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度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进度

February 01, 2015

进入社会生活之后,相比学生时代的一个变化,大概是生活中开始失去某种形式的进度。

学生时代的生活是很容易用进度衡量的:某个年纪开始上学,什么时候什么课程开始什么时候课程结束。每学期学习新的东西,每个人都一样。几年之后换一批人,再几年再一批。时间和周围的人是清晰的刻度标尺,如果自己原地踏步,则势必和其他人分开:在尚不能支持自己的年月,和周围的人分开的经历可能不那么美妙。

不过总而言之,这个年代大家的生活方向相同,进度随时间前进,容易衡量。

我有家常去的理发店,虽说常去,但是每次去的时候都会被老板问道是不是还在上学。开始几次多少少沾沾自喜,但是时间长了也难免解释说:早就不在学校了。谁知道老板还有话在后边等着,说只有还年轻的人才这么说,真的有年纪了反而不会这么强调。很有点里外不是人的感觉。

不过说回来,离开社会的头几年大概是不少人生活中第一次没有固定进度的时刻:三年级之后不是四年级,进度的刻度无法随着时间自动被衡量,方向也不再确定。生活的参考系开始变得模糊,稍不留神一天天就会非常相似。有些人对此非常恐惧,然后开始追逐某种刻度:职位如何薪水高低;也有些人选择其他的坐标系,生孩子算是一种:自己没有了坐标系,但是孩子生活的坐标系是很明晰的,就像自己以前一样,三年级之后总是四年级。

生活在进度中的特点是,既然一切以进度为主,那么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围绕进度展开:生活要学习,开学要备考,一切按照某种固定的规定运行:课表固定,作息固定,衣着固定,变量控制得周全,一切才会向进度方向生长。

和过去的朋友重聚的时候难免会谈到经历充沛无忧无虑的更年轻的时代,但是一次一个一向乖巧的朋友有口无心的提了一句:我花了这么大力气才摆脱了固定束缚成为大人,我才不怀念一切束手束脚的日子。

想来年轻固然有很多好处,麻烦的事情也不少。更何况,很多年轻的好处也不过就是尚未变现的未来。为了没拿到手里的东西重新回到被控制到只能向一个进度生长的年轻时代,这种事情不要也罢。

年轻这种事情当然不错,但是于我,年轻一次也就可以了。成年人的生活虽然大体上无趣,孤独又毫无确定的反光,但是起码可以选择自己的进度,这大概是个不错的事情。

想到这里,心下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