以除了佩服人家的勇气意外,我对这些本来家里有个妈,却还要找一个明显跟妈功能重合的人终身为伴的人特别费解。

所以我早早就做好了自己过一辈子的打算,具体体现在这么几件事而上:

我很快将自己的做饭水平提高到了某种境界:任何味道不错而且能在半个小时以内弄出来能填饱一个人的菜肴我都多少能来两下。

单身汉注定将拥有大量的空白时间,尤其是我这样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都和我搭不上边儿的男子。于是我就赔养了几个花时间的爱好。

首先是看书,当然这其实不是培养的,我一直挺喜欢看书。重点在于看什么:作为一个自由而无用的单身汉,我看得都是只花时间不打粮食的类型,主要是小说,偶尔看一点点哲学,还主要是当八卦看。

我曾经还很蛋疼的写了一篇东西,叫做<看哲学当然娶不到媳妇,那我看的都是什么>——足见当时我多么有空,再就是足见生活有多么无常,唉。(此处应该有掌声,停顿)

看小说这个事儿,其实很花时间。普鲁斯特有本小说,叫追忆似水年华。据说只有得过大病或者坐过牢的人才能有空看完。足见看小说这个事儿是多么浪费生命。

当然,如果有比看小说还花时间的事儿,那就是写小说了。

这也是我培养出来的第二个毛病。

还有一个也值得一提的,就是那会我无聊到了自己去减肥的程度。他们老说爱情多么多么伟大,伟大到能让人减肥。

其实爱情没有那么伟大,无聊还差不多。

我当时太无聊了,无聊到对一切感到无聊,包括自己的体型,于是我就无聊到每天晚上去自行车上蹬一个小时。

后来证明这个事儿起到某些意料之外的副作用,是吧亲爱的?(望向台下新娘)

什么?别胡说八道?谁看了我减肥之前的照片觉得这肯定没戏,结果见了活的感到了意外惊喜的?这种事儿我会乱说吗?

(躲开台下扔下来的花球)

你们看见了啊,等下各位想结束单身的朋友,不是我不给你们机会。

于是说,当我们俩遇见的时候,我首先感到我们可能和其他人有点不一样的,是这么一个事儿:

一般来说,两个人往往因为想结束单身而走到一起,或者说起码动机中包含这种成分。

但是我们好像有点区别:我们是两个本来就没打算搭伴过的两个人碰到了,觉得还挺有意思,于是就决定凑一起试试。

想一想我觉得这个事儿其实有道理啊:只有乐于和自己相处的两个人,才更有可能搭伴同行吧。否则一边儿总是依靠着另外一边儿,总有一边儿累得慌啊。

这个想法可能包含某些真理,当然更有可能是我单身好几十年的直接原因。

在某种约定俗成的意识里,婚礼代表着某种结束。从现在开始起媳妇进门啦,千辛万苦修成正果啦,什么“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啦”,诸如此类的。

但是我觉得,在这个事儿上,某些不谙世事的人说的话,可能要比大家口口相传的说的要更有道理。

我们都很喜欢英剧夏洛克,里面华生要结婚,福尔摩斯有句台词是这样的:

“我就没看出来这又什么大不了的,本来就住在一起的两个人,开个大party,出去旅个游,回来之后继续生活在一起,这有什么值得折腾的?”

我觉得夏洛克先生这句话很妙,一部分原因是这其实和文学理论中传统故事的结局的概括很相似:他们说传统故事的结局就两个:要么是婚姻,要么是死亡。

翻译过来其实就是,要么是婚姻——也就是生活继续,要么是死亡——生活结束了。

如果说今天这个场合意味着任何事情的话,它肯定意味的不是结束,它只能意味着某种继续。

当然,要是意味着结束那肯定也是因为我胡说八道老婆忍不了了冲上台把我结束。

为了避免这个事儿发生,长时间一来我都一直贯彻着每一个活到今天的非单身男性都活有意或无意坚持的行为:

巴.结.你.的.女.朋.友。

那时候我们打电话,我都要变着花样的从嘴里蹦出一堆形容词:聪明美丽可爱善良大方肤白貌美胸大腿长貌若天线笑靥如花blahblahblah。我当然知道一般过了第四个形容词说什么就不重要了,主要必须要有长度,但是为了避免被结束的结局,我还是本着理工男的钻研精神仔细研究了客户的需求然后作出了这么个产品:

各位的请帖上都有个网址,只要点击一下按钮他们就会随机按照平仄的规律生成一连串让铁肺也仆街的巴结女朋友的一连串形容词。我每天晚上就是这样保证自己巴结女朋友的时候花样翻新的。你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和特别日子定制形容词的具体内容和格式,还能观看最流行的巴结词都有哪些内容,还能分享到人人网新浪微博twitter facebook linkedin(虽说我不知道你分享到那是准备要干嘛)和你的朋友分享你对你家姑娘的“真心”赞美。

是的我们支持所有主流浏览器兼容iOS和android,什么?你用IE6?你活该被女朋友结束。

咳,好了,说道这里,还是稍微严肃一下。

象之前说的,婚姻所代表的其实并不是结束,更多的是一种开始。我今天在这里,所怀的心情,其实和当初想象的,一个男人作出的伟大承诺,并不接近。如果要说的话,其实更接近于这样:

虽然满嘴跑火车而且极端不靠谱,但是骨子里我是个悲观的人(唉那谁你不要扔西红柿!)。我觉得生活本身其实只是一种挣扎。每个人都有挣扎,挣扎带来的痛苦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挣扎是不是一种煎熬,其实是一种选择。

今天以后,我仍然会挣扎,就像生活本身无论发生什么都会继续一样。但是从今天开始,在挣扎的时候,我会知道有一个人和我在一起。我会怀着希望,让挣扎少些煎熬,让我能暂时忘却痛苦。

谢谢各位。祝各位吃好喝好。

哦对了,如果你看到现在仍然没发现这其实这是一篇小说的话,请自觉联系作者索取用于捐赠的地址:目前只接受paypal和现金,可以遇见的将来会增加支付宝和比特币支持。

什么?你说为什么这么早就开始写这样的小说?你不知道<回到拉萨>其实是郑钧在去西藏的火车上写出来的吗?真到了拉萨他什么都没写出来,光顾着高原反映,好了之后喝青稞酒对着有可爱高原红的姑娘吹牛哔了。这种事儿要提前弄知道吗?到时候焦头烂额的哪有闲情逸致写这个?你以为自己是聂鲁达?仗着自己才高八斗临了才在餐巾纸上写自己的授奖词?

别闹了。

有这个闲心还不赶快去问问作者捐赠地址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