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锦赛四强前扯闲篇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世锦赛四强前扯闲篇

May 03, 2014

男团小组赛篇

欧洲

施拉格,佩尔森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乒坛讲述着那个“沧海桑田,世事变换,规则修改,白云苍狗,你大爷还是你大爷”的戏码。

直到今年。

上届世锦赛团体赛还有马琳对老佩“梦回90年代”的演出;今年的差不多就剩下陈卫星和格林卡两张熟悉的老面孔了:前者仍然冲锋陷阵,后者则主要就是压压阵。

(我真的很想把谭瑞午也写进这个单子里,大概是面相原因?)

(当然,对老将黯然隐去的说法,卡拉卡塞维奇表示不满,他老人家以38岁的年龄或许不是赛会最高,但是一千八百多位的世界排名仍然看得人双膝一软。)

欧洲说了好几百年的新老交替终于今年在实际意义上发生了:俄罗斯基本上靠的全班年轻人在打,SKACHKOV Kirill小组赛第一轮对第三场出战对王增羿,第三地四局一篇茫然,几乎不会打球;瑞典现在压阵的老将变成了龙葵斯特,中生代格雷尔带着一个卡尔松和一个佩尔森:克里斯蒂安卡尔松和Jon佩尔森。

(克里斯蒂安卡尔松高大凶悍,左手且反手凶残,同时身体素质移动能力和协调性都不错,很是亮眼)

欧洲相对阵容比较成熟的队伍是葡萄牙,法国,希腊:这里说成熟,并非说水平,而是说阵容相对稳定,培养新人的成分较低,主力阵容也经历过一些大小赛事。

希腊这段时间势头不错,欧锦赛狂飙突进了决赛,这次则是第一场就赢了东道主日本(谢谢送分童子岸川圣也同学。);法国这三个年轻人都是打兴发了谁都能咬一口的主儿,但是马特宁同学自从2011年开始就没在大赛上再有什么大突破;费雷塔斯在问鼎欧洲12强之后,葡萄牙整体差不多也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除了老四强的中日韩德,对其他国家账面上看都是上风球。

费雷塔斯偏重于实力,走扎实路线;阿波罗尼亚则突出手感有灵气球;至于蒙代罗同学,球什么的再说,您什么时候就不声不响的把罗马尼亚的杜迪安娶进家门了啊?要不是后者这次比赛已经改了姓,还真没反映过来。

亚洲

到亚洲这边,高宁已经是新加坡的头号主力有些年头了,有段时间没怎么弄出响声的杨子这次比赛再度露面,但是值得一提的是传统上依靠中国输血的新加坡和香港,都开始不约而同的培养本土选手了:周哲宇在对香港一战中三号出场拿下一分,是本土造血中让人印象出彩的。

香港这边则给了黄镇廷不少机会:老实的说来,以直板来说,他的发动环节亮点有限,反手位也基本要出台了才有一定杀伤力,但是正手能力和移动能力都不错,比赛作风也顽强,假以时日或许可以期待。

以现在来说,香港仍然是唐鹏和江天一两块横板的班底,配合黄镇廷梁柱恩两块直板打第三场为主的阵容。唐鹏现如今的球,生胶的特点很弱了,而且小组赛阶段他的临场发挥也确实没太多亮点,输克罗地亚也算是例子。反手倒板越来越多,让人觉得是不是干脆改成反胶算了:对高宁的比赛更是开头六七个球全部都倒板直接过来拧,结果把自己打乱了。

(作为解说的Richard Prause,德国国家队前教练,似乎对唐鹏评价不高:教练布置总是爱听不听的样子,场面上也很难控制,经常莫名其妙的搏杀,当然反过来也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尤其是对手。)

老四家

一般来说,如果不出意外,那么世锦赛应该是中国日本韩国德国之间的游戏;当然,如果完全不出任何意外,剩下那三家谁第二才是真正的悬念。

但是竞技体育最大的乐趣,就在于总是会出意外。

东道主日本上来就直接输给了希腊:没悬念的水谷凖拿到两分,然后岸川圣也丢掉两分,小组赛最后一场又丢掉两分,成为老四家头一号送分童子。其他时间中,日本的班底基本上是水谷凖和丹羽孝西的前两号,松平打三号。

之前聊过,日本相比于中国以外的其他协会,最大的“奢侈”是可以排岸川到三号:这次比赛以外,岸川的作风基本上以平稳为主,能赢的很少输,当然打不赢的也赢不了。中国以外的协会,三号能稳稳压住岸川的并不是很多。这次给岸川排到了第二号,结果稳稳的送出四分,让人不禁有点嘀咕那个岸川同学要退役办学校的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

日本以水谷丹羽松平出战的比赛中,整体表现啊都比较平稳。即便岸川的状态不佳或许无法在后面的比赛中出战,日本在排阵上仍然有一定余地:可以根据对手调整丹羽和松平的位置,同事盐野真人也是一张可以打打的牌。

但是长期上来说,日本最可怕的并非是现在的阵容灵活性,也不是现在主力阵容相对年轻的年龄,而是日本在现在这批人身后,有起码两个梯队的青少年选手。对于老四家的其他两家来说,这是一个够他们头疼很久的问题。

韩国总的来说也处在新老交替的位置,是第一集团中相对弱的一家:这次的报名的是赵彦来朱世赫郑荣植金闵锡徐德贤,一老带四新(之前亚锦赛表现不错的搏杀小王子李相秀没报上),实际上的第一主力是……郑荣植。韩国乒协相对激进的直接拿掉了原来晚年不变的柳承敏吴尚垠朱世赫的班底,后来想想还是留了一个朱世赫带一下新人。现在这批韩国年轻人,身体素质战斗品质一贯性的不错,即便球路上相对上风一点,以他们能咬能缠胆子大的劲头,和整体上来说中近台的杀伤力,对其他协会都仍然是个威胁。

不过反过来说,这次比赛他们的签位非常有利,同组的选手基本上要弱个档次。即便如此,小组赛最后一场还是结结实实被神秘的朝鲜同胞们咬了一口。个人倒是不觉得这场球有什么政治因素,如果真的有,只能说这种鸡血横飞搏杀没完神球满地出的超级大逆转如果是演技,那么中国队的选手大大的不及。

严格的说来,这次连德国都多少有点锻炼新人的目的(实际上这次比赛几乎所有有年轻选手的协会都在或多或少的锻炼后辈),波尔仍然是团队的信心基础和依靠,但是德国,甚至说欧洲的一号已经是奥洽洛夫这件事儿其实早就不是啥秘密了。这两位开路,剩下就是锻炼之前刚赢过王皓的Steffen Mengel和Patrick Franziska了。

报名了的鲍姆因病并未随队前往日本。

另外,在小组赛最后一场,德国做了一件中国都没放下架子的做的事情:他们排了两个年轻选手打头两号,奥洽打第三号对战乌克兰,最终三比二险胜。

至于中国队,小组赛阶段的谈资基本上就是初次团体赛手紧的樊振东和多少显得有点作死的张继科。不过坦率的说,从位置上说,樊振东这次的位置和新加坡香港的本土选手其实并没有太大区别:都是蓄养增长阅历和见识的年轻选手。即便小樊的水准已经到了世界的前端,场面,见识,阅历和江湖经验都还是需要一场一场的慢慢来。

至于张继科,只说一点比赛以外的简单想法:他核心的东西,或许并不是反手的拧拉,也可能不是两面全面的杀伤力;或许,他的身体本身,才是他压箱子底的根本东西。就张继科目前的技术水准来看,他手上的东西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会一直在,但是他的身体能力,那种允许他迅捷的一步上到正手短拧拉,之后回到反手开弓一般拉出的反手,和紧接着的正手连续,需要的都是处在巅峰的身体能力。

对加多斯,一旦身体的机能没完全跟上,正手短之后的上手拧拉就只能多摩擦少撞击;底线的反手位长球击球位置就会过于靠近身体,于是只能用挂起来造弧线;这两条如果遇上对手铁了心的跟你搏杀,一旦搏的兴发了,单靠手上调节,以张继科来说摆脱会比较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