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世锦赛女单决赛,丁宁对刘诗雯:速度,战术,和心态变化      
阅读;扯淡
首页 档案 关于

苏州世锦赛女单决赛,丁宁对刘诗雯:速度,战术,和心态变化

May 18, 2015

结论仍然放前面:这场球刘诗雯的确有心态变化,但是这个心态变化发生的位置在第二局末段;她的变化偏慢了,但不是在第七局,而是在第五局;第七局刘诗雯心态确实有些摇摆,但是相对来说丁宁的脚伤强迫她做了一个之前没敢做的变化。

谈论丁宁第七局的表现之前,有两个必需要提一下的问题:丁宁是如何打到三比一领先的,然后是三比一领先如何被拖到要打第七局。

得老实承认,当意识到现在三个大主力里面刘诗雯其实是技术最好的那个的时候,我多少是有点意外的,但是现状如此:李晓霞过去一年多和伤病纠缠,更多靠良好的心态维持水平;丁宁则技战术调整和塑料球适应中消耗掉了不少精力,三人中本来相对单薄一点的刘诗雯,反倒是唯一一个技术仍然往前走的。

现如今的刘诗雯,相比以往,前台速度惊人之外,增加了更多的纵深纬度:她现如今在中台附近拉开手的两面质量相比以前的进步是惊人的(尤其是考虑到她这个水平,任何进步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半决赛对李晓霞,她近台争抢连出速度之后小退半步的两面质量,李晓霞一直到输下来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对策。

第一局打下来,丁宁发现自己是必需被迫作出调整的一方:以往可以依靠的中台周旋在加强了质量的刘诗雯面前意义不大,而前局面上任何退下去的相持球都几乎等同于自杀;刘诗雯的前三板方面,发球弧线比以往低平了很多,争抢上手原本就是走快速灵活路线的刘诗雯的长项;作为前任世锦赛冠军的丁宁发现现如今双方对局,刘诗雯同时在争抢上手和快速相持中占上风,而这很大的限制了丁宁的选择。

那么回到之前的第一个问题,既然丁宁球路并不上风(按照郭焱的说法,则是很下风),那么这场球是怎么打到三比一领先的:

大致上说,答案是丁宁的变化。

丁宁在赛前准备上显然对刘诗雯的发球有特别的针对,并不以接发球擅长的她连续给出摆短,劈长,拧拉,推挑各种手段回应刘诗雯的发球;发球段每局中段都配合下蹲发球(而且两面下蹲都有);在第一板上手中给了大量直线。这是一系列让双方都不太舒服的变化:利用不间断的发接发和前三板变化破坏刘诗雯的快速节奏,同时把相持段的重点拉倒刘诗雯的反手。在那些刘诗雯打的不那么好的比赛中,刘诗雯的反手防守总是更容易出问题。

简而言之,这是一系列“我不舒服我也不让你舒服”的比赛策略。

刘诗雯真正心态变化,发生在第二局末尾:她10比8领先,丢了一分之后叫了暂停,从这开始刘诗雯开始了“老老实实的呆在她的球台左角,在相持中把球碰回去”的迹象。这正是她之前和冯天薇哪些输掉的对阵中的一个常见现象。当她开始认为自己占据了领先优势,只要不犯错误,对手就会送分的时候,也往往是她最脆弱的时候。

如果刘诗雯的思路稍微开阔一点,她应该在第三局就意识到这么一个事实:现在自己是实力更厚实的那个,与其在短球上发侧下让对手摆,劈,挑,拧的不断折腾自己,还不如直接从侧上小上旋开始打,直接对相持。只要能控制到对手不能直接发力搏自己的发球,那么越往后面打自己越上风。对手在有意的把局面变复杂,为的是避开实力对抗,用运动能力和周旋能力对抗自己。

即便这样,在第三四局,刘诗雯仍然有机会:

第三局8比7,自己手感救回来一个滚网,对手托上来半高,打丢;

第四局10比9,正正手第一下冲上,第二下补板出台。

现在到了第二个问题了,刘诗雯是怎么把比赛拖进第四局的。

到第五局口上,刘诗雯最成功的一个战术变化来了:她开始在正手位发球,然后尽量将相持发动到球台右半台斜线,尽量让自己的正手先参与到相持中。这个变化意义在于:一旦这套路打通两分,对手会意识到自己的反手扛对方的正手并不占便宜,这限制自己回球落点的变化;对于刘诗雯来说,强硬的正手打开之后,一旦对方回反手,自己就可以利用反手掰大斜线来调动对手——这原本是左手选手擅长的套路。

丁宁在第五第六局中的应对值得商榷则大致上有这么两点:对于对手占右半台发的右侧旋中性的接发球偏多,她给了刘诗雯太多正手上手的机会;再就是她在相持中总是第一反应是退一些去背,而不是站住不动去围。

而到这里,才可以谈第三个问题,也就是双方第七局的表现。

私人认为,在这里说刘诗雯再打顺境球并不太合适:勉强说来,她也只刚爬出了1比3落后的大坑;丁宁之前两局右半台斜线被抓的很紧,对手很坚决,这时候要么继续按照之前的节奏,也是自己最舒服的节奏,依靠前三板的变化和中台相持继续扛;要么做个变化站在前面顶住,接发球尽量上旋起来闭着眼睛对实力。

就在这当口,丁宁脚扭伤了。

在这里插一句:就事后所看的录像来说,张怡宁说的应该是“丁宁这孩子不会装”。而且之前她也提过丁宁老实,什么球都去救(被刘诗雯远台调动开后回反手试图救球,几乎跌掉)容易受伤;总体来说,张怡宁这场解说中我接收到的信息是对后辈的鼓励支持为主,没什么居高临下的批评味道;因为自己相对更了解丁宁的缘故,所以解说时候更多的从丁宁的角度出发。

以我私人的看法,这几点都无可厚非,并没什么值得费口水的地方。

丁宁扭伤之后的变化,和许昕对方博之后扭伤的变化非常接近;而对于丁宁来说,这个伤势其实强迫她做了一个之前未必有胆量做的变化:站在前面顶住,尽量把球直接打起来相持。而刘诗雯则没继续之前的“右半台发球看住右边斜线,然后争取掰对手正手的套路”,她更多选择了左右调动对手的路线。而且坦白地说,不管是从速度质量上,还是从落点战术上,她这个几个球处理的方式,和她第二局末端的处理方式非常接近:而正是这个处理方式,让她跌进了1比3落后的大坑。

她的心态可以理解:对手受伤了,自己只要左右调动对手不丢球,对手一条腿无法移动无论自己怎么也应该拿下来。但是这里的问题是这样:如果对手第三第四局扭伤,你大可以调动几分看看对手到底能移动到什么程度,在这种情况下会做什么选择。但是偏偏这是第七局。

我个人的倾向于,这种情况下应该这么想(或者说,干脆什么都不想):反正自己依靠之前的战术打到第七局,无论对手状况如何,能打赢的办法无论对手怎么样都能打赢,否则自己现在已经输了。既然这样的话,对手扭脚了也好,拉伤肩膀也好,无论怎么样也好,反正到了第七局了,我就按照自己的办法去打就是了——能打过的总能打过,打不过的怎样也打不过。反正都追到了第七局,与其左右摇摆,还不如对自己多一点信心。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网络这一方领域里面,当丁宁扭伤倒地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之后会有没完没了的口水,无论最后谁赢谁输。

对于刘诗雯来说,无论如何她都证明了自己目前是中国队主力里面最好的那两个之一;而对丁宁来说,捧起的奖杯无疑比多少口水都有竞争力;现如今的状况下,如果问我,我会说她两人目前是奥运会单打竞争中的领先者。但是我的看法并不重要。

更何况,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更重要的永远是球台对面的下一个对手,自己的下一场比赛