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锦赛淘汰赛综述三:水谷凖和日本的进取心,韩国队和他们的未来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世锦赛淘汰赛综述三:水谷凖和日本的进取心,韩国队和他们的未来

May 14, 2014

如果说日本男队最后第三名的成绩相比于日本女队的第二是一个让人失望的结局,那么这个结局的最好注脚应该是:论靠谱三单的重要性。

相比于德国的固定前两号压阵,第三号上谁都是练小号刷经验的状况,日本男队这次的阵容应该是(起码账面上)中国队以外最平衡的:水谷凖的头号之外,剩下的丹羽,松平,岸川,甚至盐野可以按照对手的情况组合成任意情况。

日本开赛的阶段的尝试是水谷,岸川和松平,结果来看算不上成功;但是之前一贯让岸川打到三号的阵容,已经是几次比赛证明过的合适策略,这次比赛提到2号,除了送走四分以外看起来并没什么特别贡献。

到了淘汰赛阶段稳定的变成了水谷丹羽松平的前三号组合,阵容一直没变。

如果发事后诸葛亮的评论的话,其实日本队如果将姿态放低一些用凶阵去搏一下,机会更大:丹羽排在三号,水谷打一号争取两分。德国队三单出场的弗朗切斯卡在青少年比赛时期就和丹羽有交手记录,印象中赢得很少;而丹羽的实际情况又决定打前两号他在德国队身上拿两分的可能性不大,还不如稳保一分,让水谷搏一搏。

不过相比即便德国队自己,赛前也没有多少把握弗朗切斯卡能赢松平。

以往水谷对奥恰洛夫,固然左手天生调动对手相对偏弱的右手,但是主动进攻的时候质量一贯的不算亮眼,同时连续性也欠奉,一旦一下没出结果后一下跟不上的情况居多,对手一旦喘过气来质量则不是自己的能够承受。这次比赛水谷则系统的补强了正手的连续进攻和反手位的防御问题,退台更少,正手能比较凶的连续进攻,相持能更多的在中前台而不是中台活动了。

(顺便说,许昕和水谷,一个靠加强短球质量和正手线路,另一个靠正手相持和近台连续提高了水平,而并非之前大家期待的提高正手质量,可见对于那个层次的选手,他们都对自己的情况心知肚明,每一点微小的前进都能在比赛中带来局面上质的变化;于此同时,对于他们来说,类似正手质量一类的问题,往往很大程度上和自己的先天条件联系在一起,或许没那么容易轻易改变。)

就这次比赛的综合表现而言,水谷凖和石川佳纯都堂堂正正的抗住了一号选手的考验,尤其考虑到后者其实大约几个月之前还在大幅度的技术结构调整,这就更显得不易:现在的水谷凖,进攻中占位更加注意近台,速度开始提高,并且更加善于利用自己前三板的细腻手感,更少无谓退台,这都是很让人惊喜的变化。24岁的年龄以调整来说并不算早,但是能在目前的水平,休整一年之后重新出发,足见水谷同学的博客标题(single-mindedly table tennis)并不是凭空取的。

就这次比赛的表现来说,松平之前在世锦赛上一路的神手感防守显然是超水准发挥,心态松弛压力不大的结果。团体赛的压力层次上一个台阶,马上情况有有所不同。至于松平同学的比赛的具体表现,这里恕不多谈:还是,团体赛的三单要靠谱啊,你看看人家平野同学。

之前听朋友说,水谷凖在博客里公开抱怨过日本队的进取心问题,内容大约是没有多少人真的在为冲向时间顶尖水平努力,队里论资排辈而非能力强者上。就这次比赛的排阵来看,之前小组赛前几轮的水谷岸川松平的组合,是严格意义上的按照年功资历的排序,即便首场不敌希腊仍然没有变阵,或许所言不虚也说不准。

当然,政治问题影响的并不止日本队一家。

韩国队这两年开始大刀阔斧的培养年轻人,这次男队带上朱世赫出战挺进八强,女队缺少老将压阵只到小组出线,单以结果而论应该不至于让人无法接受:考虑到世锦赛单项赛这批年轻人三轮之后全部出局,带上一个老将就要重回前四说来有些勉强。

不过似乎韩国乒协并不这么看:有消息说这次比赛之后韩国乒协高层非常不满,已经开始严肃的考虑是不是征召已经挂牌的金景娥等人重新为国出战……

韩国男队的问题不同于日本:后者固然阵容年轻,但是队中五个人三个人之前一起打过多次团体世界大赛,丹羽固然年轻但是出赛机会并不缺乏,剩下资历最浅的是今年已经28岁的“新人”盐野真人,日本队固然平局年龄不大,但是总体江湖经验不算欠缺。

这次的韩国队基本上是朱世赫带队,赵彦来和郑荣植的阵容。金闵锡之前小组赛表现比较挣扎,两场之后就没在得到多少出场机会,于是韩国的阵容也比较固定:近期状态最好的郑荣植,血液病情恢复之后的朱世赫,和相对稳健三号赵彦来。

以之前韩国男队的挣扎表现来说,五场让人把揪心丸几乎要吃撑着的比赛之后不敌台北,并不难看。朱世赫对庄智渊的比赛,看着让人恍惚回到了10年前:前者正手杀伤力移动能力皆有,时常一板过;后者两面上手速度奇快风格轻快剽悍;朱世赫前两局的凶残状态让人怀疑这世界是否真的是个游戏,然后朱世赫是不是真的开了外挂;第三局打到后面,朱世赫的外挂忘记续费,庄智渊的外挂果断充值——前两局庄智渊还以轻调配合,打到后面状态全开,来球旋转弧线一概不论照冲不误。

只能说,伦敦奥运会之后的庄智渊,真心命硬。

至于郑荣植对陈建安的,多少也让我更新了一点对郑荣植的认识:他的身高比我想象的还要高,似乎不止报名上写的一米82;以这种身高来说手感很好,短球手感的细腻有点像前辈吴尚垠;于此同时也有想法有灵气,但是相比前辈,江湖经验以外,似乎基本功似乎也欠缺一些;他的击球姿势,拉手不大,但是击球点比较靠前,前臂手腕参与得多,合力比较好;反过来中心偏高,躯干参与程度相对比较小,稳定性就欠奉一些。

说回来,韩国最近的这批选手,很多都有类似的特点:金闵锡也好,郑荣植也好,赵彦来也好,正手拉球的姿势躯干参与不多,胳膊抡的比较厉害。这种姿势本身往往暗藏某些不稳定的因素,容易轮得上天下无敌,轮不上无能为力。

(话虽这么说,正手身体参与最好的韩国年轻选手是李相秀,这次没报上名,估计是搏杀小王子别的太没溜儿了,教练怕心脏扛不住?)

(对于正手的姿势,我有一点不成气候的想法,有机会写成文大家探讨一下,这里不细聊。)

当然,正手姿势其实只是全部技术环节中的一个。单项技术如何,很大程度上要看和整体技术的组合到什么程度。现如今的这些韩国年轻人,需要的并不是一举杀回世锦赛四强的高期待,而是老老实实的一场一场比赛和平时扎实的训练:他们足够年轻,也有足够的天赋在世界上打出更大的舞台。但是现在与其望着无边的星空,或许应该更在意脚下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