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包装操作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照包装操作

December 13, 2014

我喜欢做饭。

因为喜欢吃的缘故,也比较喜欢做。我怕麻烦,所以那些需要宽油猛炸,需要好几个小时围着火候仔细照顾的菜,我都不太擅长。不过反过来要是什么急火快炒,十五分钟能出锅的,我都没少尝试,而且有几个菜很有心得。总的来说,我操练的大多是单身汉食谱,没什么特别,远不算什么美食家或者厨师之类。

说起来,似乎每一个我这个层次的半吊子,如果发现什么简单快捷,方便美味的东西,都很难抗拒下厨房一试的冲动。如果上面再附上两个特殊秘方,那就一定要尝试一番了。冷战时期似乎有个笑话,说连上帝都很难拒绝写了“机密”字样的信封,别说单身汉了。

说来,除了那几个宫保鸡丁一类的快手菜,所谓的单身汉食谱,来来回回不过也就是汤面,盖饭,炒粉,意面一类的几样东西。我吃大米长大,每次遇见盖饭食谱都难免多看几眼。看得多了,就发现咖喱在其中频繁露面——也难怪,这东西本来就是单身汉的福音,品种繁多兼容并包,什么都能拿来扔进去,食谱丰富理所当然——当然,秘方也尤其多——就我还记得的,就有放苹果泥的,放黑巧克力的,放酸奶的好几大流派。每一派都宣称只有自己才是某某咖喱名店的不传之秘,是咖喱好吃的不二法门,用了一定效果拔群,各种食材经此点化水乳交融,就差在食谱上写“令人往生极乐”了。

各种咖喱的食谱我没少折腾,但是说实话效果大多一般:各种材料的味道各为其政,而且香味也不明显,经常连咖喱的味道都不大吃的出来;此外哪些照着秘方作出的咖喱汁经常都是稀薄的没精打采,完全没有外包装图上那种浓稠油亮,看起来就让人胃口大开的感觉。

几次失败之后,我推断一定是咖喱和我八字不合,不是我不努力,老天爷不赏饭吃,于是转身研究意面去了。

又过了一阵,看到一个咖喱食谱,不但没说提任何不传之秘一类的秘方,而且做法和之前见过的比较不同:先将洋葱切碎炒到透明,然后炒大蒜,之后是肉类蔬菜,加水慢炖熟透之后,再加咖喱块。等到咖喱块完全融化,关火闷几分钟,就可以直接出锅了。

方子的最后,作者特别强调:这基本上就是包装袋上的做法,又说日食咖喱块,包装上的做法都是几代食品公司工程师的心血,切忌随便更改。

半信半疑之下,照方抓药。一试之下,果然各种香味水乳交融,洋葱炒透之后加水炖煮,有类似高汤一样的效果,咖喱最后放,果然香气四溢,而且汤汁浓稠,和包装袋上的照片非常接近。最终的味道虽然谈不上登峰造极(超市买到的蔬菜和咖喱块,想登峰造极也难),但是确实是让人满足的家常料理,无论如何都比之前的半吊子秘方强上很多。

吃干抹净之后,想想自己平时多少次放着明晃晃的包装说明不堪,一定要相信不知道哪里看到的“秘方”字样的偏方。

后来煮面做饭,必定参考包装操作。几顿下来,自觉厨艺见长。

一天一个同样喜欢单身汉食谱的朋友来串门,做个咖喱饭填肚子。对方吃完之后称赞我厨艺见长。我还没来得及自我陶醉,朋友正色道:他有一个秘方(而且不记得是什么地方看来的了),听说是不传之秘,做出来好吃的天地变色,更妙的是简单快捷……

2014-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