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宗教

February 01, 2015

我对宗教这东西大致说来没什么好印象:不过像很多免责声明一样,我得声称我有不少信教的朋友,我对信教的人印象总体上说是正确的。很多时候我因为不喜欢某些人而不喜欢某些东西,但是对于宗教来说,我不喜欢的是宗教本身,对于信教的人印象整体上说是很正面的:我乐于相信他们本来就是很好的人,有没有宗教并不改变这点。

之前和朋友闲聊,说到有着不少知名信徒的新兴宗教山达基。朋友断言,演员之类的名人信教一定是出于避税之类的目的,因为根据那些泄漏出来的资料,山达基那些需要大量精力金钱才能得到的所谓真相,其荒诞程度堪比四流科幻小说(即便作为通俗文学,四流科幻小说也是相当难以出版的,出版商也要吃饭)。

这种角度上说,我宁愿去相信飞面神教,起码他们有幽默感。朋友说。

我对他的看法没什么意见,但是我对人们信教的动机有着多少不同的看法:人们或许还没聪明到单纯的为了避税去相信那些要么庄严要么不怎么庄严的宗教。

山达基的发言人在面对媒体的时候一方面无力的反驳对他们教义荒谬的批评,但是另一方面又强调人们要有选择的自由,并且对着镜头强调人们应该【亲自】来看一看他们的宗教,看看他们在讲什么。

从这点上说,从山达基到奥姆真理教并没什么本质区别:人们被告知可以来观摩他们的宗教,然后或有意或无意的被告知他们可以解决他们的问题,给他们答案。人们当然对生活有问题,并且希望有答案——任谁都是。不过这些宗教往往告诉你,解决问题的方式是【被给予】答案,而不是寻求答案。

坦白地说,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并不完美,生活本身也往往相当之困难,而且这困难往往会追逐人一生直到死亡。困难会带来问题,而有些问题有答案,有些没有。

宗教经常生成自己有答案,有所有问题的解答。当人们来寻求答案的时候,宗教往往会用更多问题来回应问题,让人茫然无措:太多人并不太区分什么样的问题有答案什么样的没有,他们只是认为某种答案可以让自己的困难得到解决——至于如何得到的,很多人往往并不太在意——生活如此之困难,我只想有人替我解决的问题,至于如何解决的我并不在意。

用比喻来说的话,大概是:我希望能将自己的房子装修到如何让我舒服的程度,但是我对如何才能做到这点并不那么在乎,我只希望有人能出现来解决的我的问题。

但是很多问题没有答案,不像装修房子。

手法上说,宗教的方法类似:他们列举一系列问题,很多没有答案,这让很多寻求答案的人非常困惑(困惑本身无可厚非,从来不困惑的人大概绝无仅有),就好像我一番搜索还是不知道如何摆放我的家具才最有道理一样。

这里的区别在于,我举手投降之后会直奔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通常是宜家)然后照单买一套家具,然后大幕落下,故事结束。宜家只会接受我的金钱然后给我我选择的商品,只要我花钱并且愿意让他们接手我在家具方面的判断——他们就能给我一个大致满意的答案。

区别在于,我大概知道买家具这种事情,是可以有答案的,但是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

宗教的做法道理类似,只是有几点微妙的区别:人们拿去找他们的问题通常没有答案,而他们却常常要求【永远】接手你对【所有】问题的判断。

对于宜家来说,交易结束就意味着大幕落下,故事曲终人散,你失去金钱,拿回短暂的交出的判断,得到一个可以有答案啊的问题的结果。

但是对于宗教来说,借由将没有答案的问题解答一步步交给宗教这个过程本身,你开始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因为你自己的判断在那些没有答案的问题之前毫无作用。于是你开始一步步放弃自己的判断,进而放弃自己的生活,交际,选择,最后放弃生活本身。在这个档口,失去判断能力的你如果被宗教要求做些什么,很大可能你是会找做的——原本会替你抵抗的判断早已荡然无存。

说白了,这问题的根本在于人们喜欢追求答案(在这样困难的世界里无可厚非),但是又不具备证实答案的能力:加强判断本身太过困难,而将判断交给宗教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要容易得多。诚然,要承认生活中很多问题没有答案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承认它所需要的勇气大概还要大于所需要的智慧:承认很多无法解决或许并不那么困难,但是又要承认这些无解造成的困难要追随一个人一生,想想就让人沮丧。

但是无论如何,将判断交给一样没有答案的别人,然后幻想问题已经解决的做法并不值得褒奖(或许很值得同情)。同样,那个用我发自圆其说的答案来蛊惑别人让他们交出自己判断的家伙,无论如何也说不上地道。

这就是我反感宗教的原因。

总有一天我会明白宜家的东西其实并不那么好,而我只是贪图便宜和省事儿;而这种问题最终总归是有答案的。就好像一个故事,最终总有曲终人散,说故事的人宣称故事结束的时候。

但如果宗教是一个故事,这大概会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故事,一个一步步将听故事人的引入自己的领域,直到完全沉浸于其中的故事。但是区别在于,永远也没有讲故事的人“啪”的一声击掌然后宣称故事结束的时刻,更不会在故事结束之后说明这一切只是一个故事——这个讲故事的人并不太诚实,不会承认自己所说的只是一个故事。

如何买家具大概是总归有答案的一个问题(或许没有),但是宗教试图引诱你的答案,差不多总是不可知的。

而关于这个问题的另一个可能同样重要的事实是:生活中大部分事情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们好无头绪茫然无措,无法判断对错,所以我们特别容易相信那个声称有答案的人,只因为我们还有太多其他的事情要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