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锦赛淘汰赛综述二:拧拉,马龙和德国队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世锦赛淘汰赛综述二:拧拉,马龙和德国队

May 14, 2014

拧拉的出现打破了乒乓球之前的很多规律:从下旋开始的发球轮次未必能开始给人优势,短球为主的制造机会的战术也开始在直接拧成上旋相持的简单粗暴面前显得有些疲惫。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拧拉是接发球环节的通解,乒乓球的前三板将不可逆转的变为拧和被拧的游戏。

但是时间沉淀之后,起码截至目前,这尚未发生。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起码就我私人的看法,是这样的:作为一项技术,在职业层次的选手中,拧拉的装备率是相当高的。但是就像其他任何技术一样,拧拉的能力在不同选手中存在好坏:好的例如张继科樊振东,能在有位置的情况下以非常强的质量强势的破坏对手的发球后战术的组织。

但是这样的人终究不多。

起码对于现如今的大多数其他选手,盲目的逢球就拧,并不是当初预计的那般明智的选择:以大多数人的能力,一根筋的上手拧,质量未必高,同时落点的选择也不多,一旦摸透了规律,同层次的对抗中见球就拧其实并不占什么便宜。

在去年的相当大多数时间,这个问题困扰过许昕,闫安,当然还有马龙自己。对于这三位,现在看来能稳妥的控制好短球,将回球落点的各种可能性留给自己,带来的优势似乎是要大于盲目的直接拧。

马龙对奥恰洛夫的第一局,马龙在第一个选择的突破关节,是半出台的轻调:接发之后的摆短到偏正手位置迫使对手移动,如果没有上手抢攻的机会那么则用半出台迫使对手轻调过度之后反拉。

拧拉目前相对局限一:能拧的人多,但是大都在第二板判断出落点之后打固定靶;控制两下之后变成移动靶,没了位置之后即便反手强如奥恰洛夫,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正手轻调的半出台。

摆短能摆住之后,后面跟着的第二下,是直接同捅反手位的长球:对手开始盯正手短了,于是马上转身给一个反手长,人的注意力盯在正手短,人也里台子近一点,无论是反手直接拉还是侧身正手用空间换时间,这板球的质量都上不来。

拧拉目前相对局限二:人的注意力有限,要同时做到正手短和反手底线都能强势,需要的是顶尖的竞技状态,身体素质,和技术配合。即便三样都有,也很难维持。

当然,奥恰洛夫受到限制,也很大程度上因为对手是马龙:后者的短球的细腻程度和手法精熟,在目前可以说当世无对。对手的发球对马龙接发球落点选择的限制相对有限,而当马龙可以选择把球回到球台任何一个位置上的时候,对手的头疼可想而知。

就目前来看,与其说拧拉变成了通解,我更宁愿相信接发球开始更多的变成一种石头剪子布的博弈游戏:每个人自有其强势的科目,摆短好的拧拉或许相对差点,但是落点控制的又细腻一些;拧拉好的或许摆短没那么妥当,拧不死又摆不住的时候场面会比较难看;处理短球不大好的往往对长球有心得,接发球就不妨打简单一点对实力。

前者比如马龙,中间比如樊振东,后面更多的是老字号的实力型选手,王励勤和欧洲那些实力派,但是实践看来,这种基本功硬实的选手,打擅长拧拉的年轻派并没有想象中吃亏。

马龙对波尔的比赛,相比于张继科对奥恰洛夫,和马龙对奥恰洛夫,显得更加单纯一些:这是一场纯粹的“前三板比你大一号”式比赛。各位如果有兴趣,可以数一数五板之内解决的分数占到全部分数的多少,而这些球都是谁拿了分。

写一点对德国队目前状况的看法:

这次比赛之前原本计划中的三号鲍姆因病没能赶上罗斯科夫定的截止日期,于是他虽然在名单上,但是最后德国队赴日本的飞机上,只有四名选手。即便如此,以德国前两号的强势,仍然足以让他们在面对绝大多数对手的时候不用操心三号的强弱。

换言之,德国目前的状况是,前两号选手决定了德国的下限低不到哪里去,但是三号又决定德国的上线很难高过银牌。

波尔现在已经满33岁,就目前他的训练量和逐渐减少的出赛次数来看,再有最多两届世锦赛,奥恰就要从实际意义上的德国一号变成各种意义上的德国首席。固然德国的后辈力量世界来看只逊色于中国,但是截至目前还没看出有谁能取代波尔在阵中的地位。

对于日本来说,情况是如果他们有朝一日真的打翻中国队,靠的应该不是当年最早冒头的水谷松平岸川们(或许有他们其中之一,但是不大可能两人都在阵中)。

但是对于德国队来说,除非未来他们那个能超越波尔的天才还在水平线以下,就目前的趋势来看,想赢中国的可能性,正在随着波尔的运动生涯一起逐渐燃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