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最差的小说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金庸最差的小说

May 15, 2014

最蠢的事情往往是由聪明人做出来的,由此推最差的小说往往也是最好的作家写出来的。

类型小说相比传统文学有个特点,即中档的类型小说应该不比中档的严肃文学(这里的严肃文学泛指,并无确定的定义)更加糟糕,但是中档的类型小说往往得以出版,而中等的严肃小说永无见天日的一天。

这话是雷蒙德钱德勒说过,个人谨慎的表示赞同。

按照上面的逻辑,当一个作家的写作刚刚起步的时候,其作品固然未必成熟,但是相比之下,在他完全有能力写好作品的情况下仍然写出的坏东西,就很难逃掉最差作品的命运了。

神雕侠侣就是这么一部作品。

作为报纸的连载小说,适当使用天降陨石(即没来由出现的人或者事物)并无不妥,但是整部书频繁的使用的陨石,以至于每隔两页就有不知道从哪来的人物出现,就让读者非常头疼了。这个人物,开始的时候是李莫愁,之后只要在终南山境内,那就是尹志平和赵志敬们;离开终南山,还是李莫愁;再后来是金轮法王李莫愁并用,最后李莫愁“香消玉殒”,天上能掉下来的只剩下金轮法王,直到全书最后。

由此可见,在前传中完全没有出场,但是一出场就武功高强,还有事儿没事儿喜欢把各方都得罪一遍的李莫愁,堪称这本书赶稿子的救星:只要情节进展缺乏推动,马上啪嚓一声把李莫愁从天上扔下来,情节自然不愁:反正她和书里几乎所有人都有梁子,不愁闹不出事儿来。

这么好用的角色,如果我开报的同时同时写两部小说,我也不舍得草草扔掉。

于是理所当然的,李莫愁到了全书进展到几乎八成的时候才光荣去剧组领了便当。

当然,能从天上掉下来的不只是穷追不舍的复仇女神们,前辈高人一样通用:从开始的武三通,到后来的欧阳峰,洪七公,最后的老顽童,一灯大师,黄老邪,这些室外高人们出场基本都遵循随风而来乘风而去爱咋咋地爱谁谁的作风。

当然,天上掉的李莫愁们并不足以将这本书推到金庸最烂的小说的宝座上,其他的的助力包括:

心思颠三倒四的杨过:这位后来的当时大侠心思一分钟可以流转千遍,他的立场可以在心念一动之际完全逆转,而所有的外在条件全无改变。

杨过和小龙女“你不爱我,我就去死”式的爱情:当李莫愁们不足以单纯的推动情节的时候,第二大法宝就是让小龙女相信杨过并不爱她,而这件事本身并不那么复杂。这招之所以屡试不爽,当然是因为杨过的天赋异禀,他是某种罕见病毒的0号携带者,而它的名字叫做

“我摸谁见谁谁就喜欢我”:此病毒流传甚广,后来随着起点一路发扬光大,传遍了所有种马文的主角。从创造经济产值的角度上说,金大侠将这招发扬光大,间接养活了无数人。固然,他的其他小说中主角也自有风流倜傥的,但是类似杨过这样一路走来毫无阻力的将此病毒传染的,应该是别无分号。

像之前所说,金庸并非没有能力创作出更好的小说。同时期连载的雪山飞狐,其真正的主角胡一刀在全书中没有登场一分钟,完全是依靠其他角色们在一个类似经典推理小说“暴风雪山庄”中的环境中你一言我一语的试图寻找真相的过程中逐渐勾勒出来的。而被困在欲笔峰上的角色们各自怀着自己的心思,营造出了很丰富的冲突和张力;小说最后的开放式结局在无效小说中也并不多见;以上三点都是成熟叙事手法的体现。小说的艺术形象的高低好坏固然很大程度上受私人品味影响,但是叙事手法的成熟程度则有现对更加客观的体现。

神雕侠侣于1959年开始在明报连载,金庸在这之前的小说有:

1955书剑恩仇录:书剑固然相对局限于传统武侠小说的框架,但是仍然不大多见的使用了群像式的描写,而且成功的将大仲马的“改编历史小说”移植到了武侠小说的框架之内。

1956碧血剑:单纯的以情节格局而论,碧血剑并不算出彩的作品,但是其同样使用了改编历史小说的框架,于此同时,金蛇郎君的同胡一刀一样,作为关键人物在全书中都没有出场,是以侧边描写贯穿始终。

1957的射雕英雄传,将改变历史小说在武侠小说中的应用整体扩大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格局,整体的形象描述相比之前两座要来的丰满,同时情节推动的手段也开始成熟。

在神雕侠侣之前的几部小说,金庸作为小说家的技巧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前进,而这种势头随着雪山飞狐仍然进一步增长。在这种大环境下,神雕侠侣作为继承射雕的作品,在情节,技巧,语言风格和整体格局方面非但并无明显进步,反倒异乎寻常的苍白扁平斧凿痕迹严重,就此而言,神雕侠侣应该担得上金庸最差小说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